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68 在荣誉与光环渐渐远去的时候

0368 在荣誉与光环渐渐远去的时候

  王亮曾经到过西藏,到过阿里军分区,见到过张良善,也同他促膝长谈过。

  “在爱人去世后的几年时间里,每次上山执行任务前,他都要到她的坟前去坐坐,几年的时间下来,妻子的坟前被他踩出了一条小路.......”

  1992年,对于张良善来讲,是阴霾的一年。

  妻子去世没有几天,一封亲戚的来信差一点再次击垮他。

  他妹妹在老家病故。

  老父亲难以承受失了儿媳又失女儿的打击,痛苦万分,生生哭瞎了双眼。

  不慎从楼上摔下,把腿摔断了。

  张良善欲哭无泪,眼泪早就已经哭干了。

  对于军人来讲,除了战胜不幸,别无选择。

  评论区。

  “无此等安邦定国之人,哪有看山调侃之地。”

  “总有人要为这万家灯火负重前行。”

  “只有军人才有这种忘我牺牲的精神。张良善精神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之一。我为有这样的好战友自豪。向您致敬!”

  “张良善确实是我们在西藏当过兵中的佼佼者!”

  “没有从军经历的人是不知道军人的苦,在川藏线上,在西北边远边境上每天都有让人感动的事发生。每件事都能触动你的心灵。使你的心境得到升华。所以他们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英雄。中国边防军人万岁。为中国的安定牺牲的边防军人万岁永垂不朽。”

  “我是九三年入伍西藏山南军分区汽车连士兵,我为汽车兵出了英雄张良善,感到骄傲。”

  “我在西藏当兵十年,七三年当的兵,后来又在西藏工作,在西藏当兵和到地方工作近四十年。现在已经退休,回了老家。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自己为西藏的平安,稳定建设,作了应有的贡献。如今在西藏落下一身病。风湿、高血脂、高血压、心,肺功能极差。无怨无悔。”

  “作为西藏兵,尤其是当年的西藏兵,咱们将青春奉献给了西藏。奉献给了党和人民,希望能得到国家、政府、社会的认可、认同,期望、渴望能有一个欣慰的晚年,幸福的晚年!”

  “从我爷爷开始算起我家四代都是军人,朝鲜战争我爷爷留下一个胳膊,对越我父亲留下三个弹痕,我当了八年兵,今年把我儿子送去了部队。老兵不死,永不凋零。”

  “我们必须厚待为祖国做出巨大贡献的老兵,科学家,而不是戏子明星,只能说现在的这个社会的已经拜金了。虽然我才18岁,但我知道这些戍边老兵和科学家都是为了我们的祖国呕心沥血。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不能忘记她们,戏子明星那就是一个屁!”

  【红旗车驾员】

  【西北军营十大杰出青年】

  【高原模范汽车兵】

  【全国先进工作者】

  荣誉接踵而至。

  战士、班长、专业军士、学员、排长、副教导员、装备维修科科长、军分区装备部部长。

  职务一提再提。

  军衔一升再升。

  但有一点,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虽然离开了方向盘,但张良善仍然为高原运输做着默默无闻的服务与保障工作。

  在荣誉与光环渐渐远去的时候,他也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但是他信仰并坚守的阿里精神却始终不曾褪色。

  在过去,作为汽车兵的他遭受到了很多罪,现在转做服务保障了,就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做好做细,让后来的汽车兵少受一点罪。

  王亮道:“职务提了上来,手中的权力也越来越大了,担任装备部的部长后,新的考验也就接踵而来了......”

  2003年四月份,军分区投资五十五万元修建民兵武器库围墙。

  作为装备部部长的张良善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了这项工程的招标工作。

  不少包工头得到消息后揣着红包和不菲的礼物找到张良善,软磨硬泡,目的只有一个,承包工程。

  但这都被他严词拒绝。

  作为装备部部长的张良善知道,部队里需要花钱搞建设的地方很多。

  于是他主动建议采用军工自建的方式修建民兵武器库的围墙。

  这一提议很快得到军分区党委的同意。

  装备部购买了打砖机和水泥,张良善带着工兵连加班加点挖地基、拉沙石。

  在地方技术人员的指导下,经过一个半月的努力,仅仅花费十八万元就完成了任务原本预算五十万的任务。

  为部队节约经费三十七万元。

  这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件小事,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但放眼在那个年代,又有几个人能够经受得起金钱的诱惑。

  那是一个权力放纵的年代......

  但是他坚守住了底线。

  2008年,军分区地爆器材库的修建承包给了地方建筑队。

  四月份,到了验收的时候了。

  张良善带领验收小组对质量严格把关,对不执行合同水泥标号达不到要求的坚决推倒返工。

  包工头偷偷张良善,从钱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道:“张部长,不能再返工了,工程已经赔本了。”

  张良善断然拒绝:“你们偷工减料,工程不合格,必须返工。你要赚钱,我要做人,原则问题我决不让步,山上部队建设不容易,我们建一代工程,要负几代责任!”

  这不是大话。

  也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这是客观发生的,就在2008年的四月份。

  在毫无商量的情况下,包工头只好把不合格的工程全部推倒重新返工。

  王亮道:“机关工作的日子里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良善每年两个月时间都会下边防进行装备检查,手把手地传帮带。”

  “他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库室进行检查,晚上熄灯后他还要到库室再进行一次检查,既保证了库室的安全,又保证了各种器材堆放整齐有序。”

  “在山上严重缺氧的情况下,他中午从不休息,总是在办公室处理业务和学习。”

  “由于长期受紫外线照射,他患上了过敏性皮炎,脸上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甚至严重化脓感染。”

  “医生对他下了这样的命令:‘你不能再上工地了,这样下去很危险。’良善云淡风轻的回应:‘坐在办公室里,哪能搞好装备工作?’”

  汽车兵们听着,听着老首长所讲述的这个故事,忍不住热泪盈眶。

  军旅生涯让他们变得无比单纯,忠诚,已经刻到他们的骨髓里去了。

  他们喜欢忠诚的人,他们喜欢有信仰的人。

  他们嫉恶如仇,他们坚守底线。

  他们是共和国的第一道防线和最后一道防线。

  他们,不再迷茫。

  —————————————————

  谨以此章献给那位扎根边疆的铁血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