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31 高月保、乘兼悦郎其人

0331 高月保、乘兼悦郎其人

  天皇特使?

  王亮这么一讲,观众们都兴奋了。

  太刺激了!

  这可是一道硬菜啊!

  “先来介绍下这两个日本军官吧。”说着,屏幕上放出了两个日本鬼子的照片。

  “这个长相猥琐的人叫高月保,日本岛根县人,在日本陆军中算是有一号的人物了,有男爵的贵族头衔,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称号,叫做【拉脱维亚的樱】。”

  拉脱维亚是一个位于欧洲东北部的议会共和制国家。

  西邻波罗的海,与在其北方的爱沙尼亚及在其南方的立陶宛共同称为波罗的海三国。

  一个日本军官,怎么就和远在欧洲的拉脱维亚扯上关系了呢?

  “1940年七月份,拉脱维亚成立拉脱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同年的八月五日,拉脱维亚被苏联吞并,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

  王亮继续介绍道:“咱们再来看看高月保的履历。大正十年也就是1921年,高鬼子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十三期毕业,虽然出身于贵族,但是这鬼子学习仍然十分用功,当时因为才华出众而著称。”

  说到这里,王亮想起了一件趣事,不由得分享。

  高保月毕业的时候在同期学员中名列优等第一,获得的确是日本天皇颁发的银表奖励。

  “大家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第一名获得的是银制器物的奖励。事实上,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一名的传统奖励是一把短剑。日本的天皇之所以授予短剑是因为这一期学员在校期间培养方向有所偏重,着重于培养外交军事人才。这就决定本期学员将来成为高级将领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日本天皇也就没有重视。”

  “当然,坊间也有一个传言。第三期中国学员蒋百里拿了第一,把天皇赐剑带回中国去了,天皇没了剑,只好换着样赐别的东西。”

  高月保在毕业后就被派遣到了驻朝鲜军中工作,因为工作业绩出色,由陆军省保荐进入陆军大学四十四期学习深造。

  “用咱们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保研,不得不说,这是高月保人生重要的一次转折。如果他没有去陆军大学读书,或许就不会惨死在我的枪下了。”王亮调侃道。

  高保月进入陆军大学后所学的专业是对苏战略。

  “听着是一个格调挺高的专业,实际上呢,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那个历史背景国际环境下,这是一个要多冷门就多冷门的专业了。”

  “你想想,当时苏联成立才几年,还在搞农业集体化,大饥荒蔓延,死亡的人只能用万来计数。对苏战略......”

  “就好比咱们现在的汉语国际教育、国民经济管理、行政管理、社会工作等等等专业。不好就业着呢。依我看,当时高保月很有可能就是被调剂的,如果不是军校毕业包分配,他是绝对不会去上的。”

  王亮这话说完,现场的观众们被逗得哈哈大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太特么逗了,观众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向以严肃而著称的老首长还有这样的一面,观众们的兴致也更浓了。

  李展秋也着实吃了一惊,用幽默诙谐的手法来讲故事,贴近于生活,接地气,简直就是太靠谱了!

  “昭和七年,也就是1932年,高月保从陆军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欧洲担任见习武官,两年后担任日本驻拉脱维亚使馆少佐武官。”

  俄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崩溃后,波罗的海沿岸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乘机独立。

  这几个小国为了避免被苏联吞并的命运加入与法国的结盟,人称小协约国,而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也因此成为外部世界搜集苏联情报的一个重要据点。

  专业是对苏战略的高月保自然在搜集情报上有着特长,他多次向日本国内提供关于苏联的重要情报。

  在这期间,高月保给日本国内的友人写信,常常自称为“拉脱维亚的樱”。

  王亮又道:“本来,这家伙同中国毫无瓜葛。但在1938年......”

  1938年,高月保被晋升为中佐军衔,他也由此申请调回到国内。

  日军侵华的意图已经显露无疑,抗日战争也爆发了,高保月深知担任外交武官是没有前途可言的,他觉得这对于自己来讲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高保月在陆军省作战课担任作战班班长,侧重于中国战场的作战指导。

  在此期间,他提出了自己的主张,极力支持对中国进行全面侵略。

  “与此同时,高月保作为主要负责人之一,还参与了对华细菌战的指挥,是指导对华细菌战的五人小组之一。”

  这时,王亮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脸色变得异常冷峻。

  说着,另一个日本军官的身份也浮出了水面。

  那是一个同高月保一样猥琐的人——乘兼悦郎。

  乘兼悦郎也是贵族出身,跟高月保还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同期同学,毕业后就被分到了朝鲜军中服役。

  但是这小子是个关系户,而且关系还很硬,没几年就混入到了上层,军衔提升也比较快。

  乘兼悦郎在朝鲜述职,这也意味着长期以来他的工作方向都是朝鲜殖民事务。

  “乘兼悦郎在到中国前担任的职务是陆军士官学校战术教官兼陆军第一旅团长侍从参谋。”

  王亮深入介绍道:“提到日本陆军第一旅团,不得不说的是这个旅团的参谋长李垠,他是朝鲜人。日本吞并朝鲜后,朝鲜皇族子弟被大量送到日本接受教育和通婚。李垠就是其中之一,他一生狂热亲日,被日本授予昌徳宫李王垠称号,担任第一旅团旅团长等职务。”

  “虽然李垠看上去非常亲日,但日本军方对他还是非常不放心,监视控制的工作就落在了乘兼悦郎的身上。于是乘兼悦郎也就成为一位特殊的旅团长侍从参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巩固日本在朝鲜的殖民统治方面,乘兼悦郎起着相当的作用。”

  ps:关注 )获取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