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45痛尔青年竟早逝,使我垂老泪盈盈

0345痛尔青年竟早逝,使我垂老泪盈盈

  0345 痛尔青年竟早逝,使我垂老泪盈盈

  机要参谋不敢耽搁,连忙把这封加急加密电报进行了翻译。

  当翻译完电报知晓内容后,不禁五雷轰顶。

  电报编写的非常简练,一句话,两行字。

  【张师长之子张力于今日上午11时45分在西侧丛林267高地侦察战斗中英勇牺牲】

  老兵道:“因为我跟在张师长身边的时间最长,作为警卫参谋,一直都是负责首长的衣食起居,所以机要参谋第一时间把电文转给了我,随后我向政委进行了汇报。”

  政委在看到电文后难过的好一阵子才说出话来:“张力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从小又听话又可爱,读书又特聪明,当兵后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是他父母的心头肉啊!”

  随后政委把师部的人都召集了过来,命令道:“师长已经年过半百,身上又有很多疾病和战伤。最重要的是纵深战斗已全面展开,不能没有师长指挥,万一他情绪变化出了乱子,后果不堪设想。下面我宣布一条纪律,谁向张师长泄漏这条消息,军法论处!”

  对于54军160师师部的参谋们来讲,张力是他们的老朋友了,更是好兄弟。

  曾经,他们结队在全军的篮球比赛上拿下了好的名次,之间的感情也早就培养起来了。

  如今突然传来兄弟牺牲的噩耗,怎么可能像没事人一样。

  为了不露馅,大家都强忍着,故意躲避着师长。

  张志信师长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了,这点气氛不对劲他自然是能够觉察出来的。

  他有预感,前线一定是发生了大事。

  大家都在瞒着他,张志信师长问来问去问不出个所以然,大发雷霆:“我是一师之长,万余条性命掌握在我手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快告诉我!”

  老兵道:“政委见事情瞒不住了,就喊我去找当时在54军军部前指的王亮首长过来。因为王亮首长和师长是老兄弟,也只有他能安慰住师长。”

  王亮听着,已经确认了这个老兵的身份。

  对于这位警卫参谋,他是有印象的。

  王亮急忙赶来,三人走到山坡上,政委如实地把张立牺牲的噩耗说了出来。

  戎马一生、征战一生的张志信师长,身子陡然晃动起来,足足过了三分钟,张师长才从莫大的痛苦中回过神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整个战区炮声轰鸣,硝烟滚滚,杀声震天。

  不断有伤员和烈士的遗体从前面抬下来。

  张志信极力地控制着自己悲伤的情绪,说道:“这里是战场,是血与火的战场,党和人民把这么多优秀儿女、这么多条宝贵的生命交给我张志信,我要为他们的生命、为他们的父母、为这场战争负责。”

  当时王亮站在一旁,想要安慰确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中年丧子到底有多痛?

  怎么可能用言语来抚慰。

  张师长擦着泪,沉默了许久,道:“老王,我最担心的还是老伴啊。她一生疼爱孩子,朝鲜战争一结束她就开始当幼儿教师带孩子,如今突然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不知会伤心成什么样子,晚年心里不知会怎么难过。”

  时间回到2018年,面对着镜头的王亮。

  王亮道:“自从部队开赴前线,张志信师长的老伴就没有睡过一夜安稳觉。”

  “她多么想像其他的母亲那样,到收发室去翻翻有没有儿子的信;她多么想像其他的军嫂那样,到营房的沙岗上踮脚盼一盼丈夫。但她没有那么做。”

  “因为她明白,自己的丈夫是全师的灵魂,作为师长的妻子,在这个关键时候任何举动都会波及家属们的情绪。于是她总是微笑着,用博大的胸怀和温和的话语去安慰那些寝食不安的家属们。”

  “而事实上呢,她的担心、牵挂和忧虑一点都不比其他人少。”

  王亮继续道:“两个月后,1979年4月28日,160师的作战任务完成,撤回后方修整。我是陪着张志信师长一起回来的......”

  锵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隆咚锵

  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160师凯旋的那一天,车站。

  在清脆悦耳的锣鼓、爆竹声中。

  火车缓缓地停靠。

  军属们一个个焦急地张望着,想看到自己丈夫亦或是儿子。

  张志信师长的妻子也不例外,她知道丈夫回来后肯定要忙活很久,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恐怕要很晚才能会到家。

  作为师长的妻子,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让丈夫分身。

  她便挤出欢迎的人群,回了家。

  淘米、杀鸡、洗菜、备酒。

  忙活着给爷俩做一桌接风洗尘的酒菜。

  尽管忙碌着,但她脸上挂着笑容。

  因为这位妻子、这位母亲,想到了很多很多。

  老伴这次回来应该要退休了,戎马一生,终于可以安享晚年了。

  儿子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老大不小了,也该有个对象了,自己也想早点抱孙子啊。

  政治部李主任家的女儿丽丽生得文文静静,长得标标致致,很招人喜欢。

  早在参战前,李主任那口子就提到过这事儿,老头子说孩子还年轻,不同意。

  这次回来,无论如何要把丽丽介绍给儿子。

  就算老头子反对也不成。

  想到这里,这位军嫂干活越来越起劲。

  很快,香气扑鼻的大米饭煮好了。

  红烧肉、炒鸡、炒芹菜、炒豆角、炒土豆丝、糖醋鱼......还有老伴和儿子最爱的油炸花生米。

  一桌子饭菜做好了,已经是晚上了八点多钟。

  她估摸着老头子该忙完了,差不多该和儿子回来了。

  咚咚咚——咚咚咚——

  墙壁上的时钟响了,九点钟了。

  这位累得睡着的军嫂见饭菜凉了,连忙又端到厨房去加热了一番。

  饭菜热了又热,她想给丈夫打个电话,但考虑了下觉得算了。

  肯定是在忙着。

  终于,接近十点钟。

  院子里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太熟悉了,那是自家老头子的,没错!

  这位军嫂、这位母亲兴奋地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