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67 初心、一生、奉献

0267 初心、一生、奉献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回国后,老大姐历任防空军政治部干部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副检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顾问。”

  当王亮讲到这里的时候,老大姐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了。

  很多熟悉军史的网友们已经猜出了老大姐的身份。

  “女将军李贞!”

  “开国女将军。”

  “新中国第一位女将军。”

  王亮笑了笑,道:“没错,老大姐就是李贞将军。1955年授衔时,在开国少将的行列中,站着一个独一无二的人。”

  “之所以用独一无二这个词,是因为这位少将是一位女性,也是开国将帅中唯一一位女性将军。同时,李贞少将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李贞将军的丈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八届******甘泗淇将军。”

  王亮至今还记得当年授衔仪式上的情形,老大姐作为千余名将帅中唯一的一名女性,从主席的手中接过一级解放勋章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总理亲手把少将军衔授予老大姐,并握住她的笑着说道:“祝贺你,李贞同志,你是新中国第一位女将军。”

  回顾女将军的生命历程,六岁当了童养媳,十六岁参加革命,四十八岁成为开国少将。

  王亮所知道,也就这么多。

  老大姐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除了她本人,谁会知道。

  “和老大姐比,我根本就算不上伟大。”

  “她和甘将军终生没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们家的孩子却不少。老大姐收养了二十多个烈士的遗孤,把那份母爱无私地奉献给了烈士留下的孩子们。”说到这里,王亮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老大姐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眼前,他不会忘记老大姐对自己的谆谆教诲。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120师后勤部长陈希云负伤,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对自己的女儿放心不下。

  是老大姐李贞站出来,安慰他,并道:“你就安心在后方医院治病养伤吧,孩子们我会替你照顾好的。”

  老大姐把女儿陈小妹接到自己的家里,悉心照料,完全是当成了自己的亲女儿去爱护。

  从上小学、中学到大学,一直到参加工作。

  老红军病逝,听闻孩子无人照料,又是老大姐,前去把孩子接到自己家里。

  孩子得了胃病,就专门给他订了一份牛奶。

  “二十多个烈士子女汇聚在老大姐的家里,那叫一个热闹。你们能想象得到吗?做饭是一件多么费劲的事情,那么多孩子,每次吃饭都要摆上三桌。”

  王亮仍旧记得,自己去探望老大姐的时候,她陪伴着那些孩子们,爬山、逛游乐园、荡舟。

  有人会说,开国少将,待遇肯定不错啊。

  一定配备了司机、警卫、厨师等服务人员,老大姐只管享受就行了。

  王亮不想去反驳,也无力去反驳。

  从二十年代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的老革命家,是有着铮铮铁骨的,总说享受着这个享受着那个,你们亲眼见过吗?

  道听途说?

  王亮想说说自己亲眼见到的,他大可没有必要去扯谎,老大姐都已经去世近三十年了,名字都鲜为人知。

  走在大街上,问问路人:“你听说过李贞吗?”

  路人:“你说的是韩国影、视、歌三栖女明星李贞贤吧?当然知道,我是她的粉丝。”

  “老大姐穿的衬衣、外套,盖的被子,都是补了又补,缝了又缝。你们无法想象,也根本不会相信,一双棉鞋她穿了十几年。衣服,都是五六十年代留下来的那些青布衣服,领子和袖子都是补丁叠补丁。到了冬天的时候,就在外面套上一件褪了色的棉布军大衣。”王亮道。

  二十多个孩子,处处需要用钱。

  老同志老战友来京城都是住在她的家里,返程的时候,都是老大姐给他们买车票。

  甘将军在1964年去世后,那个家,都是老大姐一个人在撑着。

  1975年,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当兵的当兵,工作的工作。

  老大姐一个人搬到了香山脚下破旧的四合院里。

  房子因为年久失修,下大雨的时候甚至还会漏水,几户人家合用一个锅炉烧水取暖。

  很多时候,王亮感觉到的是无奈。

  但凡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老兵,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什么样的罪没有受过,负过伤、流过血,他们不会去要求什么。

  那个时候,讲求的是奉献,而不是索取。

  部队多次劝老大姐搬到城里去住,但她总是拒绝。

  冬天冷啊,天寒地冻,西北风呼呼地刮。

  夜里,老大姐把被子裹在腿上,然后披上件厚厚的军大衣,肚子上放着暖水袋,就是这样,看书、批阅文件、处理群众们的来信。

  “八十年代,老大姐定为大军区副职,但她仍旧坚持住在原来的房子里,不愿搬到组织为她安排的新房子。”

  老大姐说:“和过去比,这已经相当不错了,我觉得在这里住得很好。”

  王亮清楚,老大姐是想起了年幼的她在那户人家做童养媳的日子,想起了和自己并肩战斗却牺牲了的战友。

  “1984年,时年七十六岁的老大姐的身体条件已经很差了,那都是战争年代留下的病根。”

  无法想象,长征路途中生下孩子,仍旧要星夜兼程地干路,莫说是坐月子了,连吃饱都是个问题。

  老病根,是要纠缠一生的。

  部队上多次派人来做工作,她的孩子们也是一直在劝自己的妈妈,老大姐这才答应搬家。

  1985年,老大姐给军委写报告:“我今年已经七十八岁了,我早就有一个心愿:请求辞去中顾委委员和总政治部组织部顾问的职务,让位于年富力强,更能胜任的同志。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感情。作为党的一名老战士,应该以实际行动为后人做出好样子,为我们党和军队的干部制度改革带一个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