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29章 请客的饭

第29章 请客的饭


  李琦锐被云峥云青拉回去,云世济和二儿子云敏就追展宏图,这三个人一个也不能走,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展红英挣脱不了云家二姐妹的手。

  云凤也不在乎云世济搭上什么人了,他既然这样舍得,就吃他好了,想办什么事,不是花钱就能办的。

  印象和情分儿才是第一的。

  “二伯这样有诚意,红英,你们好像走不了,那就留下吃饭吧,不然二伯怎么睡得着?”云凤讽刺着,心里冷哼,让他白拍马屁,花多少钱也不能办成事,才是自己痛快的。

  兄妹二人还是被拉回来了。

  回了云凤的住处等吃饭。

  李琦锐也进了云凤的住处,吃就吃吧,吃顿饭也不会是贪污受贿,他也不是什么官儿。

  “云凤姐过来帮忙吧!”云霞为了看一眼李琦锐,找了说辞进来。

  “我帮忙?我腿疼!我也不会做饭!”云凤把她堵回去,她记住了雷秀英那句话。

  云霞哼一声,讪讪的走了。

  展红英就和云凤说话儿。

  展宏图和李琦锐就看着云凤,异口同声的说出来:“云凤真瘦!”

  怎么能不瘦呢?大体力,没油水儿,云凤心道。

  展红英说道:“我给云姐姐找一个房子,不花钱的,明天就搬过去吧。”

  云凤可不想欠谁的人情,她这个人前世后世都抱着一个宗旨,不借别人的钱,不欠人家的情。

  白住别人的房子,她的心怎么会落忍。

  不抵自己花钱租房子。

  这时候的人三两块钱也是好的,白住就是搭不完的人情,租房子一个月三五块钱,你就是搭十块钱的人情,还是总欠人家的人情。

  自己可不是捡了便宜就脸儿一摩挲的就算白捡的那种人。

  不要钱的事更难办。

  自己经过了后世租房子上打租的时代,不先要钱,有的人住了房子就不给房租。

  自己没有那样的厚脸皮……

  “我就在沟子北租一个房子住吧,白住人家的心不忍,我很快就会买上房子。”云凤婉拒展红英的好心。

  “沟子北离着很远吧,我们见面不容易。”展红英不知道沟子北在哪里。

  “一点儿都不远,下了那个大坡就是,想见面还不容易吗?”云凤给展红英解释着说。

  “你现在缺钱,省点是点儿的。”展红英说道。

  “该省的省,不该省的也得花。”云凤也不会什么花言巧语,没有天花乱坠的天分,实话实说。

  云凤坚持这样,展红英只好不坚持了,云姐姐是独立的性格。

  李琦锐叹息一声:“云凤,你可不像十六岁的小姑娘,怎么这样成竹在胸?章程这样大呢?”云凤的独立性太强,一点儿不想依附别人,一个小姑娘想挑家过日子,这得多坚强的性格。

  云凤听了李琦锐的话,一点儿没有惊慌,章程大的人多了,这时候的人可不信神鬼,连网络还没有的时代,重生还魂的小说还没有上市,神鬼之论在这个时期是最被人排斥的。

  她也不怕谁怀疑什么。

  云凤一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几岁就到生产队挣工分儿,哪家的老大都是苦出来的,已经练出了自立的胆子。”确实是那么回事,云凤前世也不是没有自立的胆子,在外边十来年挣钱供家里,一点儿都没有退却过。

  她只是面蔼,心善。自己不会说假话,就没有想过别人会说假话,所以才被骗被坑,自立这方面她是最坚强的。

  雷秀英摆了一桌子,没有去采购,家里的东西就能做出这一大桌子菜,说她家穷,谁信。

  桌上有鱼有肉,炸带鱼段儿,炸花生米,土豆丝炒肉,白菜炒肉,大萝卜炖牛肉。

  猪肝和香肠,还有一个红烧肉,就是这些样儿,一样有两盘三盘的,还有一只烧鸡。

  大晚上的,食品早就关门,现在也没有自由市场,可没有处去現抓。

  这家人的生活真是太好了,藏着好东西呢。

  不是眼见,还看不透这家人,前世,云凤可没有看见他们吃过这么丰盛。

  人家吃好饭也不会让她看见,总之她可没有吃过她家的好饭菜。

  那么多年天天就是发糕窝头,虽然是供应粮,高价大米也是能买到的,五毛钱一斤大米,平常没给她一个粒儿吃过,过年她就会回老家。

  拍马屁是真舍得啊!

  这一定是准备请官吃的。

  在这个时期,谁家也不舍得吃这么一桌子菜,请客也没有这样舍得的,他倒要得多大的利益啊!

  他们一家子可都上了桌,云霞挨着李琦锐云霞的另一边,云世济按下了展宏图。

  几个都是云凤的朋友,也没法儿不给云凤吃这顿饭,不让云凤吃,展红英会吃吗。

  云世济还得云凤留住展红英,云凤那些讽刺他的话,倒是留住了展红英兄妹。

  云世济气恼也是没有咒念。

  雷秀英早就嘱咐了云霞云萍好好跟几个人打近步,云霞一个劲的给展宏图和李琦锐挟菜。

  云萍挤到展红英和云凤中间,把展红英和云凤隔开,给展红英一个劲儿的挟菜,就是不给云凤挟一块。

  云世济喝酒就是二锅头,二锅头在这个时期算好酒,酒早就烫好了,给展宏图和李琦锐满上。

  云峥有病不敢喝酒,云敏和云青会喝酒,平常只有云世济一个人喝,过年过节的哥俩也喝,今天就是专门陪李琦锐和展宏图的。

  展宏图无奈的坐着,他不会喝酒,一个农村的孩子,才十七,怎么会喝酒?

  让了李琦锐,再让展宏图,展宏图只有摇头。

  李琦锐的年龄也不大,才参加工作半年,这个时期的交际也少,他会喝一点点,可是没有酒瘾。

  那杯酒就在李琦锐面前摆着,云世济一让他,他才沾一点点。

  “吃菜!吃菜!不喝酒就多吃菜!”云世济让了这个就让那个,就是不让云凤。

  云凤也不用他虚心假意的让,越不让她,她吃的越欢。

  云世济这些年回了好几趟老家,哪回云凤的母亲都是请他吃几次好饭,前几年回家就住在云凤家里,云凤的父亲借钱也给他打酒喝,只要庄里来卖~肉的,母亲都会买点儿给他吃。

  他一定认为他是哥哥,应该吃弟弟的。

  吃他几顿饭,让他们算计的什么样儿,云凤想想也是生气。

  云世济,你算个人吗?二伯母是外人,对云凤不好是正常的,云世济可是云世远的亲哥哥,就这样对待自己的亲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