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36 追凶者也

0336 追凶者也

  见警员们还没有察觉出当中的厉害关系,警长恨铁不成钢地吼道:“别他娘的追了,先救人!”

  当务之急是把两个特使送到医院抢救,警长很清楚,如果特使的命能够保住,自己也就能够平稳着陆了。

  毕竟两个特使是在自己管辖的地方出的问题,追究起责任来肯定是够喝一壶的。

  伪警察们拦了两个黄包车夫,手忙脚乱地把已经凉透了的高月保和奄奄一息的乘兼悦郎抬上车,然后一路加以保护,直到医院。

  光天化日之下,在北平城,且就在日军司令部附近,在日本便衣警卫的保护之下,竟然有人胆敢刺杀堂堂的日军中佐,天皇特使。

  汪伪当局暴跳如雷,又恨又怕。

  北平各城门立即戒严,城门全部关闭,城头拉起电网,不许任何人出城。

  城内的汪伪军、警察、宪兵倾巢出动,四处盘查搜捕。

  刺杀事件发生后,两名日军中佐被枪杀得消息在北平城里传得沸沸扬扬。

  北平的老百姓欢欣鼓舞,相互转告,越传越神奇。

  有的人说,西山的八路军进城了,专打鬼子。

  有的人说,北平城外全是抗日的队伍,小鬼子快完蛋了。

  有的人说,重庆方面派人刺杀了小鬼子。

  一时间群情激愤,抗日热情空前高涨。

  王亮戴上手套,拿起一份压膜的文件,向网友们进行展示:“这是一份华北驻屯军司令于月30日发布的一份告示,也就是在两个日本特使被刺杀后的第二天关于侦缉东皇城根射杀日军人凶手的影印件。”

  “当经严饬检查城门等处,料此暴徒尚必隐匿市内,除已另案通饬严加踩侦究办外,所有本局各官长警等无论服勤及勤休之时,应一律严行注意,苟有线索务即侦查,如能破案获办者,本局长奖洋五万元,以励有功。此渝。”

  读完文件后,王亮继续道:“在这份文件的最后,还提出了几点线索:一、嫌犯人数为六人,围巾遮挡面部,其中三人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另两人一米七零、一米七五。

  “二、嫌犯当中有一个是“麻子”,搜查重点对象是脸上长麻子的人。”

  “三、嫌犯交通工具为自行车,无牌新脚踏车必系新购,从此点着眼侦查亦是线索之一。”

  说到第二条的时候王亮就已经有些忍俊不禁了,不由得向观众们解释道:“第二条凶手是麻子的线索是乘兼悦郎提供给日本军方的,在撤退的时候,因为我冲麻克敌喊了一嗓子‘快撤,麻子。’所以这家伙就断定我们当中有一个人脸上长满了麻子。”

  没想到王亮留了这个乘兼悦郎一命,还为他们能够安全撤离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因为乘兼悦郎是现场最直接的目击证人,同行凶的嫌疑人接触距离最近,所以他提供的情况引起了日本宪兵方面的高度信任。

  一时间北平城内麻脸人的可就遭殃了,宪兵、特务、警察到处疯狂地抓麻子。

  黑麻子、白麻子、大麻子、小麻子,都一一进行审查,可疑的直接抓回宪兵队进行严刑拷打。

  幸运地逃脱酷刑的麻子,则被发给一个人称麻子证的特别证件,上面详细地记载着本人情况和麻子的位置、状况、颜色等。

  麻子们只能执麻子证上街,以备随时遭受盘查。

  “日军不可能长期对城门实施封锁,一周后,我们就顺利出城了。至于麻克敌,他则留在北平城内继续完成其它的使命。”

  “哦,有一点需要补充,那个乘兼悦郎被截掉了四肢,不对,准确来讲是五肢。据说没过多久他就被遣返回了日本,军队是不能再让他待了,再后来的情况我就不了解了。”

  王亮笑得像个孩子:“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忘记我这个救命恩人的~当时如果不是我,他已经死了。”

  观众们被王亮搞得哭笑不得,心里暗暗叫爽。

  痛快啊!

  对待侵略者,就得玩点狠的。

  刺杀事件过了整整两周,案件毫无进展,六个刺客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无论日本宪兵和汪伪当局怎么折腾,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我知道,大家现在关心的应该是那个脾气像张飞但不乏爱国之志的麻克敌后来怎么样了,对吧?”

  很多观众连连点头,是的,进入录制大厅前手机已经寄存了,不然他们一定要百度一下麻克敌,看看这位军统英雄最后的结局如何。

  王亮继续介绍道:“麻克敌在刺杀完天皇特使后并没有出城,而是在一个月后又谋划了一起行刺大汉奸的行动,目标是汪伪华北准备银行总裁汪时璟。”

  麻克敌一行人刺杀汪时璟是采取翻墙而入的方法,结果在翻越第二道院墙的时候被汪时璟的警卫人员发现,双方发生枪战。

  见行动暴露,人员出现伤亡,麻克敌当即下令迅速撤离。

  “就是因为这次不成功的行动,麻克敌彻底暴露在了日本人的面前。”王亮叹了一口气。

  原来在日本特使被刺杀大半个月后,一个名叫马元凯的大盗在持枪抢劫时被抓了。

  在审讯中,大盗马元凯主动承认是他刺杀了日本特使。

  这下汪伪警察局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迫于日军方面的压力,马元凯的自首为他们解决了燃眉之急,于是当局迅速将审讯口供交给了日本当局。

  王亮道:“日本人不是傻子,他们察觉出马元凯的供词和整个作案的过程有很多出入。”

  “而且刺杀两名特使的作案手法十分专业,不像是一般蟊贼所为。但迫于军部的压力,日本宪兵方面也只得认同马元凯就是凶手。”

  虽然表面上认同,但华北日军特务方面一直没有放松对于真凶的侦察工作,而且把重点目标锁定在了军统身上。

  华北日军特务方面觉得这场刺杀非常像军统的手笔。

  在这个风声正紧的关头,麻克敌等人又出来搞刺杀,无疑是引起了日伪方面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