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6章 相送

第16章 相送


  天才壹秒記住『』,。

  “你吼什么?碍你什么事?”章秋华威严的声音响起,呵斥李琦锐:“你粘着人家干什么,你管得着人家定亲吗?”

  “对呀!”展红英依次回过神来:“你!吃着锅里的,想着碗里的!你身边有那么多女的,还垂涎不够!”展红英干脆想出口大骂。

  展宏图也回过神来,脸色变了过来:“云凤!我们走!”

  “对!我们走,躲了这个跟屁虫!”展红英的话不客气。

  李琦锐恼怒这个死丫头,瞪了一眼,连着又瞪了几眼……

  “李琦锐,你快回吧,一厢情愿是不成的,你快打退了这样的念头。”章秋华的言语冷如冰。

  威严的声音让李琦锐像砸了一身冰,他觉得很惧怕这个老太太。

  一个农村老太太怎么这样让人发瘆?

  李琦锐整不明白,到了这个份上,李琦锐也没有办法拉住云凤,掏出了一把钱:“你初来乍到,身上就那一点钱,这个留着你买过冬的衣裳吧!”

  抓住云凤的胳臂,就往手里塞,使劲儿攥了一下子,再使劲儿攥攥,觉得这样钱就是云凤的了。

  云凤要给李琦锐还回去,觉得他不会接,退后了两步,把钱扔给他:“但愿我们不会再遇到,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难缠,钱给你了,我绝对不会要的,你收走吧!”云凤转身就跑。

  展家三口急急的追……

  李琦锐傻眼,呆呆的占着,心情复杂……

  怎么才能打动她的心?

  意志这样坚定,怎么就不像一个小姑娘,沉稳,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性子,就是指的云凤这样的人吧?

  几个人走了一阵,回头看李琦锐还在那里愣着。

  这个李琦锐好像真的动了心,不像在哄骗小姑娘,看他眼里有真诚,章秋华这样想。

  李琦锐蹲下,伸手……没有抓钱,还是怔怔的想事……他觉得自己太逊色云凤的品质,给她钱,就是侮~辱~她的品格,她是钱能打动的人吗?

  真的不是,绝对不是!

  老道的她不会随意对谁倾心吧?

  祁东风不会抢云凤吧?

  展宏图是他的对手!

  这一家三口都虎视眈眈的盯上了云凤,不知他们的亲戚是什么样人?

  李琦锐跟踪起来前边的四个人……

  等到他看到几个人进了那个大院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把肚子吸得冰凉。

  她们是谁的亲戚?李琦锐也不顾得再探究竟,那个大院不是谁随便进的。

  云凤跟祖孙三人进了大院,留云凤吃饭,云凤就站住不往前了:“展奶奶!你们也是初来乍到,跟我一样是投奔亲戚来的,给你们亲戚添麻烦不合适。

  我知道这个地方了,我会把住院费送到这个地方来,不知你们能住多少天?”云凤知道展红英和展宏图是投奔亲戚来的,不能不问,万一要是出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们要是走了呢,钱还不回去,她于心怎忍。

  “云姐姐,我说让你住下,你不肯,我们以后不会住这里,等我去找你吧!”展红英怕云凤没钱,着急还钱,急坏了怎么办?

  “你们几天离开这里?”云凤心里一紧。

  “云凤,不要急,这钱不是我们的,是祁东风留下给你住院的,你多咱有钱,再给祁东风,连着去道谢。”章秋华告诉了云凤是祁东风的钱:“这个你真不用急,等你挣到了钱,再去还。”

