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385 八一三日记

0385 八一三日记

  哪儿枪响得最紧,哪儿打得最吃紧,姜旅长就提着冲锋枪带着特务排冲在哪里。他穿着一身黄灿灿的将军服,胸前挂着两个大号手榴弹。他的特务排排长黄洪友不让他穿黄呢子制服,说太显眼,日本鬼子枪法准,太危险。姜将军说,我要的就是显眼,要让阵地上的弟兄们一眼就能看见我,看见旅长在,阵地一定在!将军在前沿阵地上就下了一道军令:长官必须钉在阵地上,长官在老兵就不慌,老兵不慌新兵就不怕。只要顶住鬼子的集团冲锋,打破狗娘养的皇军不败的神话,原平就保住了。

  士兵趴在死人堆里射击

  原平的攻守战打得愈来愈惨烈,双方都红了眼,双方都拚了命,双方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领。196旅伤亡惨重。阵亡的弟兄来不及往下撤,他们就是趴在死人堆里射击。日本人的坦克轰隆隆地开上来。姜玉贞亲自指挥旅直属炮兵营把山炮直接推到前沿阵地上,瞄准坦克直接打;又组织了炸坦克敢死队,把三颗大号手榴弹一次塞到鬼子坦克的履带里。鬼子算真知道196旅的厉害。入夜,双方未打一枪,鬼子也忙着拉死尸,撤伤兵。196旅也一样。不同的是姜旅长还是那道将军令:必须把热腾腾的肉包子送到前沿阵地,送到每个兄弟们手里。当时原平镇中存备白面多达一万多袋,从太原忻口开过来的载重车每天送两样东西,一是弹药,二是羊肉。

  原平难啃,像颗铁蚕豆。196旅终于把日本鬼子打趴下了。鬼子再冲锋,再也不敢直着腰挺着胸像接受检阅似地冲锋了,他们也猫着腰,提着枪,利用地形地物,该趴着趴着,该爬着爬着。

  战斗愈来愈残酷。日本鬼子突袭196旅往外撤的伤兵队,200多名伤兵和医务人员无一幸免,全部被小鬼子用刺刀开了膛,穿军官制服的全部被小鬼子割了头,女医生护士全部被轮奸开膛。姜玉贞两眼喷火,下了道死命令:伤员后撤要派敢死队护送,抽不出部队就不送,要死死在一快。今后遇见日本鬼子的伤兵一律就地处决,这些狗娘养的畜牲。血要血偿,命要命还!

  7天后196旅打得没人了

  7天,终于到了。姜玉贞的心却揪得更紧了,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手里又攥着一张阎长官的军令:「再守原平三日」。参谋长泪几乎下来了,「再守3日,眼下3小时、3分钟都难守。团以下长官非亡即伤,连排长有的已经换了三四茬,所有建制都打得非缺即残,我们凭甚么再守3天?」姜玉贞使劲咬着后槽牙,把一根当拐棍用的枣木硬棍生生掰折了。「军令如山,为了抗日,守不住也得守!」参谋长又说:「旅座夫人刚逝,母老孩幼,何以为继?」这次姜玉贞渐渐两眼模糊,不禁长叹长嘘。

  鬼子让196旅逼疯了。飞机、大炮、坦克、敢死队,小小的原平城竟然岿然不动。黔驴技穷,日本鬼子竟然使用毒气弹。鬼子终于冲进了原平城。巷战、庭院战、房屋战,196旅的壮士至死不退,一巷一院,一房一墙都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伤兵都坦然地围靠在弹孔累累的残墙上,胸前腰上绑满了手榴弹。伤兵们都明白,与其叫鬼子开膛破肚,还不如一拉弦拉上几个小鬼子垫背上路。

  三天终于坚持到了。196旅几乎打得没人了。枪炮声渐渐稀疏下来了。姜玉贞带领几名弟兄退守到了最后一个院落。鬼子紧咬着不放。他们在姜玉贞的指挥下终于打退了鬼子的进攻。弟兄们都劝旅长赶快撤,守7日,再守3日的任务已经完成,196旅不能一颗种子也不留。姜玉贞不撤,他说,打到这个份上了,我当旅长的不能撤。又说196旅忘不了原平,原平也忘不了196旅。眼看鬼子的冲锋号又响起来,特务排长示意几个兄弟架起姜玉贞就顺着地洞钻出原平城。姜将军是最后一名撤出原平城的中国士兵。

  终于被鬼子发现了,鬼子的坦克又追上来了,连发几炮,姜玉贞重伤仰卧在地上,血流如注,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特务排长黄洪友要背他搀他,但怎么也弄不动他。姜玉贞又清醒过来,他对黄排长说:「鬼子马上就追上来了,你快走,留得青山在,报仇打鬼子!」黄洪友曾经当过姜玉贞多年的警卫员,至死不走。姜玉贞虎眼一瞪:「我已经不行了,你快走,这是命令,是我最后的一道命令,走!」一股股鲜血从姜将军的身上、嘴中涌出来,鬼子骑兵已经冲过来,黄排长洒泪而别,躲进高粱地。他远远看见鬼子围住了姜玉贞,先是用刺刀乱捅,然后由一个鬼子军官用指挥刀把姜将军的头颅砍下来,血淋淋的拎走了。

  将军无首,死不瞑目。将军壮志,以身殉国。那年姜玉贞将军年满43岁。

  国民政府授予196旅荣誉称号,通令表彰姜玉贞将军,并追赠陆军中将,以彰忠烈。摘编自香港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