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73 那段艰难岁月

0273 那段艰难岁月

  他把那姑娘从车窗口推了下去,这个时候,磕伤总比被活活烧死要强的多。

  当完成这些的时候,少校又在车厢里摸索寻找了一番,生怕漏掉一个人,直到确定车里已经没有人了的时候,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与此同时没由来的一阵眩晕,他一头栽倒在了地板上。

  烈火吞噬着他。

  这个最好的战士再也坚持不住了,他已经拼尽了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

  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来。

  两名警察用湿布捂着鼻子,冲了进去,这才将他,那个一百八十斤的钢铁长城抬了出来。

  头发已经烧没了,上面还冒着烟,蛋白质充分燃烧的味道格外刺鼻。

  少校,全身都被烧糊了,身上仅剩的那几片衣服还在燃烧着。

  “快!让汇报方位,告诉他们这里有重伤员,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通知城里的交警,给救护车开辟一条绿色通道!快!”

  警察被少校,这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救出四十一名乘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给深深地震撼了。

  发自肺腑的敬佩。

  四十一名乘客均无大碍,最严重的不过是烧伤罢了。

  而少校,却是面目全非,奄奄一息。

  血腥的场面刺激着现场每一个人的心。

  警车一路开道,救护车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这里。

  先是送到县医院抢救,后来又转到了军医院。

  他全身烧伤面积达90%,深二度30%、三度50%。

  重度吸入性损伤。

  脉搏达到180次/分钟。

  “建立人工气道,呼吸机辅助通气。”

  “开辟一条静脉通道。”

  “护士长,我找不到血管,没有办法下针。”

  “我来!你负责清创面。”

  抗休克、抗感染、清创面、维持酸碱平衡。

  急救措施都用上了,设备也都上了。

  军医院,娘家人,不惜一切代价地抢救着这位为了营救他人而被重度烧伤的少校军官。

  “验血了吗?”

  “AB型。”

  “快去通知血库备血准备六十个单位的AB血。”

  “主任,血库说AB型血告急,只剩下不到十个单位了。”

  “组织全院献血!我是AB型的,我先来。”

  100个人当中,O型血的人数有四十二个,A型血的人数为二十八个, B型血的人数是二十四。

  当属AB型血的人少,一百个人中只有七个。

  可就是这样,这所有着三百人的军医院生生献出了八十个单位的AB型血,只为了把自己的战友从生死线上拉回来。

  仅仅二十四个小时,少校输液量达一万四千毫升,输血达五千毫升。

  终于,终于,他被抢救过来了。

  但因为伤势严重,少校整整昏迷了一周,生命体征十分不稳定。

  在重症监护病房,那些被他从熊熊烈火之中救出来的乘客隔着玻璃来探望自己的恩人。

  有好几个大小伙子为自己当时的无能而感到懊恼。

  当灾难真正降临的时候,绝大多数人,终究还是要怕的。

  能够挺身而出的,多少现役军人和退伍老兵。

  那些都是有兵味的人,无论是穿着军装还是脱下军装,兵味永远都不会消散。

  生命中只要有一天当兵的历史,身上的兵味就会永世留存。

  血性与担当。

  某省某县某居民小区的书房里,曾经的少校回忆着那段往事。

  2000年,自己接受到过无数的荣誉和鲜花。

  如今十八年过去了,本以为没有人会再记得。

  但当在直播中看到段海峰,那个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上尉连长的时候,记忆便疯狂地涌了出来。

  那个被自己救出来的孩子,已然成为了另一个自己,这位共和国曾经的少校,感到的是无比地欣慰。

  还是2000年。

  负伤一周后,少校醒了过来。

  当部队首长前来探望他的时候,少校让护士摁住他的喉部气管套管口,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首长,我没给咱部队丢脸吧?”

  那句话说完,在场的军人没有一个不哭得泣不成声的。

  哪怕是戎马一生,在前线战斗过,见惯了生死的首长。

  “好兵!”首长冲少校敬了一个军礼,并竖起了大拇指,“好兵,我们等待着你回来!”

  对于少校来讲,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他仅仅是把命给保住了,为了营救乘客,他的四肢均被严重烧伤,如果不及时做修复手术,他就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性了。

  甚至连拎东西的能力都没有了。

  刚从手术室推出来不到一周,又要进行手术了。

  冒着可能会感染的风险,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皮瓣移植手术开始了。

  皮肤的生长周期是二十八天,二十八天的噩梦般生活。

  烧伤的地方不断地出血化脓,疼得要死,好像有成千上万跟钢针同时扎进皮肤。

  白天有人陪着,还好一点。

  但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疼得根本就无法入睡,他不敢喊不敢叫,怕吵到别人。

  就算是能够睡着也不能睡,因为他睡觉不老实,只要一个翻身,就会扯动手术的部位,那样一来所有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一个月后,皮长好了,疼痛期算是过去了。

  但紧接着又进入到了奇痒期,长新肉了,损伤的神经开始恢复。

  瘙痒是正常的现象,大面积烧伤的少校也就意味着他会全身奇痒难耐,好像又无数只蚂蚁蚊虫在叮咬。

  而你只能忍着,不能去触碰,更不能挠。

  连续半年睡不着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一百八十斤的体重生生降到了一百公斤。

  常常军歌,也就扛过来了。

  烈火烧不倒,伤痛击不倒。

  终于,经过一年半的时间,在接受了无数次的治疗之后,他又重新站了起来,迈出了负伤后的第一步。

  少校也收获了一份真挚而又纯洁的爱情,妻子就是那个最后被他从车窗推下去的女乘客。

  在那难熬的一年多时间里,那姑娘一直陪伴着他,因为感动,因为崇拜,最后,因为爱情。

  在陪伴的过程中,两人渐渐地绽放出了爱情的花朵。

  这也是少校能够挺过那段艰难岁月的重要原因。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