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29 生病了

0329 生病了

  对于进入到二十一世纪的那三次阅兵,王亮不想多说什么了。

  在这位老兵的眼中,同1984年的那场阅兵比起来,尽管武器装备更先进了,但黯然失色了许多。

  当年的那腾腾杀气,不复存在。

  总的来说,差了那么点意思啊。

  如果非要说,王亮只能说一说最近的那一次。

  2017年7月30日上午9时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阅兵。

  上午九时,蒙省的训练基地举行了阅兵仪式,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为建军节举行的阅兵。

  王亮道:“朱日和,蒙语的意思是心脏。这个地方,曾经名不见经传,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当年,这个地方在报纸上连名字都不会提,仅仅以华北某训练场来代替。外军也只能在侦察卫星图片上来一睹她的风采。”

  “朱日和变得家喻户晓,被广大人民所了解也就是在这几年的功夫里,但对于我们这些老兵来讲,再熟悉不过了。”

  隐姓埋名几十载,终于重见天日。

  不在于结果,在于过程。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朱日和地区就组建了一个坦克师。我还记得,当时坦克师一级的战术演习场还不能全部展开。直到海湾战争结束,也就是1997年以后,军队才决定把京城军区原装甲兵训练场扩建扩编,形成科技含量最高的训练基地,彼时才正式确立了朱日和今天的地位。”

  说了这么久,王亮也累了。

  他不想再就这场阅兵的过程做什么介绍了。

  之所以把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和1984年的那场阅兵介绍的如此详细,是因为了解的人实在是太少了,留下了的历史资料好和影像资料也不多。

  对于2017年朱日和的那场阅兵,完全没有多做赘述的必要。

  早已经是信息时代了,想要了解近来发生的事情,很方便。

  还有一点原因,王亮更关注的,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我就记得去年日本NIKONIKO也同时转播了那场阅兵式。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幅员辽阔的内蒙古训练基地。航拍下是我们军队整齐的装甲车和军事装备。阅兵分列式部分九个作战群的三十六个方梯队参加,一万两千多名参阅官兵、一百二十九架飞行器和五百七十一台兵器装备,展开空地分列式,通过检阅台,其中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新型装备是第一次公开亮相。”

  王亮还是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王亮道:“那天我专门从日本NIKONIKO收看的阅兵式,我想看看日本人会说些什么。”

  那天,阅兵过程中日本网友弹出来的弹幕没有让王亮失望。

  “为人民服务的军队。”

  “装备数量好厉害。”

  “有点怕怕呢。”

  “海军迷彩好帅。”

  “东方的威风。”

  “中国很强,现在的日本真的会输。”

  “没有美国的话,日本就完啦。”

  “厉害!中国军队。”

  “好厉害啊,比日本厉害。”

  “现在的中国是强国。”

  “嗯...就这样?”

  “有好多新的装备啊。”

  “没有美国的话,日本可能会变成中国的一部分。”

  “日本赢不了的可能性是百分百啦,士兵数都相差那么多。”

  “军事和贸易都有超过美国。”

  “肯定输了啊日本,要是没有美国的话。”

  “装备又新又好。”

  “大规模的演习场,只是这个就很羡慕。”

  “军人好帅啊。”

  “厉害的军队呢。”

  “这样看,美军要输了呢。”

  “能够投入这么多的车辆真让人羡慕。”

  “希望日本和中国的关系能够变好。”

  “除了美国,没有对手了呢。”

  “虽然不甘心,但是中国果然很厉害。”

  “说实话,很羡慕这样的军事力。”

  “这么多的车辆,简直难以置信。”

  “无人机真的是中国的在发展。”

  “中国变得比俄罗斯都强大。”

  “好可怕,有这么多的战车。”

  “这些装备希望日本也有呢。”

  “中国变成强国了呢。”

  从年,王亮回顾了那十几场阅兵,又引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他和孙为民是早上七点半从家里出来的,八点左右到的天安门广场,这一讲,从白天讲到了黑夜。

  期间,换岗的卫兵还来过。

  但当远远地看清楚王亮的面孔的时候,卫兵敬了个军礼,齐步走离开。

  这次的回忆,王亮讲得酣畅淋漓,积压在心里的不少东西都说了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

  王亮是快乐的。

  但也不要忘记,这是一位已经九十六岁的老人,无论是从体力上还是精力上,都不如从前了。

  这天晚上,回家后的王亮就感冒了,还发起了低烧。

  三儿媳黄菡端着一杯热水来到了床头,把王亮搀扶起来:“爸,您喝点热水。”

  “诶,好。”此刻的王亮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全然没有白天那样神采奕奕。

  见父亲这个样子,黄菡不由得担心地问道:“爸,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小菡,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的身体我最清楚了,就是受了点凉,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咳咳——用不着去医院,去医院就得输液,输液对身体可一点好处都没有。”王亮笑着摆了摆手。

  黄菡知道父亲的脾气,心想等丈夫王卫民下班回来后让他劝劝自己老爹,“妈在楼下煮粥,一会儿我再给您炒几个清淡点的菜,吃完饭您再吃药。”

  “别忙活了,你们吃你们的,我喝点粥就成了,不用担心我,没事。”

  “爸,您就别管这么多了,好好休息吧。”

  “诶。”

  看着出去的儿媳,王亮的心里很舒服。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儿媳是真的不错。

  “真的是老了啊。”王亮摇了摇头,自言自语。

  身体一向硬朗,回想下上次感冒,还是两千零几年的事情呢,相隔十几年了。

  王亮知道,这次的病,主要还是心里面有火。

  想了太多太多以前的事情了,对于曾经的那段岁月,不免充满了怀念和眷恋,回想起以前的人,难免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