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06 我爱你,所以请你离开

0306 我爱你,所以请你离开

  0306  我爱你,所以请你离开

  如果日子能一直这样过下去,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这些事,那该多好。

  两千年,李梅为杨建国生下了一个女儿,没有任务的杨建国休假回家,陪伴着妻子完成了生产。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回到部队的杨建国又一门心思地扎到了训练当中去。

  但在搞体能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莫名的疼痛,肌肉有一种无力感,用不上力气。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十几年如一日的训练,难免会对身体机能造成一定的影响。

  没点腰疼腿疼的毛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当兵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但过了几天,杨建国发现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感觉情况不对的杨建国没有再拖,马上请假到部队的医院去做了检查。

  这一查不要紧,查出了大问题。

  “手用不上力气?”

  “是,一用力就颤动。现在抬手都感觉很困难,我帽子都戴不上了。”

  “走路呢?你站起来走几步我看看。”听了杨建国自己描述的症状,医生的表情变得格外的严肃。

  “好。”杨建国艰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

  医生眉头紧缩又问道:“声音嘶哑、说话不清的症状有吗?吃东西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吞咽困难,唾液还是不是地往外流?”

  “有,这些症状都有。喝水的时候经常呛到,呼吸还时不时的感觉困难,总感觉嗓子里有痰,但怎么都咳不出来。”

  杨建国隐隐约约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由得问医生道:“同志,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这个还需要再进一步做检查才能得出结论。中尉同志,我只能告诉你情况可能会很糟糕。你的情况需要专家来做会诊,你先办理住院吧。”医生道。

  五雷轰顶,这是杨建国当时的感受。

  面前的这个医生是军医院的副主任医师。

  “那同志,我还能继续服役吗?”杨建国追问。

  “中尉同志,现在的问题不是你还能不能继续服役,如果确诊,你恐怕活不过五年时间!”医生无奈地摇头。

  专家会诊。

  “脑脊液检查没有异常。”

  “肌电图呈神经原性损害表现,神经传导速度是正常的。”

  “肌肉活检的报告出来了,失神经性肌萎缩的典型病理改变。”

  “这是血液、尿液结果,肌酸磷酸激酶很高。”

  “已经排除是颈椎病、颈髓肿瘤、脊髓空洞症和脑干肿瘤。”

  “根据临床症状,可以下结论了,是运动神经元受损症。”

  运动神经元受损症,听上去陌生,但提及它的另一个名字,不由得令人背后发凉。

  渐冻症,世界五大绝症之一的渐冻症。

  上运动神经元和下运动神经元损伤后,导致包括球部、四肢、躯干、胸部腹部的肌肉逐渐无力和萎缩。

  “没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这是一个比癌症还要残忍的疾病。对于病人来说,它的残忍不仅仅是没有任何可以治愈的方式和药物,更在于还必须意识清晰地目睹自己生命消亡的全过程。”

  “从四肢开始出现肌肉萎缩,逐渐蔓延到身体的各个部位,最终彻底瘫痪。思维和意识完全没有问题,能听、能看,也会感觉到疼痛。大多数的渐冻人最终都是因为呼吸衰竭而死亡,但这个过程中,渐冻人的头脑清醒如常,清晰地看着自己逼近死亡。”

  评论区。

  “怎么会有这种病呢?”

  “前不久的京城大学女博士就是得这个病去世的,很痛苦。”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残酷而又恐怖。”

  “这是我的老排长!”

  “太残忍了。”

  五年,专家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宣判。

  杨建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偷偷从医院跑出来,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看到还在做着月子的妻子,还有那嗷嗷待哺的女儿,杨建国的心里难受极了。

  思来想去,长痛不如短痛。

  杨建国跟妻子李梅说了,说出了那句憋了一路的话:“我们离婚吧,房子归你,所有的财产都给你,我净身出户,女儿的抚养费我出。”

  他爱妻子,所有他不愿意成为妻子的负担。

  李梅怎么可能同意,她坚决不同意,一再追问丈夫,到底怎么了。

  杨建国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肯说,只要求离婚,坚决离婚。

  在亲戚的骂声中,婚最后还是离了。

  杨建国也背上了白眼狼、忘恩负义的骂名。

  从此,杨建国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杳无音信。

  后来,一心想着要复婚的李梅到部队里寻杨建国的时候,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天,这位军嫂痛哭流涕,哭完后她又笑了。

  哭,因为丈夫得了绝症。

  笑,因为丈夫是一直深爱着自己的。

  他,不想成为自己的负担。

  多方寻找打听,李梅终于找到了躺在医院病床上等死的杨建国。

  曾经那个能够写一手漂亮字,能做一桌子色香味俱全饭菜、在团里的五公里越野跑拿过冠军的丈夫已经躺下了。

  曾经,他是那么的健壮,那么的英武。

  李梅的心彻彻底底地碎了。

  久别重逢的夫妻两个抱头痛哭了一场,眼泪流光了剩下的就是坚强了。

  五年,还能活五年的时间。

  李梅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丈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她要撑起这个家,她不能让女儿失去爸爸。

  为了照顾杨建国,李梅辞掉了工厂的工作,从此踏上了带着丈夫寻医问药的漫漫之路。

  得病后的杨建国性情大变,脾气变得异常暴躁,经常为一点小事情发火。

  喂东西不吃,喂水往外吐,暴躁到甚至会张口咬李梅。

  或许那是杨建国故意的吧,他想把妻子给气走,不想再看着她跟着像废人的自己吃苦受罪了。

  她还年轻,再找个人嫁了,忘掉过去的那些苦难,开始幸福的新生活。

  对于她来讲,人生的路还长着呢。

  那是这位罹患疾病的革命军人内心最纯粹的想法,付诸于行动的想法。

  我爱你,所以请你离开。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