  云凤一个劲儿的要还钱,章秋华唯恐她着急,大冷的天儿去干苦大力,感冒才好的人会糟践了身体,她想不要这个钱了,她去还祁东风。

  看云凤的性子也是不行,本想不说是祁东风的,她这样急的还,不说也不行,她找不到祁东风的家,就不着急了。

  云凤一听说是祁东风的钱,不由得五味杂陈,祁东风不像他的母亲,咳!云凤轻叹,祁东风一定是像他的父亲,那个人还是不错的。

  可惜他对家里的事漠不关心,由着朱利娅折腾。

  云凤的心复杂极了……

  展宏图说道:“我给你打听祁东风的住处,等有了钱,我带你去还。”

  云凤不能说她知道祁东风在哪儿住,只有:“嗯!”了声,她得赶紧走,天色已经黑下来。

  “大娘再见!展大哥,红英再见。”云凤伸手要自己的背包。

  展宏图手一挥:“红英,跟祖母进去吧,我去送云凤!”展宏图怕云凤推辞,背起背包就跑。

  云凤和展红英祖孙告别。

  “展大哥,你不要急,你也不知道在哪儿,还得打听呢!”云凤想让展宏图回去,可是也不能太过激,显得自己不通人情。

  “天还没有黑,我自己慢慢打听就会找到了,展大哥,你也累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行,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我这就回去,阿奶和妹妹都会责备我。”展宏图在找借口。

  云凤只有作罢了……

  展宏图的脚步慢了:“把地址给我!”

  “不用啊!我背过来了。”云凤见人就问。

  这时候,下班的人不断,已经看到了二伯家的房子,云凤打听了二伯的姓名,对展宏图说道:“那个房子就是。”

  云凤还是有点儿露陷,希望展宏图不要进去,免得和二伯家接触。

  展宏图就是想进去认认门儿,以后好找云凤。

  “那么一指你就知道是哪家了?”展宏图奇怪,好像来过一样。

  真是聪明透顶……展宏图赞叹。

  “认不对的话,到了近前再问不就得了。”云凤笑道。

  “自己真笨!”展宏图羞赧。

  到近前,正有个出来泼水的妇女,云凤一眼就认出了是邻居刘婶子:“大婶儿,哪个是云家?”云凤懒得提二伯的名字。

  看到了展家三口进的大院是什么地方,云凤虽然前世没有接触过有钱有势的人,估计她们的亲戚也不是很小的干部。

  不想让展宏图知道二伯的名字,怕他粘什么光,二伯是个钻窟窿盗洞都想攀高得利的势力小人,前世被他坑的搭了一条命,怎么能让他得好呢,不去踩他就不错!

  刘婶子指指云家:“这个就是。”这小姑娘是谁呀,刘婶子心里嘀咕:“你是投奔云段长来的?”

  云凤看着刘婶儿笑了,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前世总可怜她,云凤点头:“嗯!谢谢婶子。”

  刘婶子没再说什么,进了自己家院子,这个人就是个不好事的。

  云凤回头看展宏图伸脖子望着二伯家,一笑:“展大哥,天黑了,不好让展大哥进去坐了,恐怕……”云凤没有继续说下去,总之让展宏图知道她为难的意思就行了,不管他怎么理解。

  看到了展宏图亲戚的住处,她也不想跟展宏图近便,她不想攀高,只想脚踏实地的过好这一世。

  嫁人的事让她心灰意冷,她看出展宏图的心思,就得拉远距离。

  还上了钱,送上了谢意,就冷下来吧,她只想好好的挣钱,把家里那一帮弟弟妹妹养几年,他们都大了,包田到户的时候,他们也就不困难了。

  不管前世他们对她怎么样,这是父母养育了她一回应该尽的义务。

  展宏图不是脸皮厚的,云凤这样说,他没有往心里去。

  确实他也不愿意见生人:“你进去看看,我就走。”展宏图的意思是怕云凤进错了人家。

  云凤进门回头望,展宏图还没有走,云凤扔下背包,跑回来,对展宏图说:“展大哥,我找对了,你放心好了。”云凤到嘴边的让他走没有好意思说出来,人家送她到家,不说让人进去坐坐喝杯茶,明明白白的撵人家,让人觉得不尽人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