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九章 抢座位

第九章 抢座位


  天才壹秒記住『』,。

  这时候的信息闭塞,知道东北下大雪的很少,所以带的衣服都很薄。

  车上的人都在添衣裳,展红英找出绒衣给了祖母,再找自己的衣裳。

  章秋华问:“云凤,你带了衣裳没有。”

  “我带的是棉衣。”云凤没有绒衣,带的是薄棉袄。

  章秋华说:“后半夜更冷,棉衣也得穿上,不能让感冒严重了。”

  “大娘,我记住了。”云凤冲章秋英一笑,满脸的感激。

  “云姐姐!我们是姐妹,你不能跟我阿奶叫大娘,辈分差了。”展红英纠正云凤论辈分的错误。

  云凤:“嗳嗳嗳!红英说的对,章奶奶!”

  章秋华应声答应:“嗳!云凤,别冻着。”再次的叮嘱。

  展红英纠正:“云姐姐,叫展奶奶才对。”

  云凤笑起来:“对呀!展奶奶!”

  章秋华再次答应:“嗳!”兴奋的满脸皱纹:“云凤,你趴小桌上睡会儿。”章秋华招呼云凤。

  “不用,展奶奶,还是您趴着睡会儿吧,我靠着座位就蛮不错。”云凤赶紧推辞。

  展红英磕头儿打摆子,她白天兴奋的睡不着,这时真的困了,云凤说她不困,硬把展红英推到里边去。

  展红英睡得很熟,云凤把自己的棉袄盖在她身上,把自己的外罩衣给大娘盖了。

  她只加了一件单衣。

  她的身上只有三层布,说是三层布就过冬,那得是南方,她的感冒根很顽固,吃了大娘的药,白天还可以,晚上就加重了。

  她没睡着,也是觉得冷。夜一深,她又开始烧。

  大家坐了一天的车,都累了。

  展宏图也回来加了衣服,云凤说:“展大哥,你坐下睡会儿,我白天睡多了,一点儿不困。”

  展宏图不坐,问:“你怎么不加衣服,没带衣服吗?”

  “带了!带了!我加了一件,厚的还没穿呢,不觉得冷。”云凤含糊的答。

  展宏图拿了一个包袱在地上挤了一个空儿坐下,靠在座边上打盹儿。

  云凤一笑:“展大哥,你坐座上睡会儿,我出去,得一会儿回来。”

  云凤起身,她一走,展宏图就会坐了吧,怎么能老占着人家的座位。

  云凤先到厕所去,方便完了,烧的不好受,寒冷得很,真想盖大被。

  脑袋晕晕乎乎的,顾不得红痣的秘密。

  夜里这么冷她怕感冒加重了,不敢睡,拿了杯子喝开水。

  站在水箱跟前,摸着水箱,喝着热水,就温暖起来,一宿喝了不少的热水,病情倒是没有加重。

  天亮了,车上报站点:“各位旅客,春城车站快到了,有下车的旅客不要忘记自己的东西和行李,不要睡过站。”一天一夜过去,走了一千多里地。

  云凤望去,展宏图还在地上坐着,听到广播,就站起来,座位上是两个生人,三十多岁的妇女,挨着她的是一个十岁多的小姑娘。

  这个展宏图性子真是厚道,让给他座位他不坐,被人家占走了。

  车上的动静一大,展红英和章秋华都醒了,看到身上的衣服,惊讶的看云凤:“云凤!你怎么冻着呢?”

  云凤说:“才给你们盖上的。”

  展宏图深深的看了云凤一眼,他夜间醒的时候,衣服就盖在祖母和妹妹的身上,他以为是家里带来的。

  展宏图感慨万千……

  她怎么能冻一宿呢!心思也太真诚了。

  她还感冒着呢,会不会严重了?

  展宏图投去疼惜的目光。

  这样的大站,下去不少人,可是这是个长途,始发站在济州,到龙江省的特别多,车厢里根本就没有闲出几个座位,只是短途的人少了点儿,大清早坐车的人少,都知道这趟车的人挤,短途车很多,没有多少人来这个车上挤。

  空出的几个座位很早就被人问明白谁在哪儿下车。

  个个空座都有人占去了。

  云凤烧得厉害,浑身难受,她等着买盒饭,也没有顾到占座位。

  “云凤,这里有个座位,你坐吧!”这个声音就是总看云凤的李琦锐,他占住一个二人的座位。

  昨天,那祖孙三人对云凤十分的殷勤关照,让他的心酸溜溜的。

  一整天他就给云凤找座位,让云凤离那祖孙三人远点,那个展宏图看云凤的眼神就让他生气。

  云凤想到那个女的,摇摇头,她宁可坐地上,也不想趟他们的浑水。

  追李琦锐的那个姑娘喝一声:“不能让她坐!”疯了一样跑过来。

  她的坐空下来,云凤不能去坐,那俩也是脑子有病的。

  那俩姑娘快速的挪过来,占住了那个座位。

  “林玉柔!你收敛点儿!”李琦锐怒声说道。

  “我不让人染指我爱人!”林玉柔愤怒道。

  “你要不要脸!?”李琦锐愤怒的站起。

  走到云凤站着的地方,拉起云凤就走……

  李琦锐的力气很大,云凤挣不开他的手,心思一动,就随他拉走。

  展宏图愤怒起来:“你放开他!”

  展红英气得呵斥:“你什么人,拉拉扯扯的,不像话!放开我姐姐!……”哦?展红英的灵光一闪,随后就盯住那个座位……

  李琦锐谁也不理,把云凤一直拉到他原来的座位上:“张怀英!你起来!”他呵斥的是第二个讽刺云凤的姑娘。

  张怀英怒道:“你!……你有病啊!”他父亲没有自己父亲的官大,她也不喜欢他,怕他什么?

  云凤被李琦锐按到座位上,正好挨着祁东风,李琦锐坐到了外边。

  第一个讽刺云凤的姑娘噌的起身,一把抓住云凤,拽离了座位,她有二十多了,看似比云凤的力气大,是云凤决定快走,没有跟她较劲,云凤要是不想走,她是拽不动的。

  “刘晓雯!你干什么!”李琦锐怒喝道。

  “你管得着吗!”刘晓雯只怕祁东风,才不怕李琦锐呢。

  刘晓雯拉走了云凤,迅速的坐在李琦锐和祁东风中间。

  “你!不可理喻!”李琦锐怒道

  “我就是不许她坐!你敢管?”刘晓雯对李琦锐发威。

  李琦锐忽地起来:“刘晓雯!你疯什么?”

  “你才疯呢,盯上了一个农村丫头,真是掉价!”刘晓雯愤怒的盯着李琦锐,气急眼了管你是谁!她喜欢的是祁东风,怕什么李琦锐?

  让这个丫头坐这儿?她不勾~引祁东风吗?

  就是不能给她机会!

  眼看留不住云凤,李琦锐迅速捉云凤的手。

  云凤狠劲甩掉李琦锐的手,对李琦锐怒目而视:“李琦锐!我跟你很熟吗?”云凤甩袖走人。

  李琦锐的好心,云凤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要迅速掐断他的心思,所以云凤对他不客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