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76 虎将军

0276 虎将军

  翌日,王亮和孙为民要回京城了。

  本来王亮的打算是到藏省和疆省去转转,顺道看看那边基层部队的战士,毕竟很多哨所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过去转转了。

  但京城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则消息,王亮不得不马上动身返回。

  周天开着车,孙为民在副驾驶,王亮坐后排。

  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重,孙为民和周天两人知道王亮心情不好,都没有说话。

  有些事情,总是需要面对的......

  高速路上,周天把车速提到一百二,往春城机场方向一路疾驰。

  “为民。”望着窗外沉默许久的王亮终于说话了。

  “怎么了爷爷?”孙为民连忙回过头,他一直担心爷爷的身体会出现什么问题。

  因为从昨天晚上得到那个噩耗之后,王亮就没有睡着,烟一根接一根的抽,早上连饭都没吃几口就出门了。

  “为民,你说,如果朋友圈里有一个战友去世了,你会删掉他吗?”王亮问道。

  “我......”

  听到爷爷的问题,孙为民久久说不出一句话,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

  对于奔五且打过越战的孙为民来讲,生离死别见的真的是够多的了。

  牺牲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的姑且不说,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也没有留下什么念想,再回想起来,心情虽然沉重,但也不至于难过得要死。

  但今时不同于以往,通讯方式如此发达,人与人之间即便是相隔千万里也可以通过一部手机给联系起来,更密切了。

  这些年来,孙为民也送别了不少曾经的战友,有的是父辈的,兄弟辈的也不在少数。

  都是当年在战场上留下的病根,一身顽疾的折磨。

  孙为民发现,越是往后,心就痛得越厉害,痛彻心扉。

  因为你打开手机,启动扣扣和微信,亦或是点开联系人,你总能看到他们的名字和头像。

  很多时候,你总是忍不住点开到他的空间或朋友圈里面去看看,看看他们的曾经留下来的印记。

  尽管有的战友已经走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了,有时候孙为民还是忍不住把那个名字下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可是另一边接听的早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声音了。

  号码在被注销了之后又被别的用户给注册了。

  孙为民记得,自己把电话拨过去,同那个新的持卡人聊了很久,分享了自己和这个卡号老主人的故事。

  后来,战友们和这位新持卡人成为了朋友,聚会的时候也总会把那人叫上。

  良久,孙为民才说出了一个答案:“爷爷,删掉了战友也删不掉永远的战友轻易,战友虽然不在了,但是他们永远都活在我的心中。”

  “对,活在我们的心中,活在我们的心中。”王亮怅然若失,忽然变得像个孩子。

  情义啊,那份情义只有军人才能够体会得到啊。

  “他永远都活在我的心里。”王亮喃喃自语。

  昨天晚上接到的消息,虎将军去世了。

  王亮至今还能记得在1949年的开国大典上,虎将军驾驶着p-51战机飞过**上空的情形。

  王亮至今还记得,在当年的朝鲜战场上,时任空军副团长的虎将军分别击落和击伤美军先进的f-86“佩刀”战机一架。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里,虎将军转战广市、粤东、赣南、粤西、桂南,参加组织和指挥了昼夜间百余次战斗。

  1985年任空军副司令,1988年授中将军衔。

  “那时候咱们的空军弱啊,咱们还驾驶着那些落后而又陈旧且故障频出的歼6战斗机,人家美苏至少领先咱们一代啊!那是中国空军全面发展的时期,什么叫全面发展?扩编、建校、编教材,基础建设!”

  王亮说着,周天和孙为民就在那里静静地听着。

  那个年代,他们还是活泥巴玩的小孩子呢。

  “那个时候,我们是有多么希望也能有先进的战机啊,可是我没实在是造不出来啊,只能去买,老林就承担起了购机的重担。”王亮道。

  九十年代初。

  中国向苏联购买苏27战斗机,昔日的老大哥可并不友善,与其说是刁难,用欺负听上去更恰当一点。

  虎将军就是中**方购机的负责人。

  苏联人有一个习惯,喜欢在宴会上拿高度酒一通猛灌,在酒桌上先打败对手,杀杀对手的锐气,等上了谈判桌之后,主动权也就更大了。

  就在苏联人打算把这一套手段拿出来对付我们的时候,他们错了,真的错了,因为他们遇上的是虎将军。

  那年虎将军六十三岁。

  酒桌上觥筹交错,刀光剑影,最后,十七位非常能喝的苏联谈判代表都是横着出去的。

  正是因为虎将军舍命拼酒,在谈判桌上,中**方占据了上风,按照预算内的价格购买下渴望已久的苏27战机。

  “就为了一架战机,六十多岁的将军带着部下把十七个苏联谈判代表喝趴下了,一架战机,一架战机!舍命!”王亮反复强调着,心里难受得很。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随着第一次购机成功,第二次购机的行动紧锣密鼓的就开展了起来。

  在又一次的谈判会上,苏联人用重开工厂的借口故意提高价格。

  面对苏联人的坐地起价,虎将军怒了,指着对方的鼻子说:“看着我的眼睛!我们都是飞行员,你怎么能跟个奸商一样敲诈自己的同志呢?是谁昨天还说友谊地久天长?是谁昨天还在那里要求我们扛住美国人?真可耻,真可耻!”

  人高马大的苏联人被质问得哑口无言。

  虎将军早在1938年就当兵了,历经战火硝烟的洗礼,愤怒时身上所爆发出来的杀气让人心惊胆战。

  最终,在虎将军的斡旋下,那次军购我们没有吃亏。

  王亮还记得,在 1997年的8月份,应第三届莫斯科航空航天展组委会的邀请,由珠海市组团赴俄罗斯参观展览并进行第二届珠海航展的招展工作,虎将军作为珠海航展顾问参加了该团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