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六章 爱慕的目光包围

第六章 爱慕的目光包围


  天才壹秒記住『』,。

  小姑娘被偷钱包他们都不理会,要是他们抓住小偷儿,就是英雄救美。【W wW.Ai Qu Xs.coM】

  让小姑娘倾心只是瞬间的事,看,小姑娘眼睛不眨的往前边看,找回钱包,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只能以身相许了吧!

  小姑娘这是看抓小偷儿的人,不是看的这个人,那两个姑娘没有着急,她急什么?真的是不讲道理.

  小青年们急于表达,让云凤对他们生出好感,还可以挽回小姑娘的心,给她抱打不平的人,她能不感激吗?

  找到了发挥的对象……

  猛然的就响起一片呵斥声:“没有一点文明!满嘴喷粪,就不觉得熏得慌吗?闻闻,满车厢都是臭味!”

  “厕所没有关门吧,怎么这样臭?”

  “嘴这样脏!生在了茅坑了吧!”

  “她们家大人一定这样天天骂她,不然不能学的这样顺溜!”

  “我们都是农村人,还看不上她呢!”

  “想嫁给我们还不配呢!”

  这些骂人的话真狠……

  这些个生愣小子,都是光棍儿,想媳妇都想疯了,不借机会快乐快乐嘴,心里不平衡啊!

  这个姑娘快气抽了……

  看到骂人的姑娘对李琦锐幽怨的眼神,李琦锐直直的往后看,小青年们就明白这个人是这个姑娘的男朋友。

  这个人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抢他们的意中人!真是可恨!

  一个怒目的瞪向李琦锐,讥讽的说道:“谁是她的男朋友,也不是什么好货。”

  “那叫一丘之貉!”一个紧着解说

  “我不是她男朋友!”李琦锐看到一双双敌视的眼,觉得自己被骂很无辜,必须得辨白一句,他早就烦这个女人,应该压压她的气焰,让她明白该怎么说话。

  车厢一阵哄堂大笑,让那个姑娘的脸成了猪肝,嘴角一个劲的哆嗦。

  小青年们的讥讽让她已经愤怒至极,李琦锐的话更让她接受不了。

  她已经对他表白了N次,他总是不咸不淡的对她,难道他没有那样的意思吗?她才不信呢,不管他有没有那个意思,他就是她的,她的父亲比他父亲的官大,她就是赢家。

  李琦锐的话让她无言以对……反正他是逃不过她手掌心!她不惜得跟他争辩,李琦锐早晚得乖乖的顺从她!

  想到此,她扭曲的脸顺过一点儿,鄙视了满车厢的小青年一眼,看不起这些土包子乡巴佬!

  骂了一句:“没有一个好东西!拍人马~屁也捞不到好处!”愤怒的怒目横眉。

  迎来了一片骂声:“你的确不是个好东西!”

  女乘务员喊了一句:“肃静点儿!”

  李琦锐还是往后看着,没有拿她当一回事。

  他的话,狠狠的打了她的脸,让这么多人耻笑,都是因为那个妖精。

  这个妖精,是真正的妖精,比白骨精迷惑唐僧变化的美人还让人刺眼,她的眼快被刺瞎了。

  跟她是不共戴天之仇!

  面容扭曲狰狞起来!眼里满是戾气……

  她恨不得立即用雷~管炸~死她。

  云凤对上她怨毒的眼神,饶是活了几十年,见了不少恶毒人的她也是心里一激凌。

  这个女人真是狠得可怕,比疯子的母亲还吓人。

  三个姑娘的声音她听着有些耳熟,前世好像没有见过她们的面,究竟在哪里听到过?

  她没有和她们有过交往的记忆……

  努力的回想,真的想不起来……

  也不奇怪,三十岁前,她只顾挣钱,接触的人很少,三十岁后,被疯子的母亲幽禁,她怎么能认识这些骄横的女人,祁东风的父亲是个不大不小的官,能在祁东风面前晃的都得是官的子女吧!

  不理会那个女人仇恨以致歪嘴斜眼扭曲的嘴脸儿,这一世她就是不能受委屈的脾气了,看了一眼人,让她这样辱骂,她不惜得骂人,只有用行动气死她,继续看那个李琦锐,满脸的温雅,笑意盈盈。

  真是迷死个人儿……

  论气人!她不炉火纯青,也会气她们半死,她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打报不平的小青年们憋屈死了,这个姑娘被美男迷了心窍了吧?

  让他们郁闷的还有呢,谁也没想到这么多人都讨小姑娘的欢心,还显得着他了吗?这些人真是可恨。

  每一个小青年都恨跟着他起哄的小青年。

  互相翻白眼,怒瞪,咬牙切齿……

  云凤被李琦锐看得不自在,心房不自主的跳得欢起来,脸也红了,才收回目光,不敢再看,这个人就是个~迷~惑~人的妖~孽。

  看把那个女的迷得神魂~颠倒,腹气上逆,臭气从嘴里猛喷。

  重生之人都是自制力很强,云凤也不能例外,很快压下心动,脸色恢复了正常。

  云凤眯起眼睛,想着前世的事,她被疯子打了头,失去了到祁家后三年的记忆,她见到祁东风的时候,是到了祁家五年后的记忆。

  就见过他一次,在祁家整整六年,她才脱离了祁家,自己租了个小屋,背煤卖维持生活,二伯父再次想拿她换利益,找了一个五十岁的矿长,让她嫁过去。

  她怎么还会信他们的!

  她不会亲娘祖奶~奶~的骂人,虽然骂的很文明,却是最让人愤怒的语言,就是想断了他们算计她的野心,告诉他们,上了一回当,再也没有第二回,自己不是傻子,再算计也是白费。

  在祁家第一年的记忆没有丢失,那三年的记忆她前世想了二十年,也是没有回忆起来。

  第一年她在祁家就混得很惨了。

  她想着想着就靠在座上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了她在生产队场上打玉米。

  冬十月的晚上,刮了很大的西北风。

  这是干包活,工分挣得最合算,一堆玉米有一车,就给五十分儿。

  顶一个整劳力干五天的,就是刺激社员都去打夜战。

  白天累了一天,夜战没有便宜积极性就不高,生产队的活计就落后,生产队长就用这个办法鼓励社员。

  别人家都大人孩子齐上阵,六七口人包五堆,父亲有病,一个月也上不了几天班,打夜战的活他一次没有去过,母亲也不上班,孩子多,晚上照顾孩子离不开家。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