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07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0307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0307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受了委屈的李梅只能默默忍受着,可以哭,但绝对不能当着丈夫的面哭。  哭痛快了,擦干泪水,再回到病床前,继续照顾丈夫。  李梅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这才是爱情。  被骂被咬了的李梅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给丈夫喂水喂饭,翻身做按摩。  杨建国算是看明白了,无论自己怎么做,做得有多过分,妻子都不会离开自己的。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妻子得了这种病,自己的选择会和她一样。  想明白了这一点,杨建国算是彻底放弃了自己心里要“解放”李梅的想法,变得配合起来。  他不能再给妻子增加更多的负担。  命运总是这样捉弄人,不幸的事情总是接踵而来的。  因为日夜的操劳,再加上刚刚分娩完不久营养没能跟上,李梅的身体一直都处于亚健康状态,没有注意休息。  寻医看病都需要花费,经济上很拮据,李梅也顾不上自己了,能省点就省点吧。  终于有一天,她也倒下了。  急性阑尾炎差点要了她的命,如果不是被送到医院及时做了手术,她可能就死了。  做完手术的第三天,李梅就强烈要求要出院。  她知道,住院是要花费很多钱的,还有,她放心不下丈夫。  拖着羸弱的身躯,李梅回到了家,继续照顾丈夫,还有女儿。  李梅就好像魔怔了一样,到处打听渐冻症的治疗方法,逢人就问。  “十几年前,这个病对于大众来讲还是十分陌生的。”王亮道。  只要是一打听到哪里有偏方,她就立马跑去。  有时候,明知道对方可能是骗子,她都要去,生怕错过。  后来,李梅听说石市有一家医院治疗运动神经元受损效果好,她就推着轮椅,带着丈夫踏上了远程。  还有那两岁的女儿。  因为老人年事已高,根本就照看不了小孩子。  李梅这位坚强的军嫂,用轮椅推着丈夫,然后背着女儿。  到了石市,或许是因为水土不服,或许是在人流密集的火车站传染了病毒,小女儿一下火车就开始上吐下泻,甚至昏厥了过去。  李梅吓坏了,连忙把孩子送到医院抢救。  那画面,那场景,当时的这种感受,想来这位军嫂永远都不会忘记,一辈子都忘不了。  两岁的小女儿躺在急救室的床上,一个劲的抽搐,抽搐。  急诊科的医生给她扎针,洗胃,那是两岁的孩子啊,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啊。  哪个做父母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吃这样的苦遭这样的罪不心疼呢。  在石市的治疗并没有起什么明显的效果,东拼西凑的钱很快就花了个精光,无奈之下,李梅只得带着丈夫和女儿回家。  省吃俭用、四处打零工、四处借钱。  部队提供过帮助,亲朋好友们也给凑过钱,地方医院在得知情况后也为这位巨人减免了部分医疗费用。  两千零四年,李梅带着丈夫第二次北上。  李梅的带着丈夫和女儿来到了京城,首都,因为这里有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还有最尖端的设备。  在京城,杨建国接受了干细胞移植手术。  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在京城,李梅有机会见到了很多和自己丈夫同样患有渐冻症的病人,从他们那里,也得到了很多关于这种疾病的资讯。  他们当中,有不少人甚至都到国外去看过病,倾家荡产,也没能医好。  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李梅终于明白了过来,叫什么叫世界性难题。  回天乏力,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死亡。  李梅推着丈夫去了故宫,看了天安门,坐了地铁。  她想让丈夫多看看,看看他曾经守卫过的这繁华都市。  故宫台阶多,她一阶一阶抬轮椅上去。  地铁推轮椅不方便,她抱着丈夫上下。  京城,京城。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在这里失去  王亮道:“为了给丈夫治病,李梅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多年来,她没有逛过一次商场,没有陪孩子去游乐场玩过一次。过年的时候,家里的年夜饭也是清汤寡水。”  李梅说:“生活上过得再艰难,经济上再拮据,这我都不担心,最怕的就是自己生病和小孩生病,因为现在老杨几乎一刻都离不开我。”  “现在有我们。”王亮咬着牙,自责在心中蔓延。  老兵基金成立的太迟了,让这位曾经为共和国流血流汗的军人受苦了,让这位伟大的军嫂受了二十年的罪。  后来,由于肌肉渐进萎缩,杨建国彻底失去了吞咽和咀嚼功能,躺在床上除了意识清醒、眼珠能转动以外,其他功能几乎全部都丧失了。  问题有多严重,一粒米和一口痰都可能置他于死地,每天吃饭只能靠一根导管从鼻孔伸到胃里去。  李梅每天把鸡肉、牛肉、猪肉、青菜、大米各种食物用搅肉机搅成糊状,放进锅去熬。  久卧导致杨建国的消化功能出现了问题,只能少食多餐,这可就苦了李梅了,一天要喂五顿,还要保证饭菜的营养均衡,保证不冷不热。  除了五顿正餐外,为了让杨建国营养平衡,李梅每天喂两次水果,两次牛奶,一顿饭要喂上一个小时,遇上丈夫不舒服的时候,一个小时都喂不完。  胳膊,腰,疼得要命。  每天李梅吃饭总是在喂丈夫的间隙自己匆匆扒上两口,往往喂完了他,自己的饭也凉了,多年来她没有吃好过一顿饭。  由于杨建国常年卧床不起,每天的营养搭配必须非常均匀,否则大便结块。每次大便出不来,得痔疮。  李梅用温水一点点冲,用手一点一点地抠,因为如果大便解不出来,就有可能导致生命危险。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