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59 入肺入脾,入骨入髓

0259 入肺入脾,入骨入髓

  我们常说“梦在心中,路在脚下”。

  可当一个人失去了双脚,通往梦想的道路,还能继续吗?

  还记得这张照片吗?

  2016年4月,一位残疾军人登上当年边境作战的主峰,脱掉假肢放松残腿时,被路人拍下照片并传到了网上。

  很多网友都看过这张照片,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残疾军人叫王曙光,更少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失去了双脚。

  今天,就让我们走近王曙光,倾听他的故事。

  三封请战书

  他把自己送上了前线

  王曙光年轻时期(图片由本人提供)

  1987年,刚刚从石家庄陆军学院毕业的王曙光放弃了去国防大学深造的机会,在领到本科毕业证书的当天,他接连向组织投递了三封请战书,申请到前线去。

  当年8月,他踏上了奔赴前线的火车,成为了某高地主攻团的见习排长。

  一线部队见习结束要换防的时候,在山林间遭了几个月罪的王曙光却没打算回去,而是一扭头又递上了三封请战书。

  “想要在部队里成长,没有战功怎么行!”满怀着对荣誉的渴望,仅仅几次反骚扰、反袭击、反渗透行动显然没能满足这个年轻军人的“胃口”,在听说了下一批部队有前线突击队的名额时,王曙光坚持要留下。

  他的执着也打动了时任团长,最终批准了他担任突击队火力掩护任务。

  王曙光内心无比激动,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这六封请战书,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为自己回国留了一双新胶鞋

  却再也不能穿上它了

  作战环境潮湿闷热,去执行任务前王曙光特意换上了他唯一一双没有发霉的高腰解放鞋,这是他为自己凯旋回国时准备的。

  然而,就是在这次任务途中,意外却比敌人更早到来了。

  那天,王曙光正在丛林间向指定部署地点进发,他突觉脚心一软——“踩雷了!”

  他暗叫不好,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听“轰隆”一声巨响,王曙光被炸飞了起来。更让人心惊的是,在他落地后他发现自己胸前又压了一颗地雷。

  王曙光绷紧身体,头脑发懵,动也不敢动。

  他看到自己双脚的位置已是骨头、血肉模糊一片,正在向外喷血。

  他下意识地想要撑起身体,可稍一用力,发现右手的中指已经是软塌塌的一截,他忍着疼,赶紧用右手握住那根指头,怕它掉了。

  等身边的战友把王曙光从地雷旁拉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身下其实还有四五颗沉睡着的地雷,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从战场到前线医院要走过396级的台阶,还有漫长崎岖的山路,而在身后的高地山背,敌人的哨位就在附近。

  12名战友争分夺秒,为了保持运送时的平衡,后边的战友甚至“跪着跑”,在小路上一路狂奔。

  李永犬

  一名叫李永犬的小战士看着担架上的王曙光,哭喊着说:“排长,你只要睁着眼,俺们一定把你活着抬回去!”

  王曙光疼得难以忍受,意识逐渐有些模糊,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他强迫自己唱歌。

  一首《军营男子汉》,一首《两地书,母子情》。

  多少年以后,王曙光说,当时这两首歌,前一首给自己打气,而后一首,是送给母亲。

  那一刻,我们不知道以为自己必死的他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只知道他榨出骨子里最后的勇敢给自己;把最后的不舍和柔情,留给了母亲。

  当年《解放军报》曾专门为王曙光刊发了头版头条,其中写道:“大学生排长在前沿建功立业,失去双脚被抬下来的时候一路还唱着歌。”他被授予了一等战功。

  王曙光负伤之后

  荣誉奖章挂在了王曙光病床床头,可王曙光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少了指头,枪还能握住吗?没了双脚,我还能战斗吗?站都站不起来了,我还算是个合格的军人吗?”

