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7章 掏钱难 (2)

第27章 掏钱难 (2)


  对!先把这几个人拉到手,几顿饭也就买住了,几天的破朋友,有什么真心,人与人之间还不就是互相利用,利益共存。

  好歹自己的丈夫还是个官儿呢,云凤一个庄稼丫头,家里穷得精光,李琦锐那样的不会要她,连那个姓展的也不会要她。

  等他们的心向自己家的时候,谁还会搭理她,到时候狠狠地卡擦她,让她穷死!跟他们家作妖,有她倒霉的时候。

  自己的钱,得千倍万倍的捞回来!

  云世济不想让几个人知道他赖云凤钱的事,可是云凤没有给他留面子,当人抖出来。

  云世济生气也遮掩不了。

  李琦锐给云凤钱,云霞还要伸手,想接李琦锐的钱:“李哥哥,给我吧,我保证让云凤姐姐收下”李琦锐眼一斜把云霞的手瞪了回去。

  “好了,李侄子,云凤看病的钱我早就给她准备好了。”还是得给几个人留下好印象,这个丫头一个劲儿的破坏,自己得赶紧挽回。

  雷秀英一把掏出五十块:“我们哪是不给钱,是云凤皮实还小气不去医院,也是伤的不重,看看她不是活蹦乱跳的嘛!”雷秀英把钱往云凤手里一塞,李琦锐的钱,就是她女儿的钱,别让李琦锐出,她还当了好人。

  也不能让李琦锐出,得拍着人家办事,云凤的钱她不掏,会让李琦锐反感。

  掂量半天,还是出点血才对,挽回一局才是正事儿。

  云凤数钱,一共五十:“这些都不够我还住院的钱。”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财黑到这种程度也够奇葩了。

  “把云姐姐挣的钱都给她!”展红英很愤怒,语气严厉的像刀剑戳人。

  “把着云凤的钱不给!还成了你家的钱?你倒好心!是你施舍的吗?”展宏图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怒目对上雷秀英,眼里闪着寒光。

  “云凤既然有自己挣的钱,就赶紧给她!她不接受别人的馈赠,只想花自己的钱!不用转弯子绕来绕去,绕了半天还是你们的钱?”李琦锐对雷秀英的作风实在是恶心,太财黑了,手里的钱就是为了拍马屁用,你用自己的钱可以,搜刮一个小姑娘的钱为自己谋利益,这人得有多自私!

  云世济看出来云凤的钱不到手,这几个人是不会甘心的,他们对云凤好像是真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们都极是向着云凤。

  跟云凤整的太僵,恐怕对自己的谋划不利,先把这几个人稳住,再算计这个丫头。

  听出来她在路上住院是真的,一定是借这几个人的钱,云凤不还钱,他们不会死心,给云凤钱,就是给他们钱。

  这个钱不给不行!云世济很快算过来账。

  “家里还有多少钱?你全拿来,有多少给云凤多少,不够了开支再给她。”云世济吩咐雷秀英,雷秀英的脸极其的难看,到了这份上,她也只有出血了。

  雷秀英愤怒的往外走,云霞赶紧追过去。

  “妈!她吃了咱们半个月了,还有路费呢,都得扣下。”云霞急急的说道。

  “说的对!你不提醒我也得扣下!”雷秀英咬牙道。

  “给你!”雷秀英啪的把钱摔到炕上。

  云凤捡过来一数:“只有一百三十块钱。”

  雷秀英说道:“我们家缺的就是钱,你不出饭伙,我用啥给你做饭吃?”

  “你给我吃的饭半个月就扣七十五块?”云凤说道:“一天六个窝头,只有一斤粮吧,水煮土豆片子一天半斤,只有一分钱,就算一斤粮票三毛钱,一斤苞米面九分钱,一天四毛钱,半个月合计六块钱,你就扣七十五块?”

  云凤算的账让雷秀英傻眼,她怎么知道价钱,这几个人谁会知道呢?一定都不知道,这是云凤问了邻居吧?

  “粮票七毛一斤,还要花钱买粮,还有给你们家寄的二十块钱路费,还有改善生活的钱,七十只少不多。”雷秀英掰手算账。

  云凤冷笑了:“半个月你给我改善生活的饭吃了吗?就今晚吃了你们两片儿肥肉,瘦的都让你们家人抢光了。”

  云凤哼一声:“吃你们半个月的饭!你就心疼!你们娘仨住我们家吃一个月,你就忘了?二哥回去旅游住我们家一个多月,我二伯前年回家住我们一个月他喝西北风了吗?我们家给你们吃的是什么饭,你给我吃的是什么饭?”

  大家都默默的听着,雷秀英急眼:“你二伯在家是怎么照顾你们家的?吃你两顿饭还疼得慌?”

  “二伯怎么照顾我们,我是一点儿不知道,我爸可是因为给云峥出气,被人报复,青苗被人铲了半亩,到底谁照顾谁了?”说这样的假话,真的她都没捯后账,编瞎话找理由,真是不要脸。

  自己要是不缺钱,真是不想跟她丢人现眼,可是这样的人不能惯,不能让她得便宜卖乖。

  “是你爸脾气不好,谁让他打人了!”雷秀英无理搅八分。

  雷秀英想到云世远擗她~鸡~的事,不由得恨意冲天:“你爸连鸡都擗,他谁不得罪?不定是谁铲的,就给刘二赖上了让人家陪,你爸还是占了便宜,要不你们的地能打那么多粮食,你们亏吗?”

  不讲理!也没有这样不讲理的!看她的眼神都是怪异的。

  为她的孩子打抱不平还被她拍了一身不是。

  云世远擗雷秀英的~鸡,云凤是知道的,撒~鸡吃人家的菜怎么就不算了?

  她要不是屡教不改的撒~鸡害扒人,云世远怎么能跟一只鸡过不去,实在是气急眼了。

  一大家子都等着吃那点儿菜,她天天撒~鸡~祸害,不给她点儿教训,她怎么会收敛。

  说点子废话有什么用?云凤不想跟她推车玩儿,让人看了多笑话?

  “说点子乱七八糟的没用,我爸擗你鸡的事儿,你应该最明白为什么。

  揣着明白装糊涂以为都是别人错。

  我吃你们的饭,你们吃我们的饭,已经都吃完了,这个账一算你就得掏钱给我们,你想算你就算,我也不怕收入钱。

  你说二十块钱的路费,我就替我父母还。我给你背的烟叶那是二十斤,是我爸准备卖钱过日子的,我们家没有一个挣钱的,更缺钱,二十斤烟叶在这里可以卖一百块,把烟叶给我,我会卖了替家里还你二十块钱。”

  云世济一下子急眼了:“那是我弟弟给我的,关你什么事?”

  “你给你弟弟的钱,关我什么事?”云凤问的云世济一怔。

  “那是给你寄的车票钱。”雷秀英急不可耐的想把云凤问住。

  “那好!烟叶是我背来的,我要背走!”云凤一句不让,这辈子才知道他们这样不讲理,就好好地收拾他们,他们不怕丢人现眼,自己就不要怕了。

  几个听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云世济想的是扣了云凤的钱,就拿这个钱送礼,办事不送礼不行,管几个人怎么看,给他们家送了礼,就会向着他的。

  怕云凤什么?用怕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