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54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0354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0354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军人就应该有血性!我们宣传报道军人血性的影狈作品和新闻太少,看看美国怎样鼓吹军人血性的作品,就知道我们的差距,其实中国军人有信仰有担当,比任何强国都厉害,武艺高超武术高强的官兵大有人在,要重视给军队树信立威,给军人鼓气加油,养一支忠诚于党和人民的威武之师之明之师!”

  “我曾经是一名两栖侦察兵,在改革的大潮中,我成了一名炮兵。庆幸的是我依然可以继续守护着祖国的大门,身为其中的一员,我深感骄傲。”

  也有很多柔柔弱弱,从未了解过军营的女生在看到侦察兵那一个个灰头土脸,被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样子后忍不住心疼道:“现在是和平年代,不用练得这么狠吧?”

  王亮看到了,忍不住说道:“不练能行吗?”

  “七年前,叙国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爆发军事冲突

  引发大规模内战,世界各方势力纷纷介入到这场内战中,紧接着,叙国陷入了长达七年之久的连绵战火。”

  “如今的叙国已经是山河破碎,百姓流离失所,就在前几天,美国联合英法向叙国的首都大马士革发射了一百一十枚导弹。”

  王亮苦口婆心地说道:“这座城市里古老的历史遗迹成为废墟,车水马龙的街道变得千疮百孔、破败不堪,千万叙国难民携老扶幼,走上生死未卜的逃亡之路。”

  “试图偷渡缺永远长眠在海边的小孩,满面愁容的父亲,遍布弹孔的墙壁,惊恐万分的难民......”

  “没有所谓的和平年代,或许,战争在明天就将来临。”

  王亮就是想让所有人有一种危机意识,战争,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当今的叙国的情境,同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如出一辙。任凭列强宰割,国家分崩离析,人民流离失所。”

  “看看现在,中国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中国。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有胆量敢对中国发起一场侵略战争。”

  “2011年3月,当利比亚战火肆虐上千名华人华侨急需要撤离时的时候,正在执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导弹护卫舰徐州舰,护卫着搭乘中国在利撤离人员的“卫尼泽洛斯”号商船安全驶离。试想在半个世纪前,在那个积贫积弱的国家能够做到这一切吗?”

  “在亚丁湾,被祖国军舰一路保护的中国商船,打出祖国万岁的标语。那是由衷的自豪!”

  “现在的中国,当海军护航编队抵达英国伦敦访问时,英国《每日邮报》对此事的报道自嘲道:‘幸好,他们来我们首都的目的是和平之行。’回想百年前,八国联军......”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王亮一口气说完,这是现实,也是他一直压在心里的话。

  评论区。

  “老首长说的非常对,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世界上很多地方依旧战火连绵冲突不断,感谢国家,感谢军队!”

  “我们是幸运的,感谢祖国,感谢中国人民解放军。”

  “是的,这并不是一个和平的年代,看叙国我们就知道了。我们非常感谢我的国强大的政府,强大的人民军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我们的岁月才能静好,我们祝愿国家的军队越来越强大。”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新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战斗,绝不叛离军队,誓死保卫祖国!”

  “这和平的身后有数以万计的中国军人守护着,致敬!中国军人的奉献与牺牲。”

  “几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世界本来就没和平,只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东西方的文化碰撞一直没有停止,最激烈的碰撞就是战争!中华几千年以来都是站在世界之巅,却在近代踟蹰不前,让欧美野蛮之邦在工业化之初蹂躏四海。幸而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站起来了!强大起来了!再也不是你们说欺负就欺负没有外交的弱国了。”

  看着网友们能够有这种认识,王亮非常欣慰。

  只有像王亮这种经历过战争苦难的人才最懂得和平的重要与珍贵。

  长期遭受欺凌侵略的民族,最渴望和平,和平来之不易,所以必须誓死捍卫。

  前不久一张照片深深地刺激到了王亮。

  图片中的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言语但是却能让人感到无奈,他是叙国驻联合国的外交官贾法里。

  联合国的安理会就叙国化学武器这一问题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上贾法里怒斥美国以可耻的谎言来发动侵略战争。

  在贾法里发言的时候,美英代表就选择了离席。

  王亮之所以受到刺激,是因为贾法里让王亮想起了当年的中国。

  王亮道:“1919年,巴黎和会上的中国外交失败,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陆征祥拒绝在和约上签字。”

  王亮想起新中国前,无数次被拎到谈判桌前签字。

  那段往事,王亮永生难忘:“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方面突然对外公布,南满铁路柳条湖段路轨遭到挑衅的中国军队炸毁,中国军队还向日方的铁路守备队发动了攻击。”

  日方声称他们在中国军队的“挑衅现场”找到了三名被打死的东北军士兵尸体。以此为借口,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鲸吞了整个中国东北。

  1932年1月18日,日本上海公使馆助理武官唆使日本僧侣天崎启升等五人向马玉山路中国三友实业社总厂的工人义勇军投石挑衅。

  混乱中,两名日本僧侣被殴打成重伤。

  日军随即以此为借口制造事端,向上海市长提出道歉、惩凶、赔偿、解散抗日团体等无理要求,之后更以保护侨民为由,要中国军队撤出闸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