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71 你已成为另一个他

0271 你已成为另一个他

  不,是一片迷彩绿。

  在那健壮的迷彩绿身后是一片迷彩绿。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段海峰认得,那是自己一直在电视机里看到的军人叔叔,他哭得更委屈了。

  “前面的路全都被毁了,你走不回去,这样,孩子,你跟我们......”

  解放军叔叔的话音未落,余震又来了,他们身后的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山体再也承受不住剧烈的抖动彻底地滑落了下来。

  军人眼疾手快,一把推开段海峰,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块大石头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如果那个解放军叔叔没有替我挡那一下的话,按照当时的位置,砸中的一定是我的脑袋。”段海峰道。

  “营长!”那个军人带来的兵见状都要迫不及待地冲上来,因为那是他们的营长。

  大地还在颤动,震得人心慌,见兵们要过来,营长连忙喊了一嗓子:“躲开!都他娘的别过来!”

  随后,营长从乱石头堆里爬了出来,活动下后背,又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抱着段海峰到了安全的位置。

  “孩子,你跟着我们走,我会帮你找到你的爸爸妈妈的。别害怕,叔叔是解放军。”营长是这样对段海峰说的。

  路上,那个营长一直牵着段海峰的手,生怕这孩子会掉队。

  段海峰仍旧还记得,那只孔武而又有力的大手手背皮破了,肉都露出来了,血直往外渗。

  第二天,在那个营长的帮助下,段海峰找到了爸爸妈妈所在的安置点。

  见他们一家还没有领到物资,营长又从自己的车里搬下来一箱子水和面包。

  段海峰回忆着,眼睛炯炯有神,“后来,我又见到了那个战士们都管他叫营长的军人,他问我长大以后的梦想,想要从事什么职业。当时的我就像个小傻子,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他笑了,笑着跟我说:‘小子,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梦想就是要当兵,好男儿就要穿上军装当兵。’”

  那一天,那个军人给段海峰讲了很多他当兵时候的故事,很精彩,也很意思。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段海峰的心里就燃起了当兵的火苗。

  梦想,就是当兵。

  “那时,我梦想着要成为那位解放军叔叔一样的军人,对军旅生涯充满了期待。”段海峰道。

  三个月后,部队要撤走了,那个营长找到段海峰,给了他一袋子文具,有笔有本。

  营长摸着段海峰的头,微笑着说道:“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好好学习,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在部队里看到你的身影。”

  军车启动,缓缓离去。

  段海峰就一直跟在后面跑,边跑边喊:“叔叔,我将来一定会成为像你一样的军人的!”

  “叔叔!我将来——我将来——一定——一定......军人的!”

  声音在大山里不停地回响着,是那么的嘹亮,那么的清晰。

  说到这里的时候,段海峰的情绪有些激动,他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问那位营长叔叔的名字。现在,我也是一名连长了,我一直都在尝试着去寻找他,但因为时间太久远了,当时参战的部队那么多,现如今撤编的撤编改编的改编在......”

  再后来,那个贪玩喜欢调皮捣蛋的段海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努力学习的学霸。

  段海峰原本的成绩很差,但后来,他考入了重点高中,并在2006年高考的时候以不错的分数考入到了春城指挥学院,穿上了那身军装。

  “当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当年那位营长叔叔同我分享的那些生活的乐趣,我渐渐地爱上了军队,也深入领悟到了军人的使命和担当。”段海峰道。

  在军校的艰苦训练中,无论是骨折还是膝盖骨积液,他都咬牙坚持着,为的是守护那军人的无限荣光。

  当然,还有在1996年同那位营长的约定。

  我们,相见在军队。

  直到现在,段海峰的耳畔旁边还会经常回响起这样一个声音:“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在部队看到你的身影。”

  叔叔,我来了。

  现如今我也成了像你一样的军人了,可是,你在哪呢?

  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了呢?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已经记不清楚他的模样了,可是我每天都在想念他,他是我当兵路上的引路人。每当我坚持不下去,想脱下军装走人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他。我怕我离开了部队,就再也没有和他见面的机会了。”

  段海峰,这个上尉连长,铁骨铮铮的军人,讲到这里已然潸然泪下。

  “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我们学员也参与了救援,我也用身体为那些孩子们挡了石块,也给他们讲了我的故事,离别的时候,送给了孩子们书本,嘱咐他们,要好好学习,将来走出大山去。”

  “孩子们跟我说,他们将来要成为像我一样的军人,我说,好啊,哥哥在部队里等着你们。”段海峰擦拭着泪水,继续说着。

  当年汶川的那些孩子们也长成了大人,他们有的直接参了军,有的考入了军校。

  当然,也有的选择了别的道路。

  当段海峰跟他们再度重逢的时候,孩子们非常自豪地说:“哥哥,我终于成为了和你一样的军人了。”

  段海峰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有些难过,因为这句话,他也想同当年的那位营长叔叔说一遍。

  “叔叔,我想您呢?您到底在哪啊?我为什么找不到您?”在大山深处,段海峰放声喊着,想念,与日俱增。

  评论区。

  “这就是基层军官还在坚持的原因,军人精神,必将一代代地传承下去,生生不息。”

  “上尉,不用找了,他是你的战友!他和你一样,是共和国的基石!是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感动,当听到那句,‘我成了和你一样的人,你在哪?’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2008年的时候我也上了,当时在都江堰救灾,二十一岁的我三天三夜都没头合眼,最后因过度疲劳晕倒了。我的好战友好兄弟赵磊因为山体滑坡牺牲了,当时他才24岁,到最后连人都没找到。已经复员近十年了,至今我都无法忘记我的好战友好兄弟。连长,我的故事又让我想起了好多往事,眼睛已经湿润了。敬礼!祖国需要我们这样的军人!”

  王亮拍了拍段海峰的肩膀,道:“找不找得到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己成为了另一个他,有时候,爱不需要铭记,只需要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