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70 基层军官为什么在坚持

0270 基层军官为什么在坚持

  可是理想同现实之间总是有着不小的差距,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来的快。

  在军队,尤其是基层部队,年轻的军官们时时刻刻都要紧绷着一根弦。

  军官,听上去看上去光鲜亮丽,肩膀上的那一颗颗五角星金光闪闪,但它的分量,格外的重。

  三十二岁干到少校正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战争年代,可以火线入党、火线提干,二十几岁的团长师长并不罕见。

  但在这个准备战争的年代里,考量军官的细则就变得复杂多了。

  “是,首长,我们都舍不得这身军装。有些岗位,总得有人坚守着。”指导员罗宁回应道。

  王亮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烟,分别递给段海峰和罗宁两人。

  这烟,不是一般人能够抽得上的。

  并不因为它的价格有多么昂贵,而是因为这是麻栗坡的烈士们抽过的。

  只有最好的军人才有资格点上。

  段海峰和罗宁没有客气,把烟点上深深地咂巴了一口,惬意。

  每当完成一天的训练,疲惫的身躯躺在山顶。

  望着天,望着云,望着鸟。

  再点上一支烟,对于基层官兵来讲,这是最舒服的时候。

  王亮道:“你们这一代人啊,多数都是独生子女,上面有老人需要照顾,下面还有孩子,夹在中间的是妻子。繁重的工作压力,复杂的人际关系,压抑人性的传统习俗,令人窒息的竞争环境,对于身体和精神都是极大的挑战和考验。”

  王亮的这番话算是说到段海峰和罗宁的心坎里去了,他们这些基层军人,最头疼的就是这些问题。

  已经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三十岁,已然是而立之年。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家的渴望就愈加地强烈。

  尤其是孩子呱呱坠地之后,回家的想法更是难以抑制。

  这是和平时期啊,没有仗要打,我干嘛还要干耗在这里,消磨大好的时光?

  当孩子对着摄像头不停地喊‘爸爸’的时候,而我却不能给她一个拥抱。

  我想陪伴着孩子,看着她从一岁到七岁,直到上学。

  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有父母的陪伴。

  这个愿望并不奢侈,但对于身在偏远地区的基层官兵就那么难以实现呢?

  “孩子还小,父母已老,正连同正营之间的那条鸿沟又令人望而却步。老婆在家里要照应着一切,撑起这个家。这个社会,鱼龙混杂,生活不易多艰辛。”王亮感慨着。

  这些年,他见的基层军官实在是太多了,对于他们的生活状态也是了解到不能再了解了。

  苦,想象不到的苦。

  压力,天大的压力。

  一旦犯错,晋升便无望了。

  月月考核,三十多岁的人了,白天搞训练拉体能,晚上还要加班加点工作。

  朋友圈里,昔日的同学都已经混成了白领金领,开着二三十万甚至更贵的车,每天过得都很精彩。

  能不心动吗?

  能不萌生退意吗?

  这已经不是那个消息闭塞的年代了,地球上角落里发生了什么,仅仅相隔几秒,大洋彼岸就会知道。

  诱惑越来越多,如何坚守?

  当兵就要奉献,但是部队离开了谁都能转。

  孙为民就在一旁直播着,整个对话网友们都听到了,同时也炸出了不少曾经的基层军官。

  日复一日重复而又机械的工作,连续五六年都得不到提拔,在条件艰苦的基层,过着那一眼就能够望到头的日子。

  看着这俩个军官,当着十几万网友,王亮抛出了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为什么还在坚持?”

  段海峰和罗宁互相看了一眼。

  作为搭档,指导员罗宁知道段海峰的故事,便道:“连长,还是你来说吧。”

  段海峰点点头,也不客气,直接反问王亮道:“首长,您还记得1996年发生在丽江地区的那场大地震吗?”

  王亮一怔,不明白段海峰突然提这个干嘛。

  但人还是点了点头:“记得,二十二年前,我虽然没有参加那场地震的救援行动,但也一直关注着那场大地震。”

  1996年丽江的那场大地震王亮至今仍记忆尤新,发生在云省的丽江地区,里氏7.0级,震中裂度10度。

  主震过后,又先后发生余震两千多次,余震中最大的一次达到了6级。

  受灾人口数量多达一百万,光是重灾民就有三十万之多。

  地震发生的时候,远在香格里拉的虎跳峡都有强烈的震感。

  段海峰回忆道:“我家就是丽江的,那一年,我才九岁。地震发生的时候,我在学校,当时就感觉天旋地覆,山崩地裂,没过几分钟,教学楼就坍塌了,成为了一片废墟。当我跑出教室的时候,发现附近所有的房屋都已经倒了。”

  王亮点了点头,当时丽江市的城区及附近百分之二十的房屋都彻底坍塌了。

  一个7级地震约等于三十二个6级地震。

  96年的那场地震裂度在六度以上破坏面积近两万平方公里。

  丽江地区多是土木结构的房屋,还有砖木的,根本就经不起地震的摧残,损失自然相当惨重。

  “从教室里跑出来之后,站在瓦砾上,站在那堆废墟上,回家是我唯一的想法。”段海峰开始讲述那一年,自己的故事。

  沿着上学的那条路,九岁,还在上三年级的孩子。

  路走已经不是先前来的那条路了,路上堆满了从两侧山体上滚落下来的石块,还有裂缝。

  段海峰快步地走着,只想快一点地回家,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那是他头一次感觉回家的路如此遥远,好像看不到尽头。

  余震接连不断地袭来,又有落石从山上滚落下来,路呢?

  再往前走,已经没有路了,都被脱落的大石头给覆盖上了。

  泪眼朦胧,面对这样数十年难得一遇的大灾难,这个九岁的孩子哭了,恐惧,绝望,蔓延在心头。

  就在这个时候,迷彩绿出现了,那是一个高大的身躯,无比地健壮,他发现了蜷缩坐在地上哭泣的段海峰,问道:“孩子,你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