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8章 装火车

第18章 装火车


  天才壹秒記住『』,。

  云霞正在鼓捣她的包袱,云凤看了一眼,一包袱衣裳。

  这个小心眼的人,就是怕她偷她的衣裳,在数数呢。

  这个脾气跟二伯母一点儿不差。

  见云凤进来,她也没有主动打招呼,从见着云凤还没有跟云凤说一句话。

  她就这个孬脾气,云凤不在乎:“小霞!”云凤没有二话,就算跟她招呼了。

  她们的家乡的土语管二伯母叫二妈,二伯就叫二大伯。

  云家哥五个,云凤的父亲是老四,云凤管父亲上头的三个嫂子都叫大妈、二妈、三妈。

  “你怎么过这儿来了?”这是云霞的第一句话,脸上写满了不乐意。

  “二妈让我住这儿。”云世济排行二,云凤管云世济的媳妇雷秀英叫二妈。

  没等云霞赶云凤,大姐姐就进来,拉了云凤就走,给云凤使个眼色。

  云凤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进了大姐姐的屋子,被子已经铺好了,下边还有褥子,云凤十六岁前没有铺过褥子。

  夏天睡炕席,冬天铺草口袋。

  旧布缝的口袋,里头装麦花桔,没有柴禾烧炕,铺草口袋不冰人。

  云凤在家都是和两个妹妹挤在一个大草口袋上头睡。

  这里的炕热的烫手,烧煤不花钱,大哥哥大姐姐能干,这里就十几家人住,下坡就是铁道,这里全是煤场。

  火车就是来装这里煤场的煤。

  看煤的都是熟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请吃一顿饭,买盒烟就装看不着。

  云环离婚了,住在娘家,就在这里装煤车挣钱。

  云峥是井下工人,有癫痫病,总开诊断不用上班,也在这里装煤车挣钱。

  能装煤车就能上班,下井危险,云世济会算计,给开诊断的大夫送礼,就让云峥长期歇病假,挣着矿上的钱,还挣着煤场的钱。

  这俩人都是不错的人,云环就是想和云凤说话儿,二人还是说了一阵儿,云凤困着了,话声才断了。

  一大早的,雷秀英就把云凤赶起来:“汽车快到了,西院的刘婶儿,东院儿的张婶儿都去装车,有伴儿!”

  这事儿和前世一样,前世就是她一来雷秀英就让她装汽车,装煤车特别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是没有那样的体力的。

  云凤经过了一世,可是知道雷秀英就是算计她来替她干活儿挣钱的。

  前世她装了七天汽车,挣了二百块钱,雷秀英一分钱也没有给她,七天后,就不让她装了,让她到露天上班,下班替她装火车。

  以后她才明白,雷秀英让她来的原因,一个是替她装火车,一个是要拿她换利益。

  这不,这一世照旧,云凤装了七天汽车,就被云世济送到露天上班。【W wW.Ai Qu Xs.coM】第二天云凤下午班,到后半夜一点才回家,洗了手脸就睡下,早晨四点就叫云凤起来去替她装火车。

  雷秀英说云峥是替她装火车,云峥一累就犯病,没有人替换云峥是不行的。

  说云霞没有体力,干不了这样的活计,啥也不干,身子还痒呛的天天病着。

  前世云凤没有往心里去过滤她的话,也是在家干惯了体力,就天天的下露天,再加装火车,从早晨到下午两点上班,从两点再到夜里十二点以后,这样连轴转,连续多少年。

  给她吃的菜没有一点儿油星,感冒了也照样干。

  雷秀英说她的孩子个个体质不好,干不了体力,成天拿话点云凤,说她的体质太好,熬点夜也不算什么。

  下露天挣的钱倒是没有让雷秀英开走,云世远跑来东北取钱,五个月的工资一把都让云世远拿走了。

  这一世她的行为照旧……

  云凤可不想被她愚弄了。

  云凤顺顺当当的去装汽车,她需要这笔钱。

  还是住了一回院,输了几天青霉素,云凤的感冒根儿轻了不少。

  云凤没有打过针输过液,没有抗药性,药的效果自然就好。

  七天坚持下来,云凤决定要有自己的家,怎么能还像前世一样让雷秀英把二百块钱开走。

  雷秀英天天催她装火车,云凤明白这个钱她是一分也得不到,把那二百弄到手,自己的住处就有了着落。

  云凤不想像前世一样在露天坑一干就是几年,累坏了筋骨。

  不能说不替她装,装了三天,就从跳板上掉下来了,这是云凤使的心眼儿。

  云凤瞅准了没人注意,先把挑煤的挑子扔下来,身子赚足了巧劲,顺利的跳下去。

  云凤躺地上:“哎呦!哎呦!”的叫,一起干活的人吓了一跳,顿时惊呼:“摔坏了没有?”几个人扔下挑子来看云凤摔伤没有。

  云凤哭嚎乱叫,鼻涕一把泪一把。

  “哪疼啊!”一起装车的人都不错,都是关心的问。

  云凤说:“好几处疼,腰扭了,腿摔疼了,胳臂肘子也疼。”有人进云家喊雷秀英,雷秀英烟着一个脸走来。

  她也着急,摔坏了,还得白养她,也不能替自己干活儿,真是晦气,怎么这样笨蛋!

  “起来!起来!”雷秀英喊:“看看能不能走?”雷秀英沮丧的声音放高。

  “二妈呀!疼死了!”云凤哭喊:“残废了啊!这可怎么办啊!”呜呜呜!云凤哭个不停。

  雷秀英也不好当人发作,她也是个暗使劲儿的性子,自然板的住发脾气。

  二伯带了云环去相对象了,家里只有云峥和雷秀英,云峥跑了出来:“摔着了?”

  云凤在地上躺着,挑子在地上,云峥一看就知道云凤摔了。

  “怎么就掉下来了?”雷秀英问,环视装车的人。

  “头晕腿软,就掉下来了。”云凤有气无力的答。

  “别问这个了。”云峥拦着母亲不让她多问:“云凤能不能走,我架着你走行不行?”云峥问。

  “好疼啊!起不来!”云凤继续哭。

  “胡婶子帮帮忙,抬我妹妹进屋去。”胡婶子个大有劲,痛快的答应一声,就和云峥抬了云凤走。

  云凤一路叫疼,放到炕上还是哭。

  胡婶子说道:“这孩子缺营养啊!看多瘦!”

  被雷秀英黑她一眼:狗拿耗子!胡婶子却没有发现。

  云凤装了七天火汽车,那可真是大苦力,饭不好,窝窝头儿,没有一点儿油水,七天,人就瘦了一大圈儿。

  雷秀英可不舍得钱带云凤去医院看看。

  云凤摔这一下儿,就是不想像前世一样下露天坑一干就是多少年,把自己熬的油尽灯枯。

  只是想把二百块钱弄到手,自己就可以独立生活,有好身体她吃饭不发愁,就是没有住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