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一章 惊喜的大事

第一章 惊喜的大事


  云凤的双眸睁开……她眼前是火车!

  她连疼带饿的晕了,看到火车是幻觉吗?

  她的手里攥着什么?加了点儿力气,感觉是个纸板儿,她的心突然一跳!

  猛然张开的手掌到了眼前……是车票!

  她狠劲捏了一下儿,真真实实的纸板火车票,票价是二十一元,由唐市至鹤市的长途票。

  这是她记忆深刻的那次,她第一次去鹤市坐火车,是她二伯母给父母去信,说家里困难,让她去他们那里给家里挣钱。

  十六岁的她,天真幼稚,缺乏阅历,遇事不知道动脑子想想,这样的好事,怎么能找到了她家的头上?她没有感到奇怪啊!

  可是她也知道二伯母是个既独性,又吝啬,自私会算计,从不为别人着想,房顶开门儿,灶坑打井的人。

  怎么这样大发慈悲了?为她家谋划前程,让云凤云里雾里的感到懵啊!

  父母当然高兴,哪有不喜欢钱的,家里这么多人需要钱生活,弟弟上学花钱,没有一个挣钱的,就急着让她下关东。

  她十二岁那年冬天干活伤汗落下了感冒根儿。

  听说东北特别冷,三九天吐口唾沫掉地下就是一个冰块儿。

  她的感冒根儿,到了冷天就犯病,咳嗽吐痰,鼻子不通气儿最让她受折磨,成冬睡觉张嘴出气儿,冬天不敢换衣服洗头,脱一次外罩洗一次头,感冒了一冬几个月也不会好。

  到了东北那个冷地方,说不定会葬送小命儿,她实在不愿意去那个地方,这样的身体岂能扛得住那样的冷啊!

  可是家里需要钱,父母逼迫她走。

  母亲的话她记忆犹新:“你不去,那好!,你弟弟要是说不上媳妇,就拿你换媳妇,把你换到地主家去!”

  十六岁的她,性子懦弱,心慈面软,不懂世态炎凉,能有什么章程?

  嫁到地主家去会受气,被人瞧不起。

  只是逼她去挣钱,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愿意为家里挣钱,只是怕冷而已。

  没有别的选择,小学毕业就不让她上了,财权掌握在父母手里,父亲霸道,母亲脾气不好,她是没有一点儿辙。

  她三伯母就是气管炎死的,她知道气管炎的惨状,所以她很怕,怎奈胳臂扭不过大腿,她只有走这一条路。

  她抱着拿生命给家里赚钱的心态,也是个最重亲情的性格,只有顺从父母的意愿。

  这一次她下关东父亲这个吝啬人可是大出了血,父亲说家里没有钱,放了一棵洋槐树,卖了三十元钱,家里留了五块钱,给她带走二十五块钱,让她大干一场,千倍万倍的挣回来,家里都搭上了家底儿,她给家里挣的钱少了,就是对不起家里。

  前世她就被这样逼着下了关东,给家里挣钱挣到三十岁,最后被人骗婚,葬送了一生。

  真跟父亲算计的一样,走到的汽车站点儿,是不花钱的,坐汽车到唐市有四十多里地,汽车票是四毛钱。

  买了二十一元的火车票,她手里还剩三块六毛钱,。

  父亲这次真大方,他算了,三天的路程,一天两个盒饭,一块八毛钱就够她到了二伯父家,下了火车不算太远,就走着到伯父家,她手里还有一块八毛钱花不了,到了那里很快就可以开支,她不会缺了钱,家里也就只有几块钱,她手里握着一块八毛钱,比家里还富裕

  要是冬天出门儿,带点白薯饼子,这一块八毛钱都不用花,父亲算计到了骨子里。

  算得真精,穷人嘛!当然没有有钱人的手松快,前世的她,没觉得父亲只会算经济账。

  父亲说,这就是穷家富路啊!

  钱包里还有八毛钢镚,是攒的压岁钱,攒了多少年才攒了八毛钱,给她留一块八不算小气,这是父亲的投资,指望小本儿取大利啊!

  她眼前重现前世的画面……她晕厥前的环境可不是这样的。

  看看东方初生的太阳,看看自己没有一个褶子细嫩的手指,看看火车的车次,掏出小镜子照出她年轻的脸,掏出钱包看看里边的钱票,这是个梦吗?

  梦里没有见过太阳,做梦也不知道疼,心急的要知道是梦是真,不由自主的就掐了大腿一把,疼得她呲牙!

  她看清了眼前是一群群真实的人,衣袂飘飘的都往火车这里奔跑,拽了一下自己的衣襟,捻捻没有成灰。

  这绝对不是梦啊!也不是魂魄!她断定是幸运的穿越了!这个比中大奖还不易遇到的机会!

  竟然让她遇到了?

  小说有穿越这事儿,是吸引读者的艺术加工,让主角成为赢家的前提条件,她可没有信过那个。

  如今摊到自己身上,却是让她惊喜不尽……

  她残疾的身体一瞬变成了十六岁的妙龄,满心的庆幸!喜悦让她葡萄粒般的一双眸子只露了小小的一条缝儿,嘴角弯成了月牙儿。

  她既然重生了,按道理再不能去东北受骗,可是二十一元的车票买了,钱花光,父母不会饶她。

  想到前世被骗的痛苦,她是再也不想去东北,可是不去,她受不了挤兑。

  赶走前世的恐惧,怕什么?她有前世的记忆,还能骗得了她吗?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她清楚明白。

  她不应该退却,应该勇往直前,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改善自己的命运,惩恶扬善!这才对得起老天给她的机会。

  看看手腕上的红痣,和前世没有区别,挠一下试试是不是真实,由于用力过大,洇出了点儿血。

  红痣突然闪光变大,吓了她一跳,涌出满胸的惊悚,心就乱蹦了。

  瞬间映出一个画面,一个小院子,大门关着,看到了一个小房子的房顶。

  她的心加大了频率,跳得嘣嘣嘣响,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是不是穿越女所谓的空间福利啊!

  她期盼着那样的好事儿……

  这样想,她的心跳更加剧烈,只有捂住心口抑制着心跳。

  不能只往好事上想……

  要是自己眼花了呢?只是虚幻!什么益处也没有呢?要不是空间呢?帮不到自己一点儿忙,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急着上车,不顾的去看看,她还不知道怎么进去,虽然喜极心急,想顷刻的弄明白,她也不能耽误上车,车票作废,打回原位,不知得受多少气。

  虽然她重生了,再不会像前世一样被人愚弄,要把大好的年华浪费在和人斗嘴置气上头,不值得!

  还是去东北,拼一个自由身,超前赚致富的第一桶金,为开放后的富裕生活奠基。

  这一世自己的命运绝对是自己掌握!

  手腕吞进袖子里,这样奇异的画面可不能让别人看见。

  往前走着,再看看,已经恢复了原样,还是一个红痣。

  她的心踏实下来……

  真是神奇……不让自己高兴太过头,就是失望也小,她强烈抑制着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