  尽管捡回了一条命,王曙光心情有些消沉。

  受伤前,他在战胜敌人

  受伤后,他要战胜自己

  王曙光负伤后

  “受伤前,我是在战胜敌人;受伤后,是在战胜自己。”王曙光说这就是他的真实写照。

  真正把王曙光从消沉中拉回来让他下定决心站起来的,其实是一件让人痛心的事。

  王曙光住院后,在他受伤手术后的第5天,战友李永犬,那个曾在担架前哭喊叫醒他的小战士,被一发直瞄火炮直接命中,生命永远留在了作战前线,把青春定格在了17岁。

  那个曾在自己生命垂危时刻陪自己说话的人,就这样离开了,王曙光的心比脚更疼。

  也是从那时起,王曙光便下定决心,一定要重新站起来。因为在他心里,他认为自己的命是前线战友用牺牲换来的,他的肩上还有战友未完成的使命,牺牲战友的亲人也还需要人照顾。

  这30多年,为了能像一名普通军人一样站立、行走,王曙光经历了很多困难。

  从边境到后方,从医院到假肢厂,十多次次大大小小的手术,若干次被磨烂的残肢。直到可以穿戴假肢后,几十岁的大男人又重新学起了走路……

  练习走路期间,假肢磨破了一层层肉皮,创可贴用了几百个。一百多斤的汉子步履瞒珊,经常被人一挤就跌到了。

  然而,生活的考验还不只来自于身体。

  那时的中国正经历社会改革大潮,人们都忙着下海经商,而王曙光不甘心也不舍得离开部队,但编余的他也无事可做,成了大家眼中的“另类”。

  那段时间,生活的艰难,人们的不理解,以及长期养伤并没有具体工作岗位的状态,让王曙光陷入到极度的压抑之中。

  那时的他常常从梦中惊醒,强烈的压迫感逼得他必须戴上假肢,到户外走几圈才能稍许安心。

  “要么不留遗憾地走,要么心安理得地留,绝不无所事事地混!”

  王曙光打定主意,即便真有离开部队的那天,也要揣着本事和技能离开,不能终日忧虑,向生活低头。

  “要是打仗,我还第一个上”

  1996年,经过半年多疯狂的补习,王曙光考取了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律硕士研究生,并在第二年取得了律师资格证。

  “要知道,我们法大的学生毕业后干律师这行的,年收入没有少于10万的。”王曙光的老师告诉他。

  有很多人劝他离开部队,可一想到要脱下军装,王曙光心里就空落落的。

  到底该去该留?

  为给自己找一个答案,他买了一张车票,在受伤以后第一次回到了自己曾经奋战过的边境县城的麻栗坡烈士陵园。

  站在烈士的墓碑前,他想起了当年连递三封请战书时意气风发的自己,想起了17岁牺牲的小战士李永犬,想起了如今与他隔着一抔土、一块碑的战友们……

  “我的命不仅仅属于自己,更是替离去的战友们活着。我不能辜负自己当年的选择。”

  他最终放下了退伍去挣钱的打算,也重新找回了年轻时的冲劲儿。为了继续留在部队,他又前往西南政法大学完成了法学博士的学位。

  如今,王曙光在北京军区善后办担任信访接待及善后工作,他用自己所学的法学知识,帮助战友,在部队继续燃烧自己,奉献自己。

  有很多人问王曙光后悔吗,他总是这样说:“当兵我就没后悔过!要是再有打仗,我还第一个上!”

  王曙光与李永犬母亲合影

  王曙光为了履行心中对战友的承诺,多年来四处打听烈士李永犬母亲的消息,最终找到了老人。如今他每有空闲时就去探望老人家,陪她唠家常。

  李永犬母亲

  在李永犬烈士母亲的90岁寿宴上,他握着老人的手:“妈妈,永犬救了我的命,我这辈子都是您的儿子!”

  只要出发,永远都不晚。

  ——王曙光

  *本文及配图均为网友上传,不代表平台观点。若有侵权行为,请立即告知我们进行下架处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