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7章 到了亲戚家

第17章 到了亲戚家


  天才壹秒記住『』,。

  二伯云世济家的院子里很静,里外是灯火通明,小院儿不算长,六间土坯的小房,对这个小院她最熟悉,前世在这个小院住了几年。

  鹤市的房子现在大部分都是土草结构的尖顶房。

  厨房都在后面,前边是住人的屋子,因为东北太冷,这样就保暖很多,厨房和屋子的隔墙是火墙,起到了后世暖气的作用。

  这个时期的工人没有几个能分到砖瓦结构的公房,那些土草房还是五几年公家盖的,卖给了到这里工作的人家。

  二伯母雷秀英以前总是两头跑,在家里分着粮食,在鹤市还有户口,困难时期,两头得粮食,布票、棉花,两头受益。

  云世济那时候在派出所上班,因为贪污受贿两头取巧,被开除了。

  以后就在八井露天上班,送礼拍马的当了露天的一个小段长。

  这个小院就是临近露天坑,二伯自己家盖的。

  云凤的脚步声惊动了屋里的人,冲出来的是云世济的三儿子叫云青的:“你谁呀?悄悄的进人家院儿,不怕人家一棒子拸死你!”

  这小子说话真冲……长大了可是个奸猾透顶的,随了云世济个贴。

  屋里的人全部跑出来:“云凤!”

  招呼云凤的是云世济的大女儿云环,今年有二十三岁。

  云凤淡淡的一笑:“二伯、二妈、大姐姐大哥哥、二哥哥。”打了招呼,云凤就没有下言。

  “云凤!你怎么没有来封信,好去接你。”大姐姐是这家人里最厚道的,可是就她没有好下场,都是云世济两口子撮出来的,大姐姐是个软弱的性子。

  “没有,怕你们麻烦,打听着就找来了。”对这个大姐姐云凤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云凤啊!快进来吧。”云世济总是一个笑面眼睛眯缝,看着像一个善良厚道好脾气,待人很温和。

  说话都是先笑,眯起的眼像跟你多亲多近。

  雷秀英催道:“快进去,冻得慌。”语气很不耐烦。雷秀英个子低矮,圆方脸儿,不苟言笑,好生憋鼓气。

  生性孤僻,表面不显,内里可是狠的邪乎。

  可是对自己的孩子却是千娇百宠……

  她的孩子在院里冻着了,她的语气也就很是不乐意,虽然声音不高,却是蕴满了不满。

  云凤暗哼,最知道她的毛病,站着没动。

  那么娇贵孩子,跑东北来干什么?怎么不往海南岛跑?

  还没到正冷的天,可真是娇气。

  云世济是奔他表小姨子来的,小姨夫子在这里下井,小姨子来了,他就追来了。

  他跟小姨子有一腿,多少年之后云凤才知道。

  大哥哥云峥接了云凤的背包。

  云环拉了云凤进屋:“云凤,坐下吃饭吧!”这一世她不会再吃他们涮下巴颏子的残羹剩汤,饿一顿没什么,要有自己的尊严。

  “大姐姐,我在车上吃过了,没有胃口。”云凤说道:“我的胃不好,不能吃凉饭。”先给他们提个醒儿。

  云凤看到雷秀英脸色沉了……

  气着她,云凤才乐,她好憋气,她喜欢算计,就让她算计,让她憋气最好。

  知道她的本性,云凤再不是前世那个愿意人算计的傻子。

  云凤跟他们没有什么好说的,说了几句话,云凤就要去休息“二伯,我很累,想去歇着。”云凤抬腿就走,奔前世她和云霞住的屋子。

  雷秀英看云凤的眼神怪异,到了她家就自来熟了?好像知道她给她安排了住处似的。

  云环追出拉住云凤往自己的屋里走。

  云环是个很念旧的性子,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和家乡的熟人,她都想知道她们怎么样?

  拉着云凤问这问那,看她的样子还是和前世一样。

  云环比她大了七岁,她的玩伴云凤不太熟,也是只能说个大概。

  云环前年还随着雷秀英回老家一个月,就是住在云凤家。

  雷秀英回家分了粮食和棉花,带着大女儿和小女儿去逛京城。

  云凤的姑姑家在京城,那里有处落脚。

  看雷秀英那样娇惯小女儿,给小女儿花钱如流水,以前以为挣钱的工人都那么有钱,以后才知道她进钱的渠道那么多。

  连户口都是两头有。

  云环这人会记好儿,她回去的时候云凤对她不错,她就跟云凤亲近。

  云峥也过来和云凤说话儿,他和云凤的父亲亲近,对云凤就近乎。

  前些年雷秀英来东北长住,把云峥和云环姐弟留在家里驻守,就是为的两头得粮食,云峥不知怎么惹了邻居刘家的人,被刘家老二打了,找大伯和三叔哭诉,没人理他的委屈。

  他的父母不在家,谁会因为一个孩子得罪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会被人报复祸害,哪能会为他出气。

  跟云凤的父亲哭诉,云凤的父亲云世远脾气暴,对这个邻居的刘二很厌恶,云世远也是个好动手的粗暴脾气,就把刘二暴揍一顿,打得他求饶,从此再也不敢欺负云峥。

  云峥是记住了这个好儿,对这个四叔一家就另眼相待。

  可是云凤家的自留地的庄稼就被人铲了半亩的青苗,云世远没有忍下这口气,报了公社,公社解决不了,就报了公安局。

  根据脚印找到了邻居那个人,就是他铲的。

  云世远不是窝囊老实的人,要是一般人就是白吃了这个亏。

  得罪邻居是最吃亏的事,云世远不是个怕事的。

  这样的事,云凤记得很清,虽然过了几十年,她还是没有忘。

  云凤知道云峥是个暴躁能惹事的,那个邻居的刘二也不是个好东西,是欺软怕硬,心黑手狠的货色。

  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是他也不应该把云峥往死里打,云世远也是往死里打他,这个就两抵,法院判案公正,毁青苗是大罪,抓不到算白捡,民不举官不究。

  抓到了,就不能放过!

  判他拘留半月,赔偿经济损失。

  跟这俩人在一起云凤还是有话说的。

  云世济家点灯也不花钱,这近处的人家,都是接的露天的电。

  大灯泡子最小的是一百的,院子点了二百的,屋子不大,云凤都感到快晃花了眼,灯泡子也不花钱,都是云世济从露天矿拿回来的,电线也是矿上的。

  家里用的东西几乎都是矿上的。

  云世济把坑长贿赂的心满意足,这个时期就是送烟,请吃。

  一家人穿的衣服都是矿上的作业服。

  云世济家的钱都省下了。

  说了一阵子话,雷秀英就过来吩咐:“都早点儿睡吧,云凤明天就跟汽车装煤。”

  云峥起身走,云凤被安置和雷秀英的二女儿云霞一个屋子。

  大姐姐要求:“让云凤跟我一起吧!”

  “不用,你们不能继续说,云凤还得起早呢!”雷秀英脸色烟沉,她这人本来面皮就黑,心里一气,脸子更乌。

  云环不吱声了……

  云凤没有说什么,她也不会长篇大论的唠嗑,才感冒的身体还虚,装煤车,前世她干过,特别的累。

  觉睡少了更不行。

  云霞今年十六岁,脾气随了雷秀英,对人的脸子倒有云世济的一点点,会笑一下儿,还是比雷秀英的脸子温和了一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