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66章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第66章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红英,天这么冷了,我就得多准备煤,再下大雪更不好走,背煤就困难,把煤备足了再去看望展奶奶行吧?”云凤是征求的语气。

  她一向说话婉转,既不会走的太近,也不会让人以为忘恩负义,她不会忘记展家人的恩情,可是报答的方法有多种。

  婉转的言语不会伤了朋友的情分,不常去,就不会让人认为她有什么想法儿,慢慢的淡下去,等章秋华回老家的时候,她会给老人家奉上谢恩的礼。

  她只希望和展宏图成为普通朋友,和展红英成为闺蜜她是愿意的。

  展红英是个帅性善良的,自然没有多想,云姐姐对她好,她不会想别的。

  “嗯!好!”展红英痛快的应声。

  云凤的鸡蛋汤也就好了,展红英乐意吃云姐姐的饭,一个是好吃,再就是促进她们的感情,自己吃了云姐姐的,云姐姐也就好意思吃她家的。

  云凤端了一小竹筐包子,今天的包子是肉丸儿的,一人一碗鸡蛋汤,热乎乎的香喷喷。

  云凤吃的是空间的井水,什么作料也不用,做出来的汤自带一股味精香油味道,极其的爽口诱~人的食~欲。

  “云姐姐!你做的汤怎么这样香?”展红英称赞一声,小眼神满是敬佩。

  “就是有味精香油!”云凤只能这么说,展红英才会相信。

  现在味精和香油还是奢侈品,长期吃这两样作料的人家不多,香油倒是挺纯的。

  没有后世的香油精掺兑的假香油,当然是味正纯然。

  只是这地方香油倒是从关里带来的,这地方很缺,云凤没有香油。

  “云姐姐!你做包子的技术绝了,好吃的让人想撑死。”展红英大赞云凤的妙思巧手,感到做出这样的包子是就是神厨一级的高手。

  “我觉得也没有多好吃。”云凤赶紧打马虎眼,展红英要是让她教给她,她可没有本事教会她。

  “云姐姐!这你还说不好吃?是不是太对不起这些包子啊!”展红英觉得云凤太谦虚,这包子真是太好吃了,怎么吧唧也没有不好的味道儿,越吧唧越香!

  “确实就是普通的包子,只是肉多了点儿。”这样的解释,展红英也会信。

  展红英想出口的话顿了顿,还是好奇的问了:“云姐姐你也没有肉票,怎么买到的肉?”

  云凤早就想到了说辞,她卖肉包子一定会让人多想她的猪肉的来源,顾客也有问的,她都是一致的答复。

  “猪肉不成问题,大冬天的农村都杀猪,我几天去一趟,背回五六十斤猪肉,过年杀羊的也不少,我也做羊肉的包子。”

  “云姐姐,你真本事,一个人敢去几百里地的乡村,没有遇到坏人吗?要是我就害怕。”展红英对云凤是从心里的佩服。

  “哪有那么多坏人?也就是一个臭鸡蛋埋汰了一井水!”云凤前世到处打工,起早贪黑的跑,可是没有遇到坏人,有遇到坏人的,却是极少的数儿。

  “是啊!乡村人淳朴,拦路抢劫的可是极少见。”展红英感叹:“火车上怎么有抢钱包的?”

  “那是游手好闲没有职业的闲汉,农村人没有闲着的,冬天还在地里干活,谁有机会学坏?”农村人天天为了挣工分,多少一天能挣到钱,农村人会过日子,没有人攀比花钱,生产队没有闲人,不上班要挨罚,没有出去跑的机会,城市没职业的人挣不到钱,还眼馋有工作人的生活,就是想办法弄钱了。

  “还是农村好!”展红英想家,想父母弟弟妹妹,不由的眼圈儿一红,乡村出生的孩子,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一时适应不过来。

  何况东北这样的冷地方,让展红英生在温带的女孩儿不喜欢。

  “云姐姐!攒足了钱,我们就回老家吧!”展红英吧嗒掉了几滴眼。

  “红英!你有祖母和哥哥在一起,你二伯一家对你不错,你怎么还想家?”云凤一门心思的赚钱,她要干自己的事业,还要养活家里一大帮兄弟妹妹,她真的没有心思想家。

  被逼迫出来的,能想家吗?

  咳!一言难尽,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家丑不可外扬。

  展红英二伯家的内幕不可说出去,有损二伯家的形象,二伯一家人很不错,只是他的女儿已嫁,儿子已经成家。

  掺上了外人是非就多。

  二伯的二女儿找了个非常帅气的对象,就是因为男子帅气二姐才追求的,对丈夫是百依百顺。

  夫家小姑子多,个个都没有工作,现在缺的就是工作,因为几个妹妹二姐夫天天吹枕边风,二姐就要求二伯给他俩妹妹安排。

  展红英和展宏图一来,二伯就给找了工作,二姐回家在二伯母母亲面前哭几回,埋怨母亲对她的事不上心。

  二伯是不让展红英祖孙搬出来的,二姐的话让展红英听到了,展红英的气性大,不是能忍的脾气。

  展红英说什么也要搬出来,因为有自己的母亲在,她二伯说什么也不让搬,说等章秋华回老家了,也给展红英和展宏图都悟索到对象,再让她们搬出去,这样也是对弟弟家有个交代。

  章秋华就同意不搬了。

  展红英不想在二伯家尴尬,二伯母对女儿心疼得很,也怕达不到女婿的要求让女儿和女儿伤感情。

  求人找工作是正常现象,也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大事,只有迁就女儿的要求。

  展红英兄妹占了两个工作岗位,女儿的要求展红英的二伯偏不答应,虽然占了两个工作岗位,也不是什么好工作,也就是让展红英兄妹挣钱养家,弟弟家过得好,自己的老母亲跟着享福。

  二姐要求的愿望太高,好工作,还得清闲,还得工资高的,一个城市有几个那样好的工作,二伯是国家干部,也不是一个人说了算。

  可二姐偏偏咬着拿展红英兄妹的工作当借口,逼迫二伯母给二伯吹枕头风。

  二伯母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章秋华还是发现了儿媳妇的不对劲,在老家的儿媳妇,就是展红英的母亲,对章秋华没有过脸子不好过。

  章秋华是对敌斗争的高手,这点儿破事儿还看不透吗?儿媳妇这是嫌弃她们祖孙仨了。

  展红英的二伯有一个闲楼房,这就派上了用场。

  儿子不让她搬,章秋华就决断的说,不让她们另住,她就带着孙子孙女回老家。

  母亲大老远的来了几天就回去,让老家的乡里乡亲怎么想?让同事怎么看他,他也没有机会回老家孝敬老母,留母亲多住些日子是他真心的愿望。

  二伯只有妥协,回去对妻子沉了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