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58 那时候的爱情真好,那时候的人真好

0358 那时候的爱情真好,那时候的人真好

  0358 那时候的爱情真好,那时候的人真好

  王亮介绍道:“这是大鸾同志于一九四二年七月三日写给邓大姐的,其中提及的孙德和胡光镳是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工作人员。王大夫是山城歌乐山中央医院外科主任,当时大鸾同志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

  “不过在我看来这封信件中最大的亮点是这八个字【望你珍摄,吻你万千】,教科书式恋爱,走过路过好好学学。”王亮久违地开起来了玩笑。

  聊到这里,评论区已经不平静了。

  他,是全国人民共同的偶像。

  “之前突然想去周邓纪念馆当个志愿讲解员,所以开始看的。然而最后没选上,哭唧唧。”

  “好想好想他啊!”

  “怀念那个时候。”

  “读过他们的通信选集,两人时常分居异地,于是常说,见字如面,字里行间,也极尽简约,或许是战争年代的缘故,不过总理本人也是一个追崇简约的人,有时候,我们洋洋洒洒的几千字,或许表达不出什么,而两个简简单单的字-想你,就能将情感很好的表达了,佩服总理的鸿鹄之志,也感叹于他的美好爱情。”

  “好想哭,心里面很难受。”

  “这便是真挚的爱情吧。”

  王亮道:“咱们再来看看四天后大姐给丈夫的回信。”

  【来:正以你为念,接到泰隆信,知你昨夜睡眠好,不曾受日间多人谈话的影响,悬念着的心,如一释重负,而感到恬适轻松!】

  【真的,自从你入院,我的心身与精神,时时是在不安悬念如重石在压一样。特别是在前一周,焦虑更冲击着我心,所以,我就不自禁地热情地去看你,愿我能及时地关切着你的病状而能助你啊!】

  【现在,你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而且快出院了,我真快活!过去虽不应夸大说度日如年,但确觉得一日之冗长沉重——假若我未曾去看你的话。我希望这几天更快地度过去,企望你,欢迎你如期出院。我想你一回来,我的心身内外负荷着的一块重石可以放下,得到解放一番,我将是怎样的快乐呢!】

  【明天不来看你,也不打算再来,一心一意地在欢迎你回来,我已在开始整洁我们的房子迎接你了。现仅提你注意,出院前定要详细问下王大夫,以后疗养应注意的各种事项,勿疏忽为盼!】

  【白药已搽了么?是否还分一点留用?我拟明晚去看乃如兄并送药给他。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落款:颖妹。手草。七七前夕。】

  【补充:最好在出院前一二日试下地走动走动为宜,不知你以为如何?望问王大夫!】

  字里行间充斥着对于大鸾同志的关心,尤其是那句【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更是虐了无数的单身狗。

  曾几何时,这封信让无数的青年男女对纯洁的革命爱情充满了向往。

  再对比当下......

  很多纯真的东西,早已经随着岁月而流逝了。

  王亮渴望回到以前,慢慢享受那段令人着迷和沉醉的时光。

  王亮又简短地用白话文介绍了几封书信:“月12日,邓致周,当时大鸾同志离开延市前往山城,在心中,大姐开篇写到‘我可想你得太!’仅六个字就深刻诠释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之情。‘你走了,似乎把我的心情和精神亦带走了!’信尾‘深深地吻你!轻轻吻你!’”

  月18日,大鸾同志已经赶赴山城八天,大姐写道:“窑内暖融融的,愿你能快回来享受一些温暖啊!”

  1950年2月3日,大姐心脏病发,在家中休养,对于丈夫的关心也丝毫未减,信中写道:“觉要多睡,酒要少喝,澡要常洗,这是我最关心惦记的,回来要检查哩!”

  1955年4月10日,大姐抱病提笔:“别才三日,但禁不住要写几个字给你……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人类进步崇高的事业,为了你能做更多的工作,你必须善于保卫你自己。在这方面,亦必须取得对敌斗争的胜利。我衷心地祝福你胜利平安的归来!热烈的在期待着欢迎你。”

  落款:“你的知己兼好妻”。

  王亮对背景稍作介绍:“1955年4月10日这封信的背景大家应该都了解了,台保密局特工对克什米尔公主号客机安放了爆炸物,大鸾同志因为行程改变而躲过一劫。但机上代表团的工作人员丧生.......”

  “那时候的爱情是真的好啊,过几日,我整理一下我和我妻子的书信,同大家分享一下。”

  因为有着共同的志向,大鸾同志和邓大姐五十一年的革命道路上共同经历了在白色恐怖气氛下丧子之痛。

  两次失去孩子导致终生不能怀孕......

  共同走完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

  共同面对了生活中各种各样的艰难险阻和惊涛骇浪。

  自始至终,相濡以沫,至终不渝。

  此刻,王亮说出了很多心里话:“有很多人问我,都已经退休了,干嘛还这么拼,图什么呢?我想借用大鸾同志的一句话作为回答:‘革命总是会有牺牲的。我们是幸存者,只要有一口气,就要为党和国家工作!’这句话,他用了一辈子来践行。我也要用一生来践行!”

  1974年6月,他的病情恶化住进医院,但他仍然工作上的事情日夜操劳。

  王亮翻出了一张照片,介绍道:“这是大鸾同志生前用过台历的照片,台历上记载了他患病期间一个普通工作日的日程安排。”

  台历上的日程写得很简练清楚:下午三时起床、下午四时与尼雷尔(坦桑尼亚总统)会谈、晚七时尼雷尔陪餐、晚十时政治.局会议、晨二时半约民航局同志开会、晨七时办公、中午十二时去东郊迎接西哈努克亲王和王后、下午二时休息。

  “那一天,他连续工作了二十三个小时。”

  王亮不想说,那个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消瘦到不过百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