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9章 摔伤

第19章 摔伤


  这个钱,云凤是务必要拿到手!

  云凤躺炕上装死,雷秀英气得咬牙,再咬牙,这个废物!一点儿借不上力!

  怎么办?还得自己的儿子装火车,她真是心疼啊!疼死了!

  儿子还没媳妇呢,累坏了接连的犯病,怎么能找到媳妇,癫痫病已经出了名,孩子们的户口还没有落上,怎么办呢?

  二伯算计的太精了,本来她们娘几个的户口在五八年就落在了鹤市,缺粮食的时期,她们娘几在城市领一份儿,在老家生产队还领一份儿。

  因为云世济道德败坏,贪污受贿,被公安查处开除,去老家调查过他,知道了雷秀英母子得了两份公粮的时候,把她们母子的城市户口取消了。

  云世济不在公安了,户口这几年也紧起来,几个人的户口始终没有机会再重新落到鹤市。

  儿女都大了,谈婚论嫁没城市户口就不能找到鹤市的对象,这个是雷秀英最恼火的事情。

  前世,十年后她们母子的户口才落上,还是用云凤换的。

  云凤想到这些事,恨得牙痒。

  雷秀英气得肝疼,这个死丫头怎么才十六,要是二十多好,把她立即找一个有用人家的傻子嫁了,换回她们母子的户口,她的儿女的婚姻不就有了好归宿!

  云凤不时的呼疼,气着雷秀英。

  看望云凤的人一走,雷秀英赶紧躲了云凤,听着她叫就生气,这是给她上眼药。

  看那个瘦猴子样儿,好像是她苛待她似的。

  雷秀英很胖,吃饭是咬牙切齿,干活是偷奸取巧。

  她把替云峥装车挣钱,说成是替她,把让云凤装火车说成是替她装,这样就觉得有理了,她得做一大家子人的饭。

  累得腰酸腿疼的,她还冤得要命。

  认为云凤就是白吃她的饭。

  云凤可不想做那个大傻子了……

  云世济和云环回来,过来看云凤,二伯的脸子这刻可是没有一点笑容,大长脸,拉的够长,是云环的对象没有相成?还是看她摔了不能给他家装火车挣钱?

  总之是得有原因……云凤不理会云世济的脸子:“二伯,大姐姐”

  叫二伯的声音有气无力,叫大姐姐的声音就是喜悦的

  大姐姐问一声:“云凤,有事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也省得担心!”

  云凤没有回答,她不想去医院,她没有摔坏,只是跟云世济两口子周旋而已,就是真的摔坏,这俩口子也不会送她进医院。

  她没有钱,让他们出钱,他们怎么会干?

  云世济的眉头皱起来……

  云凤见了心里痛快……

  他生气,她才高兴呢……

  “摔的很重?”云世济苦脸问道,他可不会说去医院看看。

  以为她是个有用的东西,原来是个得不了利的,简直是个账户。

  云世济心里盘算着……

  “疼死了!”云凤不说轻重,只是叫疼。

  “那就歇两天吧,年轻人筋骨柔软,恢复得快,不用害怕,很快就好了。”听云世济这话,不会放弃让她装火车。

  “哎呦!哎呦!……”云凤抹了把眼泪,继续接着抹,她要想哭,眼泪有的是,想到前世她的苦难,是流不尽的泪。

  看云凤哭的鼻涕泪的,云世济不耐烦,忍住了出口的呵斥,还得用这个丫头呢,让她看出来什么,她怎么会再听话被利用呢。

  “疼这样,怎么办?”大姐姐看着云世济,征求云世济的意见,她一个离婚回家的姑娘,性子还软弱,没有什么主见,都是听父母的安排,不然她也不能离婚。

  在这个家她做不了主。

  云世济就当云环是自言自语了,根本没理云环那个茬儿。

  云世济装傻走人。

  云环悻悻:“云凤,你歇着吧,一会儿再来看你。”

  云环进了父母的房间,云世济两口子正在议论云凤,当然就是恨得不行了。

  “爸、妈、是不是得上医院给她看看,咱们叫她来的,要是落了残疾四叔和四婶一定记恨咱们。”云环忐忑说道,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云峥也进来:“对啊!爸,姐姐说的对,四叔可是不好惹,就打那个刘二,比刘二还狠,要是云凤落了毛病,我四叔就敢揍你!”

  云世济的脸子一下子就拉长了:“说的都是屁话,是我让她摔的?自己笨蛋,怨天怨地有用吗?他敢打我?吓死他!他怕我着呢!”

  雷秀英的脸子一个劲儿的黑,雷秀英想起一件事。

  她在老家的时候养着一帮鸡,她放鸡吃云世远的菜园子,云世远的脾气暴,把她的鸡抓住一只揪扒的稀烂,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敢撒鸡吃云世远的菜。

  鸡那个时候就是她的命根子,云世远就算欠她一条命,雷秀英恨透了云世远!

  雷秀英咬牙,再咬牙,咬得后槽牙吱吱的响,一命要一命抵,就拿他的女儿抵她的老母鸡的命!

  现在云凤就是死掉,她正好报了仇,给她进医院,没门!

  雷秀英这样想,越是乌云压脸。

  云世济狠狠的瞪儿子:“你别以为他打了刘二,你就一辈子欠他的恩情,他护你是应该的,他小的时候我尽护着他了,他还没有还债?”

  云峥不再说话……也不知是被云世济说服了,还是词穷了?

  云环试探的说:“她要是落下毛病怎么办?”

  云世济呵斥云环:“你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自己的事都解决不了!”

  “你们不逼我离婚,我能到这份上?”云环因为离婚的事很恨云世济夫妻,她虽然软弱,谈到她的婚姻,她还是会表达对父母的不满。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云世济也是心虚,没有再对云环呵斥,云环立即出了父母的屋子。

  然后回了自己的屋:“云凤,你慢慢养着,不用上火,钱不是一天挣的,有的是挣钱的机会!”

  是啊!露天的工作因为她装摔也不能干了,云环是劝她这件事。

  她的父母什么样,云环当然明白,装火车的钱不会给云凤,就是取巧让云凤来替云峥装火车,让云凤来是许愿给四叔家里挣钱的,四叔得不到钱,也不会让云凤在这里待着。

  不让云凤挣点钱也不行。

  云凤又抹了一把眼泪。

  云环心里叹息,连自己的女儿都算计,何况是侄女呢?

  云凤连着躺了三天,吃了三天窝头,咸菜、白水。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