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60 老兵,好兵

0260 老兵,好兵

  0260 老兵,好兵

  对此之前,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王曙光。

  对于他们,来讲,这就是一个过路人。

  再仔细点的,会发现他没有双腿,安装有假肢。

  鲜有人知道他背后的故事,战争的硝烟已经消散了近三十年,他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地活着。

  鲜花、掌声、赞美,从未奢求过。

  有谁会还记得,当年的《解放军报》曾专门为王曙光刊发了头版头条,其中写道:“大学生排长在前沿建功立业,失去双脚被抬下来的时候一路还唱着歌。”

  王曙光被授予了一等战功,在准备战争时期永远得不到的荣誉。

  王曙光回忆道:“在住院的那段时间里,社会上的,部队上的,荣誉证书、奖章,纷至沓来,挂满了墙头。还不时能够收到来信。那个时候我的心里特别复杂,整日整夜的睡不着觉。我在想,我是一个军人啊,没了两条腿,没有了扣动扳机的手指头,我还怎么去继续参加战斗?怎么去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

  尽管还活着,但王曙光的心却死了,面对着残缺不全的身体,他陷入到了深深的消沉之中。

  他无法去想象自己脱下军装还能干什么。

  战斗英雄的背后总有辛酸且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总是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在大众的视野里,那份悲伤的沉重的,由自己去扛。

  “真正把我从消沉中拉回来的,让他下定决心重新站起来继续战斗的,是我的一个战友。就是在我被地雷炸到后一直哭着喊着让我保持清醒的那个小战士。”

  “在我接受手术后的第五天,战场上,一发炮弹落在了他的脚边。十七岁,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十七岁,永远永远留在了老山。”

  说到伤心处的时候,王曙光已然泪流满面。

  李永犬只有十七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因为前线条件艰苦,营养一直都跟不上,体重只有一百一十多斤。

  鉴于他的身体条件,班长安排主要负责运送弹药、食品、药品和信件等物资,后来又承担了从前线运伤员、烈士遗体的任务。

  试想下,瘦骨嶙峋的身躯需要背几十公斤重的炮弹翻山越岭,老山是什么样的地形有目共睹。

  坡度几乎都是大于四十五度角的,先不说背负着重物,单单是没有绳索提供保护,这就够要人命的了。

  穿梭在前线和后方之间,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哪里难走就要走哪里。

  每天往返数十趟,十几枚炮弹,还有沉甸甸的子弹箱。

  十七岁,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在战争中成长为了一名共和国的军人。

  “这是李永犬的照片。”说着,王曙光从自己的衣服兜里掏出了一张张老照片。

  都是压了膜的,看得出来,他格外珍惜,视若珍宝。

  李永犬翻山越岭运送炮弹。

  李永犬在阵地前站岗。

  李永犬背着箱子穿梭在草丛里。

  是那么的年轻,是那么的清秀。

  当看到照片的时候,甚至都会联想到,如果他没有牺牲,如果他活着从战场走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年近半百的他在大年初一的酒桌上同亲戚朋友谈笑风生,老婆或许不够漂亮,但心地一定很善良。

  肯定有孩子了,两个,不对,应该是一个,有计划生育政策。

  像李永犬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在乎男孩女孩,生男生女都一样,都会一样的去爱自己的孩子。

  可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那颗炮弹轰的一声爆炸而化为了泡影,幻灭了。

  他本该有一个不错的前程的,或许是在他的老家,冀省饶县当一名干部,亦或是在京城的国企单位里做一名中层领导。

  十七岁的他,甚至都没有机会在大城市里转转。

  王曙光:“每当想到那个把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兄弟就这么不在了,就这样的离开了,我的心就会隐隐作痛。”

  “排长,你只要睁着眼,俺们一定把你活着抬回去!”当年李永犬喊的那句话不时在王曙光的耳畔回响着。

  “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够再消沉下去了,我必须要振作起来,要站起来继续去战斗。因为我的生命不仅仅是属于我自己的,同时也属于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把我前线抬回来的战友们的。在后来的战斗中,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牺牲了。”

  “我不仅仅要为自己活,我还要为他们活!我要继续他们未竞的事业,他们的妻儿老小,由我王曙光来照顾。”

  王曙光的话语中充满了坚定,充满了自信。

  他不仅仅是这么说的,三十多年来,他也是这么做的。

  没有人强求他,做这些事情,不会有物质上的回报,相反,还要付出相当的精力和金钱。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网友们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

  为什么这些事情他们都从未听说过?

  震撼,深深的震撼。

  到底还有多少同王曙光和李永犬一样的军人?

  麻栗坡烈士陵园那一坐坐墓碑就是答案,匠止烈士陵园、南山烈士陵园、石法卡山烈士陵园、防城烈士陵园、广西那坡烈士陵园、靖西烈士陵园、崇左烈士陵园、河口水头烈士陵园......

  在祖国的那成百上千的烈士陵园就是最好的答案。

  这个世界不是没有正义,没有善良,只不过是你没有用心去发掘罢了。

  无论如何,这些东西终将在很多人的不可思议中一代代的传承下去。

  总会有善良而又充满正义的好人。

  王曙光的故事还在继续。

  失去双腿的三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努力,都在克服层出不穷的困难。

  为了能够和正常一样站立,一样行走,他大大小小经历了十几次手术。

  十几次手术?

  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什么样的体验?

  十几次腰麻。

  当针头十几次扎入到脊椎的时候,由于硬脊膜被穿刺,脑脊液渗漏。

  头疼、腰疼等并发症接踵而至。

  那种痛苦,平常人根本就体会不到。

  本身就已经失去了双腿,腰疼到难以直立行走,头也会时不时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