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84 正面战场馆

0384 正面战场馆

  从中流砥柱馆出来,在樊建国的引导下,王亮、马小刚和孙为民又来到了位于其旁边的正面战场馆。

  王亮知道把正面战场馆和中流砥柱馆设置在一起的寓意,就是为了表达国共合作抗日。

  这是一座素白色的方形建筑。

  樊建国颇为自豪地说道:“叔,不是我吹牛,这可是咱们全国唯一一座全面反映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的博物馆。”

  “这你的确是没有吹牛。”王亮表示中肯。

  见王亮的目光落在了展馆入口右侧的水池中所伫立的一尊抗日战士铜质雕像,樊建国介绍道:“哦,这是为了突出主题所塑造的一个国*军士兵的雕像。”

  王亮点了点头,赞许道:“恩,不错。造型英俊、庄重,很真实,符合抗日战争初期国军的典型形象。”

  记得自己上次到这来的时候还没有这座雕像呢,经过近十年的时间,改造升级了。

  正面战场馆建筑为两层,一层平面成矩形,二层平面为与地块相契合,沿北侧适当悬挑,呈等腰梯形。

  针对博物馆的独特性质,体型简洁、敦实、厚重,除保证必要采光、通风要求外,尽量减少开窗面积,求得外观的庄严、质朴,及最大限度地争取室内展壁面积。

  进馆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通道两侧的抗日战争时期阵亡的国民党将军照片和名单。

  二百五十六人!

  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国民革命军有二百五十六名将军牺牲。

  牺牲最早的佟麟阁、赵登禹上将。

  看着照片,王亮喃喃道:“为中国抗战牺牲的第一位将军佟麟阁,大刀将军赵登禹。”

  赵登禹,他曾经还是王亮的师长呢!

  继续往前:“为中国抗战牺牲的第一位军长郝梦龄上将,戎马生涯多反复,数度请缨终得偿,北上太原赴疆场。忻口血战真英豪,忠魂常在烁四方!”

  月16日凌晨,担任反攻指挥任务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军军长军长郝梦龄和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骐将军亲自到前线督战。

  反攻大军分数路扑向日军阵地,连克敌人几个山头。

  到了早晨五点,天已微明。

  郝梦龄恐怕天明后我军阵地受敌炮火威胁,不能巩固,不如乘胜追击,迅速歼灭残敌,于是挥兵奋进,敌军混乱,以机枪、手榴弹掩护后退。

  郝、刘二将军已快到散兵线之前,距离敌人只有二百米,在通过一段隘路时,郝梦龄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中,而后壮烈牺牲。

  “在广德自杀殉国的饶国华上将,他出自于川军。”

  “誓把日寇赶出中国的王铭章上将,草鞋军不惧上前线,从山西转战山东,四面重围,终战死滕县。川军!”

  “为中国抗战牺牲的最高级将领张自忠上将。投笔从戎,励志报国。奋起抗日,英勇杀敌。血染南瓜店,英魂撼天地。”

  “在中条山殉国的唐淮源上将,滇军名将。”

  “临危受命的李家钰上将,于豫中殉国,川军!”

  这一位又一位将军,王亮真的是太熟悉了。

  同时代的人物。

  甚至王亮曾经同他们当中的几位谈笑风生,并肩战斗过。

  他们才是名副其实的国民革命军上将军。

  再往前,当看到第八位牺牲的上将的名字的时候,王亮的眼泪唰的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那是陈安宝上将。

  一个所有人都不熟悉的名字。

  “他的头还没有回来。”王亮几度哽咽道。

  是的,和那位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侦察参谋傅平山一样,陈安宝上将的头没能够回家。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9军军长兼第79师师长陈安宝。

  南昌保卫战失利后部队开始突围,战士们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战况之惨烈前所未有。

  在预备队用完的情况下,军长陈安宝仅带警卫连冒着炮火到前沿督战。

  在中途的田塍上,不幸中了敌弹,伤及心脏,壮烈殉国。

  生命定格于1939年5月6日下午5时15分。

  为了报复,日本鬼子将陈安宝将军残忍的将陈安宝将军的首级斩下,在南昌城楼上挂了三日。

  为了炫耀战绩,随后日本鬼子又把陈安宝将军的头颅运回了东京。

  王亮为何哽咽。

  只因为这位将军的头还没有。

  总是说要放下仇恨。

  是啊。

  试问,后代怎么能够体会到那种痛彻心扉的血海深仇呢?

  中将就更多了。

  除了宣传力度大的一些,其余的,都被历史的长河无情地淹没了。

  黄梅兴(年,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264旅旅长,淞沪会战中第一位为国捐躯的国民党高级将领。)

  蔡丙炎(年,国民党陆军第十八军六十七师二○一旅少将旅长,罗店战役中亲率一营兵力在陆家宅与日军反复冲杀。激战中身中数弹,壮烈殉国,时年三十五岁。)

  姜玉贞(年,国民党晋绥军第一九六旅旅长。)

  王亮道:“姜玉贞旅长,1937年9月29日越口被敌攻陷后,平型关撤守,他奉命死守原平,时限七日。”

  10月1日,日军由代县南下包围原平,双方在城外展开激战。

  在兵力极端悬殊情况下,姜玉贞旅遭重大伤亡。

  奋战七日后,上峰又命令再死守三日。

  姜玉贞说:“有我姜玉贞在,就有原平在,我姜玉贞誓与原平共存亡!”

  最后,姜玉贞的196旅打得几乎没有人了。

  枪炮声渐渐稀疏下来,姜玉贞带领几名弟兄退守到了最后一个院落,但鬼子却不依不饶,死死地紧咬着不放。

  在姜玉贞的指挥下,终于干掉了穷追不舍的那几个鬼子。

  姜玉贞的部下劝道:“旅长,赶快撤吧,守七日再守三日的任务的已经完成了,咱们196旅不能一颗种子也不留。”

  姜玉贞坚决不撤,他说:“你们走吧,仗都打到这个份上了,我这个当旅长的不能撤。196旅忘不了原平,原平也忘不了196旅。”

  眼看鬼子要把这个院落包围起来了,焦急万分的特务排长示意几个兄弟架起姜玉贞就顺着地洞钻出原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