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27 这世界很精彩

0327 这世界很精彩

  。

  面对着镜头,面对着百万网友,王亮十分满足地说道:“这便是1984年的那场盛事,属于一代军人最最珍贵的回忆,生命终有尽头,但我们的生命无悔。”

  1984年阅兵,这仅仅是历史的一个小片段。

  王亮记得的,远远不止这些。

  他还记得,当时为了完成党和国家交给的“扬国威、振军威”的神圣使命,为了向全国人民交出合格的答卷,受阅官兵用“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的精神激励自己。

  受阅的官兵们说:“作为军人,能参加受阅,这是一种荣誉。能够接受中央领导人的检阅是终身难忘的,为之付出也是应该的、值得的。”

  说说终究是容易的,上嘴皮下嘴皮一动,话就说出来了。

  但真正要做,难,难于上晴青天。

  1984年,王亮参加了一些组织受阅部队训练的工作,其中很大一部分的任务还是安抚那些刚刚从战场上拉回来的战士们,做做他们的心理工作。

  王亮记得,为了1984年的那场阅兵,这些刚经历战火洗礼的官兵们历经了春夏秋三个季节,在气温零下十多度一直练到零上四十多度的环境中,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严格训练。

  1984年,那一年,京城夏季气温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高的一年。

  训练,无非就是队列训练,枯燥无味之极。

  王亮道:“我还记得当时训练的一些方法,哈哈,都是些土方法。”

  “腿上绑砖头和沙袋练习力量,背上绑十字支架来练体形,衣领别大头针纠正摆头定位时出现的仰头、探头和低头,帽顶朝下顶在头上踢正步练平稳,不稳就会掉下来。”

  王亮记得为了训练端正庄严的军人姿态,不少受阅官兵对着镜子靠墙根站立几个小时,身背正骨十字架练正步,在腿上绑着一公斤重的沙袋苦练基本功。

  王亮记得,官兵们每天从早到晚反复踢正步,为了练好一个动作,受阅官兵往往经过千百次甚至上万次练习。

  那种辛苦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严酷、残酷。

  “说一个数据吧,受阅官兵在两百多天的无数次重复训练中,人均行程约一点二五万公里、每天补水十公斤、踢坏六双阅兵牛皮鞋、磨破五公斤铁鞋掌,整个阅兵部队仅铁掌、鞋钉就用了六吨!”王亮道。

  当年那是什么样的意志力量了。

  这些军人们凭借着什么样的信念才会做到心无旁骛呢?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这个国家乃至世界每天都会发生很多精彩的事情。

  同样在繁华的城市里,为什么有的人可以纸醉金迷,灯红酒绿,而他们,只能......

  能够做到心无旁骛的人不多了。

  所以,他们,时至今日才会是我们国家的中流砥柱。

  经过两百个昼夜的奋战,参阅的官兵们最终不负众望。

  阅兵式队列严整,口号洪亮。

  分列式步伐刚健,气势雄伟。

  标兵威风凛凛,站立整整三个小时而纹丝不动。

  全部受阅人员经过艰苦训练和共同努力,圆满完成了阅兵训练任务,终于在国庆节前夕站在了准备向祖国和人民汇报的阅兵线上。

  思绪飞扬,王亮又想起了不少有趣的事情,不妨同网友们分享:“阅兵仪式结束后,还有一场盛大的游行,在那场游行上,还发生了让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情。”

  故事的开始得回到1984年的9月30日晚上,地点是在京城大学。

  学生们聚集在宿舍里,讨论着明天的活动。

  明天就要举行阅兵了,阅兵结束后便是游行,作为时代的骄子,最能突出反映社会律动的脉搏,素有时代前锋赞誉的京城大学的学生们在这改革开放的洪流中自然不会放弃展现他们社会责任的机会。

  早在暑假的时候,他们就留在学校里进行了紧张的队列训练、喊口号和跳集体舞,随后又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了游行的预演。

  而今天晚上,他们讨论的是大事情。

  “明天的游行,我们能不能偷偷带点什么进去,最好是能展现我们个性的东西。”

  一人提议,刚刚得到思想解放的学生们围绕国家的形势,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最后,这些年轻人决定写一幅标语来表达他们的感情和想法。

  “我觉得应该是‘振兴中华’,这个好。”

  “不!我觉得应该写‘教育要改革’,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写‘加快改革开放步伐’这才贴切一些吗,视野格局才广阔一些吗?”

  “不好不好都不好,一点新意都没有。”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纷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但这些有思想的年轻人总是觉得这些一个个老生常谈的口号差了点什么,总之不能表现他们这些人的思想感情。

  这是中国的最高学府,朝气蓬勃的年轻人都汇聚在这里,自然要与众不同一点。

  “这不行那不行,到底写什么啊!”

  一位同学提议道:“哎!咱们的口号表达一下对***同志的感情如何?你们想想,改革开放已经有几年了,成效显著,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人啊,没有改革开放,没有高考制度的恢复,我们也上不了大学啊。应该感谢邓公!”

  “好,我觉得这个好!”

  “我同意!”

  “我也同意。”

  “那就咱们就写“邓主席万岁”吧!”

  “不,这种带有文革色彩的口号不合适。”

  “我觉得直接向邓公问声好就可以了,完全可以写‘尊敬的***同志您好’。”

  “恩,问好是不错,但我觉得你这句子有点长了啊,咱们干脆就写‘***同志您好’。”

  讨论越来越热烈,大家也越来越放得开。

  最后,有同学干脆提议:“‘小平同志您好’这个怎么样?”

  “这个好!”

  “我觉得不错。”

  “就这样了吧。”

  同学们说干就干,他们把写在绿色纸上的这六个大字贴在床单上,但床单的长度确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