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32章 买房

第32章 买房


  刨岩石和装岩石是最累的,一百多斤一个人搬,二百多斤的二人抬。

  排土车一排接一排,一个班只有吃饭的二十分钟是闲时候。

  她的身体再好,也是很累,到了雷秀英的家最少得装半天火车,连轴转了那么多年,不伤身体才怪,吃的饭再没有营养,她的身体就彻底的完了,骨伤腰疼,体虚样样都有。

  她不会再被人左右了

  云环已经收拾完,心里也是憋屈,对云凤也有了意见。云凤在家里的勤快她是看见的,比她还勤快。

  到了这里怎么就不干了呢,一副仇人的样子。

  云凤的感觉灵敏着呢,云环的淡淡让她猜到了什么。

  她不欠任何人的,管他们怎么想,自己活自己的,勤快的给他们干,更不会放她离开。

  前世她是没章程,可是她也干得太累了,也想离开云世济的家,雷秀英不许她走。

  她不想来了,父母总是哭嚎,说家里穷,她不去挣钱家里就活不了了。

  她心软的像傻子就听父母和云世济夫妻的摆布。

  想起往事,云凤的心硬起来。

  云凤的债还了,心里的负担没有了,睡了一宿安稳觉。

  还了一百一十元的债,云凤手里还有九十块钱,清早,云凤就起来了,收拾完。

  跟云环说:“大姐姐,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儿。”

  云环说道:“还是去检查一下儿好,有伤就治治,省得以后落毛病。”

  云凤决定从现在起不吃云世济家的饭,饭店的馒头五分钱一个二两粮票。

  前世她的钱包被偷了,她一分钱没有,雷秀英还喝问她,让她掏出剩下的钱,她说丢了,雷秀英不信,说她心眼子猴。

  知道雷秀英的德行,要是看到她的钱包,雷秀英就会要走。

  她对这个家很熟,进院就把钱包藏了起来。

  里边有粮票,她可以买馒头吃,买一碗菜才两毛钱,她才不会花三块多钱吃雷秀英的两顿饭,算计起来,一个月得扣她俩月工资。

  露天坑那样累,一个月才挣五十块钱。

  要是吃她的饭,干一个月还得搭一个月。

  她真是说的出口,一点儿脸都不要。

  云凤是去找房子,在露天上了三天班,她认识了一大帮干活的阿姨和xiǎo jiě妹。

  一个最热情的就是李姨,她和女儿两人都在露天上班,云凤让她帮忙买房子,云凤知道挣了二百块钱,是可以买到房子的。

  前世她没有要这个钱,没有看出云世济两口子这样财黑,还好得了展红英几个人的助力,要不,云世济两口子绝不会给她这个钱。

  如果九十块钱能买一个一间的小房,她就买了先住着,买不上的话就租住。

  云凤知道李姨是下午班,留心要了她的地址,她家就在沟子北,云凤在饭店买了一个馒头,没有买菜。

  边走边吃,很快就到了李姨家,东北的天亮的早,李姨一家已经起来。

  她咚咚的敲门,立即跑出一个姑娘,隔着栅栏看得清,就是李姨的女儿刘兰云:“啊!是云凤啊!怎么这样早,你怎么没上班?问云段长,他不告诉,我想去找你呢。”

  云凤看她的亲热劲儿,心里一暖:“我摔了一下儿,躺了好几天。”

  “真是的,要不这样瘦了,比前几天还瘦!”刘兰云表情很疼得慌。

  “是瘦了点儿。”云凤只有这样说。

  是事实

  “云段长家的生活不错,怎么歇着也这样瘦?”刘兰云感叹道:“你是不是吃啥都不会胖的人,我真羡慕你,我吃好的就胖,真没招儿!”

  刘家的生活很好,她父亲是中学教导主任,姐姐也是教师,她在待岗,就和母亲一起下露天,两人一个月一百多,还舍得吃。

  哥哥结婚有公房,不用攒多少钱。

  东北比关里的物资丰富,随便得多,大米白面都能买到。

  有钱的人家的生活还是好很多。

  要是能干的人家,秋后下农场捡黄豆,换二百斤油的都有。

  刘兰云和母亲很能干,年年秋后下农场捡苞米和黄豆,还能喂十几只下蛋鸡,大公鸡留着八月节和过年吃肉。他们生活的真是不错。

  寒暄几句见面的话,刘兰云就将云凤往里让。他们的院子是两大间老少屋的结构,两大间两小间,可以住十来口人。

  中间有一个过道,后边就是厨房。

  以前公家盖的房子都是这样的结构,他们这房子也是买的公家的。

  栅栏院子土坯墙,就是典型的六十年代鹤市的房子。

  李春梅已经迎出来:“云凤啊!你真早!”她是刘兰云的母亲。

  又出来一个男子,个子不算高,四方大脸,身体不胖。

  这个时期的人没有特别胖的,只有特殊行业食堂,饭店,屠宰场,商店卖肉的。

  有油水的吃的很胖,当老师的可没有油水。

  云凤估摸着这就是刘兰云的父亲:“是姨夫吧?”这个地方的人这个时期的小姑娘管长辈的不是亲戚的女人都叫姨,跟她们的丈夫就叫姨夫。

  “对!”李春梅笑道:“就是你姨夫,这就是云段长的侄女,叫云凤。”李春梅给丈夫介绍。

  李姨夫叫刘长江,在市里三中是教导主任。温文尔雅,很和气:“云凤姑娘,进来坐吧。”

  云凤:“嗳嗳!”答应。

  李春梅正在煮挂面:“云凤没有吃饭吧,就捎一起吃。”

  云凤笑道:“李姨,不用费心了,我已经吃过饭了。”

  “啊!云段长家的饭真早”李春梅说道:“看我们都起晚了。”

  云凤说道:“李姨上二班怎么能起的早呢?”

  面条熟了,刘兰云给云凤盛了一碗,还有一个荷包蛋:“云凤,你再吃点儿!”

  云凤推辞,刘兰云非得要给她吃,云凤说什么也不吃。

  推来让去的,李春梅和刘长江也让,最终云凤也没吃。

  几口子都咂舌:这个姑娘真是个脸皮薄的。

  等刘家吃了饭,李春梅就说:“近处有个一大间房子,很宽绰的,你一个人住是够大的。只是我想,你一个人出来住会不会有风险?”

  “有什么风险,还是好人多坏人是极少的,我二伯家很挤,我不能长期给人添麻烦,很快两个哥哥就得娶媳妇,也就没有闲房子了。

  我总住人家心里过意不去,还是自己住方便,我决定搬出来,不知这个房子是卖还是出租。”云凤问道。

  “出租也行,卖也行,哪有人买房子,不好卖,这地方的破房子谁要,能要到公房的更没人买。”李姨很感慨,她的儿子就要到了公房,他们要是有了公房,这个房子也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