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64 老大姐的故事

0264 老大姐的故事

  看到网友们的赞誉,王亮摆摆手,“扪心自问,我不伟大,我一点都算不上伟大,我只是一个好人。在这个世界上,伟大的人太多太多了,只不过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王亮觉得自己差得还远了,打过抗日战争,打过抗美援朝,打过印阿三,打过自卫反击战,负伤不下百次,几十次都同死神擦肩而过。

  这很伟大吗?

  王亮相信,在同样的背景下,中国的每一个有志青年都会干同样的事情。

  这算不上伟大,只不过是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做了自己应该做的时期罢了。

  王亮想,自己有什么资格算伟大,同那些牺牲了的,工作在隐蔽战线而默默无名的同志们想比,哪里伟大了。

  王亮的心里很清楚,是偶然的机会让自己站在了大众的面前,被塑造成了英雄,被塑造成了偶像。

  像雷锋、亦或是邱少云、黄继光......

  可是除了这些有名的,别人就不是英雄了吗?

  共和国还有很多人,干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他们并没有被大众所知晓。

  别人不知道,王亮知道,这些年的风风雨雨走过来,他知道太多太多无名的英雄了。

  “这样,我给大家介绍一个人,先不说她的名字叫上什么。她是我的老大姐,是我革命道路上的引路人,去世快三十多年了......”

  这天,这云,这山,这空气,远离城市的喧嚣,虽然一清二白,但让王亮的心变得格外地敞亮。

  也有了同网友们分享故事的心情。

  光绪三十四年,也就是1908年。

  那一年,爱迪生获发明电影放映机专利权。

  1908年伦敦奥运会在英国伦敦举行。

  那一年,由孙中山等人策划的,由黄兴发动的钦州、廉州、上思武装起义,因缺乏后援而失败。

  那一年,人寿保险在上海创办十年整,取得不菲成绩。

  那一年,清朝的光绪皇帝爱新觉罗·载湉崩于中南海瀛台涵元殿,三十八岁,慈溪崩,七十三岁。三岁的宣统帝爱新觉罗溥仪宣布即位。

  “就是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老大姐出生在湘省的一个穷得不能再穷的农民家庭。两亩贫瘠的土地挤在两间漏雨的草屋子里,家里一共有六个孩子,都是女孩。当最小的妹妹出生两天后,父亲生了一场大病,没有钱求医问药,不久便病逝了。”

  王亮讲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沉重。

  有着医保制度的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在那个年代生病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农民生病,只能靠扛,生扛。

  扛过去,活着。

  扛不过去,死掉。

  没有人愿意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但在现实面前,无能为力。

  爸爸就这样走了......

  原本就不好过的日子便得更加艰难。

  清朝已经崩了,战乱不断,军阀、土匪作乱,那是个看不到未来的年代。

  生下来,活下去。

  别提理想和抱负,首先你得能吃得饱。

  父亲去世,母亲还没有出月子,就得为这一家子的生计而奔波,而忙碌。

  那年,老大姐六岁,她的母亲含着热泪,带着不舍,问她道;“妮子,上庄村有一户姓古的人家,他们家没有女孩,想找一个养女。他们家是大户人家,有钱,去了就是好吃好喝。妈妈打算让你去享福,你愿意吗?”

  家是温柔港湾,你我停泊的港湾。

  风雨再大都不怕,只要有个温暖的家。

  爱是温柔港湾,你我渴望拥有它。

  旅途再苦也不怕,只要有个温暖的家。

  没谁愿意离开家这个温柔的港湾,只有六岁的老大姐当然也不愿意。

  但生在那个年代,长在那个家庭,她别无选择。

  她走了,意味着妹妹们能够多吃一口饭。

  她走了,意味着妈妈能够少一点负担。

  老大姐木讷地点了点头,六岁的她没有理由去怀疑自己的亲生母亲。

  但现实就是血淋淋一般的残酷,当老大姐到古家之后,这才发现,他们家已经有三个女儿了,根本就缺什么养女,都是骗人的。

  母亲把自己卖了,卖到古家当童养媳。

  “童养媳这个词汇距离现在已经太过久远了。”王亮叹了口气,心情无比地沉重。

  讲老大姐的故事,脑海中里总是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大姐逝去近三十年,甚是挂念。

  “那个时候,家里有儿子的农村人家都有收养的童养媳的习惯,现象很普遍。大部分都是从外地抱养过来的,再一个就是从道旁路边拣回来的女弃婴,还有的是从街上插草标卖儿卖女的灾民手中用贱价买回的幼女。”

  “这些女孩被抱养回家后,就是扮演着丫鬟的角色,就整天待在家里做家务。常常遭到百般打骂,受尽虐待,过着极其悲惨的生活。”

  王亮只想把那个年代最真实的场景描摹出来,让老大姐的人物形象更加地饱满鲜活。

  “等到长大后,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时候,就要圆房。如果小女孩不肯,一系列的强迫手段在那里等着呢。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那种绝望,撕心裂肺的哀嚎,没有人会去可怜她......”

  从六岁起到古家,老大姐吃尽了苦,受尽了累。

  很多繁重不堪的体力劳动都落到了她那羸弱纤细的身躯上。

  打水,那么大的盆子,本来端着就吃力,再添满水,更是端不动。盆子掉在了地上,水撒了一地。鞭子无情地甩在了老大姐的身上。

  上山砍柴,砍到手破皮,柴火砍好了,但怎么捆都捆不结实,耐不住婆婆的催促,老大姐连忙背上往山下跑。

  结果柴火撒了一地,挨打。

  照看比自己还要大的孩子,要当马,要背着,背不动摔了,更要挨打,还要挨饿。

  暗无天日,数不清的打,数不清的骂,在这个家里,从来就没有人把她当成一个人对待。

  王亮继续道:“十六岁的时候,独立意识,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地方的想法已经占据了老大姐的脑子。离开,必须要离开,一辈子不能悔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