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93 青春已逝,芳华永驻。

0293 青春已逝,芳华永驻。

  0293 青春已逝,芳华永驻。

  “我这一身最大的资本可能就是当过兵了。”王亮的嘴里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让曾山林,让孙为民,让张悦,还有正在训练的女特战队员们,瞬间热血沸腾。

  有一种东西在拼命地上涌。

  “那是一段值得我一生骄傲的事情。当兵的荣光与自豪只有真正懂军人的才知道。当兵不会让你富有,没有荣华富贵,相反,枪林弹雨、遍体鳞伤,那才是家常便饭。从参军到退伍、苦过、累过、哭过、笑过,但咱们当兵的人从来就没有认输过。”王亮又道。

  面对着这些女兵,千言万语涌上王亮的心头。

  想说的有很多,让我缕缕,让我好好缕缕,我到底想说什么。

  王亮想起来了,可在回想起来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想哭。

  八个字:青春已逝,芳华永驻。

  “女兵,共和国的女兵,记得那是在自卫反击战的前线......”

  王亮突然变得十分伤感,他说着,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听着。

  1985年5月30日,阳光明媚,云省老山。

  女军医,那是某团阵地上唯一的一名外科医生。

  枪炮声没日没夜地响,战斗白热化,这也意味着伤员会源源不断地从战场上抬下来。

  从白天到黑夜,女军医做了整整一天的手术,她累了,实在是太累了。

  五月份的云省,已经很热了,是那种闷热的感觉。

  女军医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喝了口水,坐在马扎上刚要睡着,外面就传来了喧嚣的声音。

  “医生,医生,救救他,救救他。”

  又来伤员了,女军医打起精神来,检查伤口,准备手术。

  伤员的军装已经被血水给染红了,血腥、狰狞。

  如果你是医生,在那样的环境下,你会感觉无力。

  没有先进的设备,只能一点一点地检查伤口,根本临床经验来判断伤情。

  女军医仔细地检查着,好在问题不算大,虽然血流了不少,但中弹的地方就一个,臀部嵌入了一块弹片。

  弹片嵌入的非常深,手术起来可能有些麻烦。

  “马上准备手术。”

  护士们悄然无声,做着准备工作。

  她们已经木了,残酷的战争,她们好像看完了这世界上所有的血腥。

  等战争结束了,或许她们应该被送到医院的精神科接受治疗。

  没有麻药的手术进行中,弹片钻的非常深,手术难度很大。

  女军医在手术过程中察觉出了问题,伤这么深,都能看到阴森森的白骨了,难度这个战士就不疼吗?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同志,醒醒,你醒醒。”

  怎么都喊不醒,是女军医下意识地认为这名战士休克了,她连忙吩咐护士道:“快,给他量血压。”

  护士:“低压八十一,高压一百二十八。”

  血压正常啊,女军医不由得大声喊那个战士。

  终于,那个战士睁开了双眼。

  “你疼吗?”女军医问道。

  “不疼,就是困,想睡觉,我们已经三天三夜没睡了!”说完战士闭上眼睛就睡了,他是累坏了。

  女军医被震撼到了,护士们也被吓着了。

  阴森森的骨头都露出来了,不疼吗?

  一定疼得要死。

  那战士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

  可他依旧安然地睡着,他到底有多累,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睛,精神高度紧张。

  手术顺利做完了,女军医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她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累了。

  “军医,首先是军人,其次才是医生。战争啊,不亲历怎么能够体会得到那种揪心呢?”王亮道。

  战争还在继续,女军医一直忙碌在前线上,甚至连给家里写封信的功夫都挤不出来。

  每天都是复杂的手术。

  从战场上抬下来的,没有一个是轻伤员的。

  子弹打穿了肺,炮弹炸断了腿......

  家里,女军医的六岁大的儿子追问奶奶:“奶奶,爸爸妈妈还活着吗?”

  奶奶:“当然还活着。”

  “他们活着怎么不给我们写信啊,是不是被敌人打死了?”孙子道。

  奶奶直抹眼泪。

  后来,女军医收到了家里的来信,上面有儿子写得扭扭捏捏的几个字:“爸爸妈妈,我不想让你们去打仗,要是你们死了,我就没有爸爸妈妈了。”

  当时全国上下是一种什么样的氛围,王亮和曾山林还有孙为民这样打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兵最清楚了。

  上前线,那就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哪怕你只是一个军医。

  当阵地沦陷,你就要去战斗。

  五六岁的孩子都能被那种氛围深深地影响。

  战争过去太久了,舒适而又安逸的日子也过得太久了,当年的那种高度紧张、担忧,不再了。

  后来人,怎能体会到那时的焦躁。

  “那时候,战士们都是轻伤不下火线,身体出了问题硬扛着。了解情况后的女军医背着药箱,要到前线去。听着简单容易,但到底有多危险?”王亮又道。

  出了营区,随时都有可能丢命。

  羊肠小道的草丛里,很有可能埋伏着渗透过来的敌人。

  陡坡路滑,沼泽遍布。

  最要命的是路上还有数不清的地雷。

  每往前迈一步,冒着的是生命的危险。

  上级不同意,但女军医还是强烈要求要到阵地上去。

  背着沉甸甸的药箱,拄着拐杖,一走就是十几公里。

  听说军医来了,猫耳洞里的战士们都很高兴,但当看到是女医生的时候,他们仿佛是被浇了一盆子冷水。

  困扰他们最多的就是皮肤病,恶劣的气候,他们只穿着一条内裤,不少战士的烂了裆。

  “同志,你给我们留下药就成了,不用看。”战士们觉得难为情。

  “我是你们的姐姐,怕什么?不看病怎么给你们拿药?”女军医亲切地说道。

  王亮为什么无比热爱这支军队,爱得深沉,大抵就是出自于此吧。

  没有杂质的感情,纯洁的。

  真挚啊。

  王亮为什么总是爱怀念过去的人和事,是因为现在变了,变了好多好多,变得陌生。

  青春已逝,芳华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