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69 属于一代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还。

0269 属于一代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还。

  0269 属于一代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还。

  王亮继续道:“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二女儿结婚,老甘只花了三十元买了个衣柜,二十元买了张书桌,连被子床单总共才花一百多元钱。老甘说:‘在公社领了结婚证就算结婚了,咱们家里不办酒席,更不收彩礼,给送亲的姑娘们发点糖果。’”

  “三女儿,当年恰逢甘将军的妻子龚全珍从教育岗位上离休,按照规定可以由一个子女接班,也叫顶岗。三女儿想去,但老甘坚决反对,说要把岗位让给更需要的人。”

  “小女儿,初中毕业,成绩很好,本来还有机会继续读书,又是老甘,劝她放弃了学校给的升学指标而去参加劳动。”

  五个孩子,在不违反纪律的原则下都不肯帮助他们奔一个更好的前程。

  说到这里,王亮感觉到汗颜。

  自己家里的那几个孩子,都是自己送去当兵的,虽然选择的都是最偏远最艰苦的岗位。

  但在那个当兵热的年代,所有年轻人都渴望着穿上军装,到部队里大干一场。

  当兵,是多少年轻人挤破头都排不上的时期啊。

  王亮自私了,把孩子送到了部队。

  尽管在后来的提干晋升上没有干预,但王亮的心里还是说不过去。

  这也是自己一直以来为什么严格要求孩子们的原因,刚改革开放那会儿,部队里的很多军官选择了转业下海。

  当王卫东和王卫国流露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王亮狠狠地收拾了两个孩子一顿。

  “这身军装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既然穿上了,就要给老子穿一辈子,穿到死。除非牺牲在战场上,否则别想脱下这身军装。”这是王亮对两个儿子说的原话。

  后来,这两个孩子没有再提过转业的事情,把心铺到了部队上。

  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上阵父子兵,两个儿子在前线打得漂亮,算是没有让王亮失望。

  进入二十世纪以来,当年王卫东和王卫国两人同期的兵不是成了资产千万乃至过亿的老总,就是主政一方的大员,还有转业后又读书当了教授的。

  现如今,好像只有他们两个还在过着苦行僧似的军旅生活。

  两个孩子还在坚持,由坚持转而成为了对军队的热爱,这也是最值得王亮的欣慰。

  但是在今天又把自己是不是将军这个问题拿出来讨论,王亮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格。

  这不是矫情。

  一颗将星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佩戴上它,从理性上讲,你是将军。

  但从感性上来说,有够格和不够格之分。

  王亮道:“我觉得自己是不够格的,我个人认为,活着的人,还是不够格的好。人不能太安逸了,俗话说的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不够格,就激励着我继续去努力去奋斗去做得更好。我希望自己在永远地合上双眼之前,都是不够格的。”

  评论区。

  “老首长,我彻彻底底地明白了,之所以说不够格,是因为还能做得更好。”

  “听完老首长的话,我的思想得到了升华,境界好像也提升了一大截。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撸起袖子加油干吧。”

  “可能我们这些没有切身经历过解放战争胜利前旧中国的人确实有点难以理解那一代人的初心和执拗,其实他们大多数真的是无怨无悔一辈子怀揣和践行着一个革命军人的信仰和使命。但现在,思想的多元化,加上西方文化的入侵,种种作用下,有些人会觉得可笑荒谬甚至假大空。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的前辈就是如此大公无私。”

  “时代啊,多么沉重的一个词。本人六十五岁了,亲身经历过又红又专的年代,情怀、无私,都能理解。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

  显然,王亮的心路历程分享对网友们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思想上的碰撞和激荡,自然能够产生不小的火花。

  评论区里也是人才辈出,纷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和感慨。

  那一代人的大公无私竟然被说成了假大空。

  好,假大空就假大空吧。

  如果没有那些为了国家和民族甘愿牺牲奉献的革命前辈,没有这些今天看起来假大空人们,又怎么会有吹着空调躺着沙发吃着山珍海味的后来人呢?

  王亮讲得差不多,至少压在心里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的,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年级的孩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爷爷,有几个解放军叔叔找您?”

  “哦?解放军叔叔?”王亮想了想,可能是驻扎在这附近的部队听到了消息赶过来的。

  毕竟一直在直播,自己的行程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在学校的门口,王亮见到了两个穿着迷彩的军人,两个上尉。

  “首长好!”

  “你们好。”

  互相敬完军礼后,王亮了解到他们是附近登山部队的军官,条件艰苦的基层部队,这让王亮好感倍增,同他们两个个聊了起来。

  两名军官分别是连长段海峰和指导员罗宁。

  军人之间,总是很容易就能找到话题。

  对于基层军官来讲,从2016年开始进行的军队改革是他们最为关注的,也是对他们影响最大的。

  谈到军队改革的时候,连长段海峰不又得感慨道:“转身离开做那三十万中的一个,自由自在,生活安逸。做留下的那二百万,继续金戈铁马、报国从容。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选择。”

  裁军三十万,三十万人离开。

  留下的那二百万,要担负起那原来三十万军人的职责,这也意味着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是走,还是留。

  当有了爱人和孩子,当父母年迈,当种种生活压力接踵而至的开始后,基层军官的选择不仅仅要为自己考虑还要为家人们想想。

  “最后,你们两个还是留下来了,做了那二百万分之一。”王亮和蔼地笑了笑,说道。

  从少尉排长开始,规划着两年副连,两年正连,三年副营,三年正营。

  十年的时间,时光荏苒,从二十二岁到三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