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52章 驱使不动

第52章 驱使不动


  通过这件事,云凤也不想买这个房子,违约金她是不想花的。

  只要这个女人想讹她,她就有理由了。

  云凤再也没有理她,任她怎么恨,自己怕她什么?三个月的房租,已经上打租的给了她,有合同在,她敢掉歪?就不怕她昧了云世济的钱她让展红英作证?

  随她乱来,她有张良计,自己有过墙梯!

  云凤把大门一关,任凭他喊,也不搭她的茬儿。

  让她们闹腾的,中午饭她还没有吃,早晨卖包子剩了十五个,因为头次做肉馅儿的,云凤准备慰劳自己一回。

  没有舍得全卖净,回来才要吃,就被云世济买房的事搅黄了。

  自己就想趁热吃几个,云凤觉得自己的命不怎么好,还是没有吃到热乎包子。

  没有办法留展红英吃饭,把包子给展红英带走了。

  不蒸包子,神厨房是没有做别的的饭的条件,云凤只有做疙瘩汤,简单又快,她也喜欢吃,吃的又饱。

  准备下午就去背两趟煤。

  云凤正吃着疙瘩汤,就听到大门“咚咚咚!”响起来。

  院子不算很长,有人敲门动静就老大。

  云凤以为云世济不死心,一定是又回来了。

  云凤打开大门,真是云世济两口子不死心,来的人是云峥、云环、和西院的刘婶儿。

  把邻居都找来了做说合,真是苦心用尽,这是在证明他们好,别人坏的机会,只要自己不帮她干损事,自己就是无情无义了。

  云世济这点儿破伎俩前世使多了,把她骗得嫁了疯子,被邻居讲说的时候,云世济两口子翻拍巴掌,在邻居面前宣布,疯子是因为云凤心有所属,红杏出墙气得才疯的。

  现在,云世济就开始败坏她的名声,谣言四起会让她没人敢搭理。

  他的居心云凤一猜就中……

  前世她对云世济没有一点儿怀疑的信任,等她上了当才知道云世济两口子是什么东西。

  前世这个岁数,她正让云世济夫妻骗着,今生他们行事还是照旧。

  云世济应该早就打听到了展红英兄妹的身份,他这是又惦记上了展宏图。

  把她搞臭,展宏图就是他女儿的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来了?”云凤出口的话没有一点儿亲热劲儿。

  刘婶儿看看房子:“这房子真是不贱。”

  这是雷秀英告诉了刘婶儿房价,她一定说给了房东三百,房东昧了她的钱。

  说话得有说服力,雷秀英可是有世界上最会说的嘴。

  云凤真是对雷秀英了解的深刻,她猜的没有一点儿错。

  等进了屋,刘婶儿就急着说:“云凤!你二伯为了你买房搭进去三百块,只求你的朋友给他做个证,你真是应该答应才对!”

  云凤觉得自己这一世真的没有白活,没有把雷秀英看错一点儿。

  云凤揶揄的笑了:“刘婶儿,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知道其中的过程是怎么回事?

  ”

  刘婶儿急着说:“我不用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自己的亲伯伯你就应该帮。”

  “刘婶儿懂帮理不帮亲吗?这才是一个有人心的人,他要去杀人我也去帮吗?”

  “他不是没有让你杀人嘛!你伯伯吃了亏,你就应该帮!全场你都在,你是最好的证人!”

  “刘婶儿,你是个家庭妇女不懂法是有情可原,可是你怎么就不能明辨是非呢,问问我是怎么回事,你进屋就指责我,你凭什么?”云凤很不耐烦。

  觉得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人,云凤知道刘婶的外甥女应该和云峥正谈对象,前世就是她才来云峥找的是刘婶儿的外甥女司青云。

  她那个外甥女是个泼妇,逆推、橫不讲理,占便宜没够,心狠手辣的货色。

  没少欺负云环,对云世济两口子是吃着他的花着他的,追着骂他的母夜叉。

  云世济两口子就是吃这口儿,是他的儿媳妇,就是怎么让他生气也是好的,一直一心一意为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卖命刮扯她。

  这个司青云没有活多大岁数,等云世济给她落上了户口找到了工作,没有几年,就起了臭膰死了。

  刘婶儿什么都不让她说,雷秀英一定跟刘婶儿交了底。

  现在她和雷秀英是一条战线的,前世云峥的媳妇就是花了三百块钱娶到的。

  钱就是刘婶儿得了二百,给了司青云一百,刘婶儿是两头瞒,相亲,司青云围着大围脖,遮掩满脖子的老鼠疮。

  云峥的癫痫病也是瞒着司青云的。

  司青云是从几千里地老家农村来的,谁对谁也不了解,司青云也是被刘婶儿卖的,以后云凤才知道。

  刘婶儿看着挺好的一个人,干的事儿也不怎么样!

  二百块钱,在这个时期可是大数目,比后世的两万还诱~人!

  二百块钱买的她就跟雷秀英是一心一意。

  刘婶儿的脸有些赧红,云凤觉得这个人还是有一点儿知道羞耻的。

  没想到她的下话就是:“云凤,你是投奔你伯伯来的,还得是一家人对你好,外人怎么没有拿三百块钱给你买房子?”

  云凤懒得给这个女人磨牙:“刘婶儿!你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你知道事实吗?”

  “事实就是你不向着亲人向着外人,帮着外人坑你二伯。”刘婶儿说的,句句都带着钉儿,好像只有她说的对。

  云凤真想把她一铲子挥出去,这样的人实在是让人愤怒,二百块钱的威力真大,使唤的她昧着良心瞪眼瞎说。

  咬牙切齿的逼迫听她的。

  不明白那是卖外甥女的钱吗?

  “刘婶儿,你不要在我这里横推车!你没有说话的资格,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偏听偏信,或许是你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偏这样自说自话。”云凤不再跟她客气。

  “你这是一个晚辈说的话吗,我说的都是事实,我说的有虚的吗?你一个小小的人儿心眼子怎么这样多,把谁都胡编排!”刘婶儿简直没有想到云凤敢这样堵她,看着挺老实的一个丫头,原来这样不讲理!

  “刘婶儿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好是你们的问题,跟我有什么相干?我不欢迎你这样不讲理的人,你立刻出去!”云凤拉下脸赶人,她既是和雷秀英是一道箍的,自己还轮得到她降服了?

  对雷秀英的同党云凤没有忍耐性。

  云环姐弟始终没有说话,这是搬来了强兵猛将,他们姐俩就等现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