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64 生命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它本身的长短,它持续的时间......

0364 生命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它本身的长短,它持续的时间......

  0364 生命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它本身的长短,它持续的时间,而在于它的品质。

  十分钟过去了。

  所有的汽车兵们都完成了作答。

  代训班长们回收试卷,并现场进行判阅。

  结果是令人满意的,参加复训的每一名汽车兵都通过了考核,做到了零差错。

  在看到这个结果后,王亮大吼了一声:“好!”

  酣畅淋漓。

  痛快。

  今天无疑是他心情最好的一天。

  好兵啊!

  汽车兵们考试的功夫,王亮到他们的车上转了转,看到的是清凉油、咖啡、辣椒等提神用品。

  地方交通法规规定,连续驾车四个小时就必须休息。

  但是对于军队牃驾驶员来说,他们有时需要训练连续驾车五六个小时。

  高强度、抗疲劳驾驶训练的目的是培养军队驾驶员连续作战的精神和顽强战斗的作风。

  部队驾驶员不同于地方司机,战场情况复杂多变,很多时候由于作战需要,驾驶员可能要连续驾驶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

  不敢挑战极限,就闯不过疲劳驾驶这道关。

  王亮深知道,开设这门科目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王亮更知道,把长途驾驶、复杂路段连续驾驶、抗疲劳驾驶等课目列入训练计划中去,司训大队党委是顶住了多大的压力,冒着多大的风险。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些战士们能够从情况复杂多变的战场上活着回来。

  看到这些,王亮是真的高兴啊,打心眼里高兴。

  “你们!不能像陆上猛虎一样冲锋陷阵,但是你们心系国防、勇往直前!”

  “你们!不能像深海霹雳一样叱咤大洋,但是你们驰骋千里、动若风发!”

  “你们!不能像蓝天雄鹰一样挥击长空,但是你们千里投送、保障有力!”

  “你们有一个光荣而又响亮的名字:汽车兵!”

  “好兵!敬礼——”

  面向着司训大队的官兵们,王亮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是一位老将军对他们的敬意。

  “全都有!敬礼!”

  汽车兵们回礼。

  对于所有人来讲,这都是难忘的一天。

  解散了,汽车兵们围着王亮不愿意离去。

  王亮太火了,这些年轻的士兵都是他最忠实的粉丝。

  对于很多人来讲,王亮也是他们见过的最高级别的首长,也是最懂他们的首长。

  一名下士拘谨地问道:“首长,我们汽车兵真的有那么伟大吗?”

  “当然,来,大家都坐下,不用那么拘束,就把我当成你们的战友,咱们聊聊。”王亮招呼着战士们坐下,打算同他们交交心,说一点心里话。

  曾经的王亮虽然是军事主官,政治方面的工作他也没少做,他懂得如何去同战士们沟通。

  见老首长和之前视频里一个和蔼可亲,战士们也渐渐放开了。

  “汽车兵当然伟大了。我今天不带悲怆、不流眼泪、不叙说激烈,就用平和的语言、从平视的角度,以平静的思绪给你们讲一个故事。”王亮道。

  王亮知道,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尽管军人的待遇一再提高,仍旧有很多人认为当兵是一件没有前途的事情。

  两年的义务兵,退役又不给安置。

  与社会脱节了两年时间,错过了很多事情。

  兵,永远都是一个兵。

  士官,永远是一个兵。

  这是刻到很多人骨髓里面去的一个概念。

  当兵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吗?

  “生命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它本身的长短,它持续的时间,而在于它的品质。”

  “2012年4月26日,任省武警总队直属支队后勤处军械运输油料股正连职助理员上尉警衔的刘玲奉命带队前往广市军区联勤部某油库拖运战备用油......”

  下午六时二十三分,当油罐车由南往北行驶至京港澳高速一千五百一十九公里处的时候。

  车辆突然传出异响,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刘玲从事押运工作已经十二年了,他感觉情况不对。

  她当即对驾驶员说:“别慌,靠边停车,我检查。”

  紧接着,车辆变速箱碎裂,并在瞬间着火,导致传动轴脱落,与路面剧烈摩擦产生火花。

  车身向上撑起,左右摇摆,随时都有翻车的可能。

  王亮道:“那个时候正值夜幕降临,京港澳高速车流如织,油罐车装载着整整十吨的油料,如果处置稍有不当,就有可能导致车辆侧翻引起油罐爆炸,引发的后果不堪设想。”

  在那个万分危急的时刻,作为押运军官的刘玲沉着冷静。

  她一边叮嘱驾驶员牢牢掌控方向盘,紧急向右侧应急道变道停靠。

  另一边奋不顾身地将上身部分探出车窗,不停地挥手示意后方车辆紧急避让。

  由于处置的得当,没有造成堵车事故,油罐车在应急道上滑行二百米后,安全停了下来。

  但是就在油罐车从超车道向应急车道靠近的刹那间,因为车身剧烈摇晃,惯性过大。

  为了能够把上身部分探出车窗挥手向后方车辆示意紧急避让而摘下安全带的刘玲被重重的甩出车窗,跌滚至行车道与应急道分界线上。

  在紧急送往医院后,虽经全力抢救,刘玲依然无效。

  最终于2012年4月30日3时牺牲,终年三十岁。

  王亮道:“2000年,入伍参军。是整个武警湘省总队唯一一个女油料押运军官。从2006年起就一直担任军械运输油料股正连职助理员,经常长途押运。”

  “她牺牲后,留下的是白发苍苍的母亲和蹒跚学步才二十个月大的儿子。”

  “三十年的生命长度,十二年的军旅生涯,她留给战友、丈夫和孩子最多的是灿烂笑容。

  “她的丈夫,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孩子‘妈妈去哪了’这个问题。”

  “即便是到了今天,这位女上尉的家人都没能从失去女儿的悲痛中走出来。”

  “如果她不解开安全带,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她一定不会被甩到车外。换句话说,作为经验丰富的押运军官,解下安全带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你们说,伟大吗?”

  ——生命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它本身的长短,它持续的时间,而在于它的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