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82 有人浴血沙场,有人苟且偷安

0382 有人浴血沙场,有人苟且偷安

  0382 有人浴血沙场,有人苟且偷安

  有一幅画面,王亮永远都忘不了。

  看着那一个个身负重伤被抛弃下的弟兄,当时在行进队伍中的川军士兵们,睹景生情,边走边哭。

  想想前几天,他们是一起出川的。

  有痛哭失声者,也有义愤填膺者,不由得破口大骂道:“狗日的,把兄弟都扔得,这一下好吃空缺了!”

  是啊。

  扔掉了这么多人,能节省下不少的粮食了。

  其实川军也没有啥粮食。

  出川的时候携带的那点粮食没有几天就彻底消耗光了。

  在投入战场后,常凯申压根就没有给这支非嫡系的部队配属兵站,提供后勤保障。

  川军打从一进入战场,除了执行上峰下达的作战命令,衣食住行方面的事情就需要自己去解决了。

  兵荒马乱的,怎么搞粮食,从哪搞粮食。

  只能依靠当地的老百姓支持,但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人数庞大的部队,凑合吃个一顿两顿还算勉强。

  老百姓们的家里也没有余量啊。

  再后来,日本鬼子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但凡是城破,见人就杀,杀得干干净净。

  川军唯一的粮食来源就被切断了。

  长途行军,连餐不得食,弄得官兵们饥疲不堪。

  甚至连挖战壕修筑阵地的力气都没有了,拿什么去同日本鬼子拼命。

  再加上一些更为客观的条件,川人来到北方,一部分水土不服,发烧感冒是常事。

  放在现在,这都不是事。

  但在战场上,你得上了这些病,基本上就被宣判了死刑。

  王亮道:“阎锡山在历次总结战役的会议中屡屡指责川军作战不力,军纪太坏,却闭口不谈川军所面临的实际困境,这到底是何居心?”

  王亮还是当年一次冲突的见证者。

  一九三七年川军出川,都是自筹路费。

  粗布衣服、斗笠草鞋,外加一支川造或汉阳造步枪,就是川军士兵的标配装备。

  所谓的步枪,大多都是放两枪就需要拆卸重新检修的老古董。

  每个师也就仅仅配备了数门迫击炮,山炮和野炮一门都没有。

  军饷?

  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王亮记得川军的一位将军是这样同部下说的:“我们是抗日队伍,领饷的事就暂时别提了。”

  好,领不领钱的也就不说了。

  一到地方,上峰的命令就来了。

  去阻击日军。

  但连一份精确的地图,日军的兵力以及火力配备的情报都不给提供。

  这仗怎么去打?

  第一次作战,川军就遭遇到了飞机、坦克和重炮的连续疯狂打击。

  甚至连日本鬼子的影子都还没有见到呢,损失就过半。

  接连打了几仗,粮草告急。

  到了最后只能吃喂马的胡豆来充饥。

  拿着常凯申的手令,去找特派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鼎文想领装备、换棉衣,蒋鼎文自然不认账,把皮球踢给了阎锡山。

  王亮冷笑道:“我告诉大家在川军浴血奋战的时候,中央军的蒋鼎文在忙些什么呢。”

  滥用职权大发国难财。

  他的胆子为什么那么大?

  因为他深谙常凯申对下属‘只准腐化,不准恶化’的政策。

  徇私枉法,贪污成性,狂嫖滥赌,成了有名的腐化将军。

  通过贪污受贿、投机经商聚敛的私产,数额触目惊心。

  “我们的这位国民革命军军人,有一妻两妾,还强占了京剧名角粉牡丹。”

  “长期的yin乱,让他染上了严重的性病,由花柳病专家杨槐堂作为贴身医生,专给他治姓病。杨槐堂也因此受宠,一直追随蒋鼎文做到军医处长,成为军中的一大笑柄。”

  说着,王亮从手机里找出了一张照片,展示道:“这是当年日本鬼子在黄河北岸的济源县一带所张贴的蒋鼎文一手抱美人,一手提钞票的宣传画,刻画得入木三分,生动传神。”

  王亮说这些,是想告诉一部分人。

  国*军打了鬼子,在正面战场上独当一面这一点都不假。

  但并非所有的国*军都是英雄好汉。

  害群之马不在少数。

  1944年4月,日军调集十二万大军,渡过黄河,发起了豫湘桂战役。、

  当时国民党的军队已经达到了四十万人,是日军的三倍有余。

  且因为是嫡系部队,所配属的武器装备也不差,完全有打赢的可能性。

  但此时的总司令蒋鼎文早已不是当年的有五虎将之威的蒋鼎文了。

  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蒋鼎文失地千里。

  他指挥下的部队只要稍微跟日军接触了几下就全线溃退。

  三十八座城池被日军攻陷,二十多万名将士殒命。

  将鼎文也由此引咎辞职,脱离军界。

  不过已经敛了大笔钱财的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投身商界,先后开办了砖瓦厂、轮船公司,还在香江开办了振华公司,在美国还有橡胶园,创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所以,在褒扬国*军为抗日做出的贡献的时候,请把这些狗剔除出来。

  他们,不配。

  在将鼎文那里吃了闭门羹的川军只能去找阎锡山。

  阎锡山倒也“大方”,给了点自己的晋绥军更换下来的破旧装备打发掉了他们。

  没得装备、粮草补给,还要随时准备与日军对战。

  迫不得已,川军的将领这才走投无路下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手下人劫了阎锡山的军火库。

  这便有了阎锡山在历次总结战役的会议中为什么总是会指责川军作战不力,军纪太坏了。

  到底是谁坏?

  谁的心黑了。

  抗日,真的是纯粹的抗日吗?

  王亮想说的还有很多,一肚子话憋着呢。

  但无奈的是时间太短。

  安仁古镇,到了。

  走进安仁古镇,目睹古色古香的街道。

  两岸街房青砖青瓦,砖木结构,木板铺面,呈现了昔日庄园老街建筑中式特点。

  其间巍巍刘氏公馆,华屋数百间,高大宽敞。

  园林化建筑群中,房屋呈对称,楼台亭阁,假山水榭俱全,曲径回廊,藤萝花放,馨香扑鼻,环境幽静。

  王亮用心去感受着这一切,心旷神怡,“我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