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81 川军死字旗,战时舐血,死后裹尸!

0381 川军死字旗,战时舐血,死后裹尸!

  0381 川军死字旗,战时舐血,死后裹尸!

  “早在一九零七年的时候,日本小学的就学率就已经达了百分之九十七。而再反观当时的中国,上学读书是富人家的特权。”

  王亮给出了一组数据。

  “咱们再看看日本士兵的训练方式。一九四零年,日军颁布《步兵操典》规定步兵单兵及大队以下步兵分队训练包括单兵教练、中队教练和大队教练。”

  “新兵入伍以后,每人每月用于实弹射击训练的子弹,步枪不得低于一百五十发,机枪不得低于三百发。每年用于训练的步兵子弹为一千八百发。”

  现在说起来,王亮都会感觉到触目惊心。

  每人每月用于实弹训练的子弹不得低于一百五十发。

  平均到每天,就是五发子弹。

  再看看川军的水平。

  每人也就十来发子弹吧,打完就没有了。

  哪有什么用来训练的子弹,别开玩笑了。

  好的枪手都是用子弹给喂出来的。

  王亮同日军的一些王牌部队交过手,真的是厉害。

  许多日本鬼子在乘车行进的时候举枪射击,仍能够十分准确地打中百米内的人形目标。

  对于重炮等技术兵器的操作、保养水平,更是远远优于中国士兵。

  王亮不知道网友们是不是已经听烦了自己讲这些东西,但是作为老兵,他喜欢讲抗战史。

  因为除了抗战,再也没有能够让他引以为傲的东西了。

  抗战,无论被人问起多少遍,老兵们都会耐下心来一遍遍地去讲。

  对于老兵们来说,只要有人愿意聆听他们讲述抗战故事,记录他们经历过的历史,老兵们都是兴奋的。

  或许,只有通过这种方式,老兵,才能不死。

  评论区里,很多川省人纷纷响应着王亮。

  多少年过去了,鲜被人提及的川军,他们视为骄傲的先辈们,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川军曾被人叫做双枪军,还有人说他们比稻草人好一些,但是三百多万川军出川就八十多万人回来,因为他们始终记住一句倭寇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誓不还乡。”

  “川人的血性在战时表现得淋漓尽致!川军不是不怕死,而是怕丟了川人的尊严!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向所有的抗战老兵致敬!希望社会对抗战老兵的关注也越来越多。”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随意丑化抗战历史,传播错误历史的行为,都是对全民族抗战的不尊重。只有正视历史,正视差距,才是对老英雄们最大的尊重。”

  “我们川军虽然没有值得外传的战绩,但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用自己对民族的忠诚、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展现了咋们中国人的铮铮铁骨。”

  “川军死字旗,战时舐血,死后裹尸!”

  “川人从未负国,国人亦未负川!川军功绩国人从未忘记!汶川地震后,国人历数川军功绩,给了川省极大的支持!每每想到此处,均不由得热泪盈眶!”

  biubiu车的司机亦也是川人,其实从王亮上车的时候他就认出来了。

  听王亮讲了这么多,他忍不住热泪盈眶。

  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

  王亮忽然想起来,曾经有人发帖子嘲讽过川军无能。

  还有人说,川军是被神话了。

  在这里,王亮真的想再替川军说几句话。

  王亮道:“我只说我亲眼见到的。”

  “川军的死伤士兵无法得到救治,甚至粮食都成问题。第41军,在晋东有过几次战斗,只因为各师、旅、团,都是以平常行军的态势进入战场,都没有配属像绷带所、担架队这样的战时卫生部队。”

  “所以在战斗中,但凡是负轻伤还能行动的士兵,就血淋淋地自个儿往后走。凡是负重伤或者是轻伤而不能自由行动的士兵,大多都会被遗弃在阵地,或者被留置在阵地后方的临时收容所。”

  不言而喻。

  只要身负重伤,结局、只有一个。

  任敌杀戮,弃尸于野。

  只有待敌人离开后,靠当地的老百姓出面掩埋尸体。

  处处埋忠骨,多少川人找不到自己的祖先的坟啊!

  那种情形,无法真实地还原出来。

  撕裂的肉体,巨大的疼痛。

  你就这样被抛弃了。

  并非是兄弟们不想救你们。

  只是因为他们无计可施。

  带上你,你也活不了,只能成为累赘。

  王亮不会忘记,一九三九年五月份的某天晚上,川军全旅撤退。

  数百名重伤的官兵见要被遗弃,齐声痛呼:“唉!连长!营长!团长!旅长!我们都是川人啊!我们跟着您走了这么远,就忍心把我们这样丢下吗?”

  “唉!弟兄们!我们是同着来打国战的哟!带了伤,就不管了吗?”

  “天呀!打国战就这样打的呀!”

  “你妈哟,疼死劳资了,一枪崩了我呦,求求你们,给劳资一个痛快的吧!别走,劳资给你一耳屎!”

  “日你龟儿子,街娃二流子,牌方臭臭婊子,阴阳烂沟子。”

  “这就是打鬼战啊!娘买妈屁。”

  骂声一片。

  等待他们的,是死亡。

  生命即将终结,死在这打得稀里糊涂的战争中。

  没得枪,没得炮,没得后勤保障。

  他们还有老爹老娘,兄弟姊妹,妻子儿女。

  再也见不到了。

  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不甘心啊!

  没有人会记得他们的名字。

  泪随声迸,凄厉难闻。

  王亮曾亲眼见到,有的重伤员怕落到日本鬼子的手里遭受折磨,在部队离开后就想办法自尽的。

  王亮不是没有施出过援助之手,但那能救回来的人数,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更多的人,魂断疆场。

  没有人知道,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在想些什么。

  每每看到网上那些质疑污蔑川军的贴子的时候,王亮真的是想把他们抓起来,让他们亲身体验一下,川人那种痛苦的滋味。

  那些失去儿子的老父亲老母亲。

  那些失去丈夫的妻子。

  那些和爸爸素未谋面的孩子们。

  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对川人们亏欠的实在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