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68 将军,我不够格

0268 将军,我不够格

  0268 将军,我不够格

  擦拭着泪水,王亮该把这个故事结束了,“1990年3月11日,老大姐走完了她的一生。当我们含着泪去为她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这位参加革命整整六十四年的女将军,除了记录她赫赫战功的四枚勋章之外,只有一台用了十四年的“雪花”牌单门电冰箱,一万一千元人民币,两千五百元国库券以及战争年代留下的两根小金条。”

  1927年参加工作,开国少将。

  从五十年代,每个月的工资就是三百一十元人民币了。

  到八九十年代,作为离休干部,每个月的离休金已然接近千元。

  无儿无女的老大姐的工资都去哪了?

  资助那些烈士的孩子们生活和上学。

  “在遗嘱中,老大姐是这样安排的,一根金条捐给自己的家乡,另一根捐给丈夫的家乡,都用于发展共和国的教育事业。至于存款,分成两份,一部分捐送京城少年宫,另一部分作为自己的党费。”

  王亮至今不会忘记,1990年的那一天,在场的没有一个人不失声痛哭的。

  老大姐处处都为别人着想,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

  评论区。

  “开国将军,可敬可爱。”

  “李贞将军千古流芳。”

  “巾帼英雄。”

  “向1955年唯一的女将军敬礼!”

  “从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中走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女将军。”

  “清贫的生活,坚定的信念,对国家和人民的绝对忠诚,两袖清风的楷模。

  到底有什么样经历的人才能做到如此的豁达,这样的胸襟,这样的境界。

  王亮的感慨颇多:“老大姐是我的引路人,她教会了我很多。我们军人,尤其是亲历共和国的建立,见证共和国的光辉岁月的军人,闯过枪林弹雨,踏过腥风血雨。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看淡了。”

  像他们这一代军人,之所以满足,之所以无私无畏,是因为他们经历的悲欢离合太多了。

  早已经参悟透了一切,皆是过眼云烟。

  少将也好,中将也罢,同那些没能看到新中国成立,牺牲在最后一次战斗中的战友们相比,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待遇再优渥,配上警卫员、司机、厨师、保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果断拒绝的。

  工资再高,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地去申请降薪,亦或是把钱捐给更需要的人。

  面对着镜头,王亮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们不是没有私心,而是不能忘记初心。”

  初心意味做某件事的最初的初衷、最初的原因。

  随着时光的流逝,人们做某件事的初心也渐渐逝去。

  但对于那些把忠诚和荣誉刻到骨子里面的军人来讲,初心,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

  把老大姐的告诉讲完,虽然心里很难过,但王亮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

  李贞,唯一的开国女将军。

  这个名字,在2018年的今天,鲜为人知。

  反映人物事迹的相关作品只有八年前的那部湘剧——《李贞回乡》。

  敞开心扉,王亮道:“有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不以将军自称,甚至还非常不愿意别人称呼我为将军,今天,我想给大家解释一下原因。”

  一提到这个话题,顿时引发网友们的一片热议。

  是的,这是一直以来很多人都纠结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将军?

  你出门为什么没有警卫员?

  到现在,就算是王亮不说,很多网友也应该已经摸到了答案。

  “老首长,我们有点懂了。”

  “您说,我们认真仔细地听着。”

  “将军之所以称作将军,是因为他们有着严于律己的品格。如果将军贪图享受,一位追求军衔和官职了,那还怎么指挥千军万马去战斗?”

  “是我狭隘了,跟着老首长学习了这么久,我已经明白了。”

  看到网友们的话,王亮感觉欣慰的同时继续说道:“原因就是我还配不上当一个将军。”

  “能够指挥千军万马打胜仗那便是将军了?指挥能力仅仅是将军必备的一个素养罢了,不可或缺,但我觉得作为一名合格的将军,还需要意志品质。”

  就在网友们让王亮说得一头雾水,不明就里的时候,王亮举了一个例子:“相信有很多朋友都看过最近在炀视一套热播的电视剧《初心》吧?”

  《初心》,由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讲述了开国少将甘祖昌从一九二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始终牢记党的使命、不忘初心的感人事迹。

  将军在抗战时期为过战斗,在新中国时期不畏艰险建设新疆,解甲归乡后之,又以满腔热血投入家乡经济建设中。

  妻子也跟随着将军,回到农村,教书育人,为乡亲们服务。

  甘将军的名字对于很多网友们讲不算陌生了。

  他的夫人龚全珍荣获感动中国2013年度十大人物。

  “1955年,老甘被授予少将军衔。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他的头部三次负重伤,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使他难以坚持领导工作,领导和同志们都建议他到条件好的地方去长期休养,但他要求回到家乡务农,连续写了多写了多封申请。”王亮道。

  【比起那些为革命牺牲的老战友,我的贡献太少了,组织上给我的荣誉和地位太高了!】

  【我自1952年跌伤后,患了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不能再做领导工作了。但是我的手脚还是好的,请求组织上批准我回赣省农村去,我愿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做贡献。】

  一次申请不被批准,甘将军就继续写,直到组织上批准。

  “同甘将军相比,我真是差的太远了。五个孩子,他......”

  长子名字叫甘锦荣。1951年还在赣省老家做篾工的他听说自己的父亲当了疆省军区的后勤部长,孩子连忙赶到疆省,想奔一个好的前程。

  “老甘是怎么安排的?先是让孩子在农场打了大半年的铁,后来又把他安排到农建第六师学开拖拉机。”

  “长女甘平荣上学的时候很想去当兵,求到父亲,但甘将军拒绝了给女儿联系招兵指标,直到后来,平荣在县里的卫生学校读书,部队到学校招卫生兵,她才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