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44章 拒绝

第44章 拒绝


  祁东海一直追着云凤,简直是挤出了大门。

  朱利娅看出了祁东海的心思,她这个儿子最好美~色,因为看上女同学,没有得尝心愿,精神受了刺激。

  他一个劲的追着这个穷丫头,不是她想要的儿媳妇儿,展红英长得不比这个穷丫头差,就是各看一眼罢了。

  自己真得好好开导这个死心眼儿的儿子。

  女人能有多大区别?还不都是差不多。

  等云凤几人出了他们的院子,祁东海还追着云凤。

  朱利娅看着这样的儿子,担心他露陷儿太大,只有停止了相送的脚步,到了祁东海前边挡住他的路:“东风,你们哥俩忙你们的去吧,我送送你朋友。”给祁东风示意他拉走祁东海。

  “妈!你和哥都进去吧,我的朋友还是我送吧。”祁东风拒绝了他母亲的安排,走上前去挡住朱利娅的路,皱眉示意她带祁东海回去。

  朱利娅虽然怪祁东风不听她的话,可对这个儿子她是最了解的,祁东风的脾气很抝,做事说话有自己的主见,她是左右不了的。

  “大娘,以后常来,你们不来,我会想的,我去请你们,希望经常见!”朱利娅挽留不住,好听的话儿一筐一筐的搬不尽。

  往回推了祁东海两把,还追上来说了好多比唱小曲儿好听的话儿,溜须谄媚的,全是让人顺耳的话。

  章秋英沉着脸往前走,半句话也没有奉送,只有朱利娅一个人演单口相声。

  云凤和展红英更不会搭理她,朱利娅最后尴尬的走回来。

  祁东风送了一段路,过了十字路口,没有了朱利娅的咒语,章秋华看祁东风还送,就发话了:“东风!你怎么还送?你要走了,很多事要忙的,就留步吧!”

  “嗯。”祁东风答着话,却是看了云凤一眼:“装火车的活儿那么累,你这么小,当心累垮。”祁东风这个冰块儿,突然的就关心起云凤,他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不容易。

  展红英激凌凌一个寒颤,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半天,祁东风也没有说过几句话,好像说话是他最艰难的事情。

  展红英不禁多想了些。

  章秋华倒不奇怪,祁东风只是话语迟的人,他的心也不是缺一块儿,就冲给云凤住院的一百多块钱,他怎么能不会关心人?

  这几句话是章秋英见到祁东风以后他说的最多的话,可见祁东风是个行动派,章秋英很赞赏这样的性格,不禁对祁东风又高看一眼。

  章秋英不奇怪祁东风说这样的话。

  “你踏踏心心的去当兵吧,我们会帮助云凤的。”章秋华这不仅仅是许诺,也是她的真心话,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干那么累的活儿,长期下来不累垮才怪。

  祁东风的心酸甜苦辣都有,却不明白自己的心怎么会悬起来?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祁东风怎么有了这样的感觉,他的心一颤:“展奶奶再见!”他转身跨回两步,回头:“后会有期!”他心里那样期盼着。

  他的头忽悠一下儿,想到了什么,转身大步又追上去:“展奶奶,云凤,可不可以把你们的地址给我?”在展红英的话里,祁东风知道云凤自己租了房子住。

  没等章秋华说话,云凤抓紧说了自己的话:“我才租的房子,还不知道地址。”

  云凤不想和祁东风有一点儿来往,怎么会告诉他自己的地址。

  云凤的话入耳,祁东风的脸尴尬一下儿,晦暗的神色隐隐。

  章秋华说道:“我们还住在亲戚家,也得搬家,等有了地址,就给你去信。”章秋华没有直接拒绝,婉转的表达了意思。

  章秋华对朱利娅已经产生了不悦,只是和祁东风认识而已,也不算朋友,没有必要联系。

  祁东风再没有别的表情,说了句:“好的,慢慢走,就此告别。”祁东风往回走,拳头砸在自己头上,想自己是不是冒失了?

  心乱乱的,理不清头绪……

  章秋英觉得怪怪的,祁东风的话那么少,心里是怎样的呢?

  真是看不透这个小伙子……

  这个让人烦恼的事情总算结束,云凤的心不禁轻松下来,想着自己可以丰衣足食的前程,不由的嘴角轻扬……

  三人很快到了章秋华的家,这个就是她在市里工作的儿子的家,她的孙子孙女都成家自己过了,只有一个最小的孙女也是快结婚的年龄,一家人都出去工作,只有章秋华在家。

  儿子和媳妇都是孝顺的,展宏图兄妹来投奔二伯,儿子这里虽然宽绰,展宏图兄妹也不想打扰二伯。

  儿子家有闲房子,章秋华想展宏图兄妹出去单住,等俩孩子大点儿,她还是要回老家的,故土难离,落叶归根,哪个老人没有离开过家乡,也不愿意在外边终老。

  展红英跟云凤要地址,云凤给了她,展红英记下。

  “云姐姐,等我们搬了新家,我就去找你,给你地址。”展红英住在亲戚家也是不习惯,不是自己的家,什么都不顺手,亲戚再好,也是不自然。

  给他们找了工作,就感激不尽了,展红英不是得寸进尺的人,二伯夫妻都很忙,长期打扰可不行,自己住也随便,她也喜欢自由自在。

  “云姐姐,我跟二伯母说了,给你找个轻快的工作,不要干那个大体力,累坏了得不偿失。”展红英让云凤不要急,等几天就会找到工作。

  云凤摇头:“我觉得还是不能麻烦你二伯母,我想做点儿小买卖,赚点小钱先给家里解决一点儿困难。”

  “做买卖?”展红英震惊的瞪大眼:“有做买卖的吗?我怎么没有听说。”

  “这不稀奇,做小买卖不显山不露水的,一天赚个一块两块的,还是比上班轻巧,工作现在很难找,不想让你二伯母为难,你求她,她也不好办。”云凤心道:她不是展红英兄妹,展红英对她好,人家也不能随着展红英对她好,让别人为难的事她不想干。

  云凤也算婉拒了展红英的好意。

  “云姐姐,做小买卖真的行吗?没有人管吗?”展红英担心的问。

  “一点点的小买卖不会引人注意的。”云凤知道其中的门道儿。

  展红英挽留云凤在她家吃饭,云凤怎么能留下,是她二伯家,云凤可不能给她添乱,再让她二伯母对她产生不喜。

  云凤觉得自己的身份怎么会讨展家的喜,人之常情她不能忘记,云凤决意不肯留下。

  展红英就觉得十分可惜,哥哥中午回来,见不到云姐姐真是遗憾啊!

  她心里不舍不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