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5章 两封信

第75章 两封信


  云环再也没有说什么,她打算等云世济下班试探一下,如果父亲真的有什么不妥,她就不会相信父亲说的话了。

  云世济半夜才能下班,云环一宿没有睡着。

  翌日,云凤卖了包子回家,正吃饭,当街有自行车铃响,大门外有人喊:“云凤,有你的挂号信!”

  云凤赶紧往外跑,一定是家里来信了,她已经把自己这个地址给了老家的家人。

  他们会不会担心她的处境,那是他们的事,自己不能做不孝的事,只要父母不会卖她,她就把父母看做最亲的人。

  血缘是割不断的亲情,父母是穷的,才逼迫她下关东,不管他们怎么对她,她都是回以原谅。

  “哪儿的信?”云凤急急的问。

  她再忙乎,还是有时间想家的,那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认识的人多,她也是念旧的人。

  “京城的。”邮递员回答:“手戳!”

  云凤说:“我急忘了,您等一下儿,我进屋取。”

  云凤慌忙的往回跑,再匆匆的跑出去,姑姑家在京城,只有姑姑和表哥二人,表哥怎么会给她来信?云凤想不通。

  表哥来信也只是给二伯,打听她一下儿就不错了。

  信到了云凤手:云凤扫一眼,就惊讶的张大嘴:空军地勤,是部队的人来的信?她不认识部队的人,地址还是京城的。

  云凤怕邮递员送错,把收信人的地址看了三四遍,确实是她的地址无误,她才拆开信。

  “云凤!”信的开头就是她的名字,还加了一个感叹号。

  “云凤,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我们已经不是素不相识的人,虽然算不上朋友,也许我是瞎操心,可是我还是想提醒你。

  你还不是成年人,就不能干力不能及的工作,劝你不要再装火车,下露天坑那样壮年人都干不了的活儿。

  没有好身体,就没有好结局。

  再见!

  祁东风。”

  祁东风怎么会给她来信?她的地址他怎么会知道?

  李琦锐给的?李琦锐不知道她卖包子?祁东风怎么劝她不干苦大力?

  云凤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见祁东风的面,祁东风还是和火车上一样没有热情,怎么走了几个月,想起给她来信了?

  是他救过的人?救人救到底吗?

  这个人的心不错。

  朱利娅对她那么狠,就是怕她离婚,把她看得紧紧的,其实朱利娅除了骗了她之外,没有别的恶毒手段。

  云凤突然苦笑,因为祁东风对她的恩情,她就要原谅朱利娅了吗?她不能跟一个疯子计较,只要有机会她还是想坑坑朱利娅。

  云凤只想躲祁家人,可是前世的事只有自己知道,恐怕是躲不了了。

  云凤想:越言语少的人,心思越沉,祁东风就是这样的人。

  不经特殊的劫难,人的性格是不能改变,前世她在火车上丢钱包,身边的那个人一定就是祁东风,这件事是个考究不了的了。

  在祁家她只见了祁东风一面,跟她说了一句话后就总是皱着眉头。

  云凤想不明白他为何蹙眉?以为是他看不起她。

  这世验证了他是不会鄙视人的性格。

  冷的跟谁没有一句言语,却是个火热的心肠。

  因为祁东风对她的恩情,她对朱利娅的恨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淡化。

  自己就不想有仇报仇有冤抱冤了吗?云凤暗啐自己没出息,真是个土坯、傻子!

  云世济一家这一世要是不算计她,她也是不会再记仇的性子。

  她不是信奉得饶人处且饶人,她的实质还是前世那个心软的性子,仇恨能改变人的性子,却不能改变胎带来的秉性。

  受过刺激的人,就是心肠硬起来,也不能成为真正的刚,总是柔润要多于刚。

  云凤不想回祁东风的信,祁东风专门提出让她回信,她不想与他成为朋友,可是她的良心是最纯最善。

  对于救过她命的人,她做不到忘恩负义,人家只是提醒她,没有别的意思,她不回信,觉得不近人情。

  云凤想了好一阵,提笔写了一封信:祁东风,我已经不干苦大力了,每天做包子卖。

  谢谢你的提醒,祝你工作顺利。

  云凤拙笔。

  云凤的字写的漂亮,字体的丑俊,是不分读书多少,只是天赋,练习都是次要的。

  字随性格来,聪明伶俐手巧,性格文雅与笨拙决定字体的美与不足。

  云凤小学没毕业,字迹绝对是不难。

  等祁东风收到这封信,没有看到一句感恩戴德的话,没有了冷的言语,也没有温情。

  祁东风的感觉是空落落的,把收到信时的轻扬的嘴角落下去,满脸的微笑变成了遗憾。

  他的心情如吃了半斤咸盐,胃里腌得难受。

  云凤的冷淡让他想不明白,一个小姑娘接到一个军人的信,怎么就没有情绪的波动?在这个时期的姑娘都向往着红领章。

  他真的跟别的姑娘不一样。

  祁东风想了好一阵,不觉再次露出笑容:她真的跟别人不一样!

  他有些欣慰……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云凤快步的走出去,云凤虽然不想和祁家人牵扯,可是有人关心的感觉还是让她有些小小的满足,走路的脚步都轻快。

  自己给家里去了信,还没有回信,父母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吗?就那么信任云世济一家?

  “云凤!你的信!”又是邮递员的喊声。

  昨天收了祁东风的信,云凤就把手戳串到了钥匙链上。

  钥匙链在裤腰带上挂着,云凤慌忙的把手戳摘下来递给邮递员,邮递员打开本夹子,云凤探头看,是家里的信。

  云凤接了信,跟邮递员道谢,着急进屋想看到家里怎么样,粮食分到手了没有?一人分多少,添了多少钱?

  云凤是最关心这些事的,因为家里是长期的困难户,云凤最上心的就是多挣工分。

  她都是抢着干包活,就是挣工分多。

  包活可以使劲干,干完就可以回家干活儿,云凤从五六岁就去生产队抓虫子挣工分儿,一个暑假挣五百多分儿。

  那一年生产队工资高,她家五口人去了粮食钱,还分了二十块钱,这件事震撼了生产队很多人。

  是云凤的胆子大,不怕虫子,别的小姑娘吓得有哭了的,还有跑了的,哪个都比云凤胆小。

  杨秋棠蔑视就过别人家的孩子,但对她的眼神也没有喜欢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