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51章 自作孽的报应

第51章 自作孽的报应


  云世济怎么会就此罢休,决定先不跟云凤计较:“云凤,我们是近亲血缘的亲人,她这样丧良心,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要她三百,我给你一百,顶你在露天干俩月,你怎么就这么傻?为什么不干?”云世济满脸的渴望,说的是比唱的好听。

  云凤才不会信他的鬼话,就是真的能给她一百,她也不会干这样的事儿,房东虽然可恼,她也不会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去报复。

  云世济这样的人不值得她同情,他的钱不是好来的,来之不善去之易易。

  活该他倒霉……!

  云凤就是幸灾乐祸……

  云世济越倒霉她越痛快……

  “二伯,你是公安下来的人,你也知道有血亲,难道你不懂得我作证不好使吗?我是无能为力。”

  云世济一怔:她怎么懂这些事?

  “让你的朋友给我作证!”云世济想到了展红英,展红英作证是最好使的,他的官司是注定只赢不输!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我朋友不会助纣为虐!”云凤冷哼一声!

  “让你朋友作证,多要回来的一百五都给她!”云世济想的美,这是因祸得福,展红英作证一定会要到三百,她也就跟自己成了一条船上的人,得了他一百五,就会心想事成了,只要展红英肯掫车,他什么事还办不了?

  人哪有不喜欢钱的,他就不信展红英不做这个证,云凤就是跟她作对,他怎么就得罪这个死丫头了,这件事一出来,她既然懂得,她就该主动让展红英出头作证,她就这样恨他?良心都喂了狗了吗?

  云世济气愤,亲自求展红英,跟展红英满脸的堆笑,说了他们买房的全过程,就是不说是抢的云凤的房子,瞪眼说瞎话:“云凤一心自己住,我只好求人给她搭搁房子,云凤没有钱,我就出钱给她买,谁想遇到了这样一个房东,哪有这样坑人的,要不是为了给云凤买房子,我们也不会遇到这样被坑的事。”

  云世济说的天花乱坠:“这样的恶人要是不惩治,天下就没有王法了,就得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她昧了我一百五,就得让她赔偿三百,我的官司打赢了一百五就算酬劳侄女的,我不会要,全给侄女。”

  展红英是最通透的性子,一直受着革命教育,家大人都是为民族牺牲都不惜性命的,没有一个会动私心杂念。

  对云世济这一套是嗤之以鼻,怎么会被一百五引~诱?

  “云二伯!你怎么一个劲的将心比心?你不了解我的家庭,跟你可不是一路心思的人,我要是跟你们同流合污!岂不是败坏我二伯的名声,我还算是个有点儿良心的人,办坏事可是会受良心谴责,你真是求错人了,还是另请高名吧!”展红英是连损带鄙视,对着云世济翻白眼儿。

  云世济也是觉得指望不大,脑子迅速转圈儿,豁出来了,借机高攀上去!

  “展侄女,不是我贪财,不是我有什么心思,我就是出不来这口气,只要能让我出了这口气,展侄女,三百块钱我一分不要,全部给你!看在云凤的面子,帮帮我这个忙!”云世济打的算盘很好,三百就是都给展红英,自己心疼,可是有价值,只要她收下,自己就算攀上了展家!

  云世济不禁眼里闪过得意的小星星,阴狠的神色随后噌噌的冒,只要自己攀上展家,就把云凤这个搅家精卖她两千!

  展红英懒得搭理云世济,冷冷的语气说道:“没有办过缺德事的人,可没有云二伯的胆量,云二伯的狠我是拍马不及。”

  展红英说完对云凤一笑:“云姐姐,你可要当心你被云二伯卖了,你小心点儿吧!对算计你的人要时刻警惕,我也就少为你担点心!”

  云世济满脸尴尬,羞恼却不敢带到脸上。

  展红英和云凤告辞:“云姐姐,我要走了”

  展红英走出两步,回头对云世济说:“云二伯!你总算计云姐姐,当心你倒霉!”

  云世济的心激凌凌的一阵寒颤……恨意扑天而来!

  她为什么向着一个穷丫头,他们那样的身份是能成为城市户口,是有很好工作的人,就是为她哥哥谋划媳妇,怎么也谋不到云凤身上来。

  自己的女儿虽然没有户口,可是比云凤的出身强得多,云峥是正式工,自己是国家干部,自己的女儿是高中生,可以考大学了,以后一准是大学生。

  他们怎么就看不到他的女儿,他的女儿哪里不好了?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云世济气得没有顾上送展红英,好久才回神。

  是听到了雷秀英和房东打起来的的动静才猛的站起。

  云世济赶紧的帮忙,想抢到手房照。

  房东在家里就下定了决心,根本没有带房照,三个人轱辘半天,云世济没有一点儿收获。

  房东还是吃了亏,被云世济两口子暴揍一顿,可是云世济也没有胆儿打死她,他可是进过监狱的人,不敢创造再进去的条件了。

  雷秀英憋了两肚子的火,已经气得没有多大的力气,这一阵乱打,累得坐到地上。

  房东被打的都快爬不起来了,云凤送走展红英,回来一看几个人的狼狈相儿,不由得心情大好。

  自己还有事忙呢,赶紧打发他们走:“不要再想继续打了,出了人命可是得进监狱!”

  云世济一声吼:“我现在就打死她,我们马上离开,人命就是你的了。”

  “你威胁傻子呢?”云凤冷笑。

  “你不给我作证,我就打死她,让你贪人命。”云世济气得大喊。

  “二伯,你是聪明过头?还是脑萎缩变成了白痴?你在公安待过,怎么就专职学了拍马~屁?怎么就不学学法?你不懂破案我告诉你,这个房间不止有你们的手印儿脚印儿,你们还有作案动机,能糊到我身上算你本事!”云凤怒斥一声:“都给我滚!”

  云世济觉得再没有希望辖制云凤帮他要回三百块,只有拉着雷秀英走。

  雷秀英没有吃多大亏,只是打人累的。

  房东看来走路是费劲了,云凤想撵她走。

  只有把她搀到院外:“你慢慢走吧!”

  “你搀着我走!”房东吩咐一声,眼里闪过厉色,这个死丫头故意躲出去,让云世济两口子狠狠的打她。

  云世济两口子打她的仇只有记恨在云凤身上,他不敢告云世济两口子,她有亏心事,她怕法官审问露了馅儿。

  只有找这个死丫头报仇,谁让她是云世济血亲的侄女,自己从不会吃亏,怎么会让人白打?

  以为自己办的事很让她佩服?云凤腹诽房东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