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44 一封加急加密电报

0344 一封加急加密电报

  喷子被源源不断的骂声给惹恼了,气急败坏地黑道:“姜利民牺牲的固然壮烈,但他不过是个个例罢了,其他的高干子弟一个比一个怂。”

  “动用逻辑思维想想吧,家庭背景和出身那么好,谁愿意死在战场上?别跟我谈什么祖国和人民,荣誉与信仰,都是扯淡!”

  喷子的这话无异于激怒了网友,骂声愈加猛烈。

  更有甚者提出花钱定为此喷子的位置,要狠狠地教训这畜生一番。

  王亮自然看到了这段评论,他表现的很淡定,但实际上内心是压着火的。

  如果放在当年他带兵的时候,一定会带上人直接抄了这个家伙的家,哪怕是违反纪律要受到严厉的处分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王亮,这就是当年的那个一代战将。

  但今时不同于往日,现在是法治社会,讲究依法治国。

  加上王亮的年纪也大了......

  王亮叹了口气:“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有三个‘靠前’的说法,各级指挥所靠前;军官靠前;军干子弟靠前。许多老革命亲手把儿子送上了战场,有的等来了儿子的凯旋,但有的等来的则是噩耗,以及伴随终身的遗憾与思念。”

  “在那场战争中,一批又一批的高干子弟们义无反顾地奔赴了战场。他们有着不俗的表现,我作为一个见证者,看到过前线参战各部队的真实写照。”

  “这种情况在当时是中国军队的一种特有现象,一度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一代人的强烈共鸣!回顾那段历史,还原那些人物,呼唤理想与正义的回归,我觉得是时候了。”

  这番话说完王亮显得有些颓废,或许他是真的累了吧。

  “你说姜利民的牺牲是个个例,高干子弟一个比一个怂,那我告诉你,除了利民战死在沙场,还有谁也没能回来。”

  王亮继续道:“1979年2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攻陷越南北部重镇高平市后,正当第54军160师师长张志信率所部为配合达成整个战役行动,肃清高平外围之敌,清剿战斗向纵深进一步展开时,张志信师长的独生儿子,在师主攻团特务连侦察排担任副班长的张力在267高地侦察战斗中壮烈牺牲。”

  “张力一直在尖刀连第一线,牺牲前立了战功,火线上又入了党。他负重伤时,在深山丛林中无法实施有效抢救和后送,只能做应急处理。简单的包扎可能保得住性命?!!”

  “一个小时后,张力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他对身边的战友说:我牺牲后,请转告我爸,儿子没有给他丢脸,劝他不要悲伤,一定要照顾好妈妈。”

  说到这里,王亮的眼眶有些湿润。

  他同张志信师长是旧交了,张力那孩子也是王亮眼瞅着长大的,同在一个军区大院里的时候,一直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喊叔叔。

  后来当了兵了,也曾有一段时间服役在自己的部队。

  王亮至今都不能忘记当时张志信得知自己唯一的儿子牺牲在战场上时的情形,因为当时自己就在张志信的身旁。

  张志信师长极力控制着自己悲伤的情绪,他不能哭,不能当着自己的兵们的面哭。

  过了良久,张志信说:“这里是战场,是血与火的战场!党和人民把这么多优秀儿女、这么多条宝贵的生命交给我张志信,我要为他们的生命、为他们的父母、为这场战争负责。”

  王亮怎么会忘记,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自己的老朋友张志信首次利用“特权”把正在北方参加集训的儿子张力调到前线去打仗。

  儿子张力也有出息,在对越自卫作战反击战时担任某部侦查副班长,作风务实低调。

  直到张力牺牲了之后班里其他战士才知道他竟然是师长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王亮道:“张力牺牲后,他所在团为了保证战斗继续进行,再加上当时遗体转运实在困难,所以遗体被就地焚化,最后战友们将烈士部分遗骸带回祖国。”

  “在张力葬礼前夕,有人提出建议破格提档,单独为张力举行告别会,被张志信严词拒绝。此后在张志信的命令下,三个民工刨了个坑,把儿子的遗骸掩埋好之后,在上面插了一块小木牌,上面写道:‘张力烈士之墓’。”

  说着,王亮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相册,那是他一直以来走到哪都要带到哪的相册。

  王亮翻着,很快就停在了中间部分的一页。

  王亮把这张老照片展示给大家,介绍道:“这是张志信师长在儿子坟前献的花圈时拍摄的照片,除了这个花圈,再无它物。”

  “这一张,是赴前线慰问的中央慰问团团长,时任*********、********王震首长在慰问该师时拍摄的,首长紧紧握着张师长的手说:‘你的仗打得好,党的本色保持得好,祖国和人民感谢你!’”

  评论区。

  一个自称当年担任张志信师长警卫参谋的老兵主动分享起了当年的经历。

  更为详细的过程。

  老兵道:“张志信师长是我的老首长了,我在他身边工作了整整十二年。对张力牺牲的这件事情,我了解的要比王亮首长多一些。”

  “张力战斗英勇,最后壮烈牺牲。当时这个事迹在前线传得很广,影响也很大,不少记者前来采访,但最后都被张师长以各种理由而拒绝了,因此采访未能详尽报道。张力烈士的事迹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不为更多人知晓。”

  “近四十年过去了,回想起那场战争,回想起老师长在战场上的雄风,回想起他失去儿子前后的往事,至今历历在目......岁月啊......”

  一股伤感的气息弥漫着。

  1979年2月27日下午3时,解放军清剿战役向纵深进一步展开。

  张志信师长正在隐蔽部作战图前思索敌情,指挥作战。

  就在这个时候,机要参谋突然收到主攻团从密林深处发来的一封加急加密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