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7章 底细

第77章 底细


  杨秋棠听的糊里糊涂,一会儿云凤伤,一会雷秀英想霸占钱,一会是装火车,云凤到底挣了多少钱?

  她都六迷了,装火车的钱是不是会给云凤?

  再往下听,杨秋棠走神儿的功夫没有听到云凤说的住院花了三百块钱。

  看着云世远的黑脸,杨秋棠觉得不对劲儿:“等等,我没有听清怎么回事。”

  云世远气得没有心情往下念:“告诉你!云凤住院花了三百多,你掏钱还债吗?”

  “怎么?摔那么重吗?花那么多钱住院?真是要人命了!”杨秋棠就哭了,要是残废了嫁不出去不就成了累赘,这不是给云山找病吗?

  云世远一句不言,杨秋棠急了:“你的章程呢?这样的哥嫂你还拿她当人?”

  “不当人能怎么样?就算云凤倒霉,落了残疾也怨不上人家!是她自己掉下来的!”云世远对云世济的花言巧语很信服,这人照云世济的心眼子差远了。

  他不少心眼儿怎么会帮云峥出气打刘二,那俩哥们怎么不干?

  杨秋棠心里嘀咕,她虽然脾气暴,云世远比她还暴,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两人不是交过一次手了,孩子多了,云世远的脾气也绵了点儿,可是杨秋棠还是怵云世远。

  现在云山大了,云凤会挣工分挣钱,杨秋棠一天比一天胆子大:“你让云凤回来,不挣钱还挣工分儿,死在那里什么都没了。”

  “头发长见识短!”杨秋棠纠结的机会,云世远已经把信看到了头儿。

  “你见识长就不应该让云凤去东北!”杨秋棠驳斥云世远。

  “让云凤去东北,你比我劲头足!”云世远怒吼一声,娘们儿竟敢掫他的根子,真是天气变了!

  “要不是为了这帮崽子!我怎么舍得一个孩子下关东,都是你成天算计生生生的,占尖取巧贪图有粮食卖不上班!我不逼云凤能有钱啊!”杨秋棠连着揭短。

  “我上班?我这赖巴身体,竟吩咐我干累活儿,我干得了吗?”云世远还委屈呢。

  “你有病你做孩子的力气怎么不减?”杨秋棠的话说的有些难听。

  云世远气得脸更黑……

  云世远再没有跟杨秋棠横,云凤的信还是让他顺了点儿气儿。

  云凤说:七天挣二百块的活儿,得候一年,也许就有那么一回,她跟车队的人也不熟,雷秀英就是再有那样的活知道得不着钱,也不会让她干了。

  露天坑的活儿也丢了,每天蒸一小篮子包子去矿上卖,能挣两块钱,她借的账也得还,等还了账就会给家里邮钱。

  干了一个月,她才攒了三十块钱,知道了家里困难,过年就给家里全邮去。

  大起大落的兴奋悲和刺激,让云世远感觉有三十块钱的收入也是不错。

  他二哥到底是什么心思?云凤也是很厉害,要出了二百块钱,自己敢租房子住,一天还能挣两块钱,这个丫头没有白养活。

  想想自己的本事也是大着呢,就是被一大家子束缚住了。

  云世远给杨秋棠说了云凤信的内容,杨秋棠的火气泄了不少。

  “我想去东北找雷秀英算账,哪有她这么黑的,下露天一个月不到五十块钱,她一个月就要一百饭伙?真是个狠茬子,下露天还得给她装火车,她想累死别人的孩子,她的二丫头只比云凤小一岁,为啥不让她的丫头替云峥,她的孩子干不了,别人的孩子就干得了?心真黑!”杨秋棠这样说,表达她的愤怒,就是不想让云世远再向着云世济。

  她可以磋磨云凤,却轮不到云世济两口子磋磨,把云凤磋磨死,想断了她的财源?

  这让杨秋棠无比的愤怒!

  可是云凤既然把事情解决完,她才不舍得花钱去东北,她的手里还是存了卖粮食的一百多块钱,使劲抠云凤的钱,就是不能让云凤随便花钱,让她享受养成了败家的习惯。

  绝不会惯她……

  她对这个大闺女比老闺女的心狠多了,她认为养她很亏,她就是应该给家里效力的。

  她觉得她对云凤还不够狠,对云凤狠才是她的权利,可是雷秀英欺负云凤,就是下她的威风。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云凤的诚实她最知道,她也信云凤说的这些话。

  杨秋棠不是缺心眼的人,知道云凤是个傻袍子一心为家好,雷秀英没有霸占了二百块钱,是心存怨怼,挑拨云凤和家里的感情,云凤手里没钱,家里硬要千八的,云凤会心凉,就会变心,云世济想云凤没有了依靠,就会靠她们。

  人都是以为身边的人离不开自己,杨秋棠也没有想云凤自己挑家过日子,一个小姑娘是有多大的章程,云凤一贯对家大人的话是言听计从,拼命的给家里挣工分。

  杨秋棠对云凤没有一点儿疑惑。

  云凤的钱随后就到了,云世远收到了邮单,骑了破车子去县邮局取款。

  云世济没有得到云世远的回信,也没有见到云世远的影子。

  他弄不到云凤的钱,住不进云凤的房子,抓不到云凤控制,让云凤挣钱?他怎么会心甘?

  说云凤有八百块钱,就是云世济估摸云凤卖包子存了八百块钱,让云世远来家让他抠出云凤的钱,他办不到,云世远可以办到,云凤不给,云世远会打死她。

  然后说云峥要结婚的理由把钱借到手,云世远对自己敬畏,敢不借给他钱?

  云世济走在下班的路上,想得美美的。随后就是一叹,莫非有什么变故不成?他只要给云世远去信,云世远都是及时回信。

  这一次怎么就不一样了呢,难道云凤从中挑拨离间了。

  云世济匆匆往家走,到了门前就听到了吵吵声

  云世远的信也迟迟的不来,让他憋气,听到云环怼雷秀英的话,更让他气愤。?

  云环那天听了云凤的点拨,回来想让雷秀英给她打听一下男方的情况,可是雷秀英对这门有公安人员亲戚的婚事心甜。

  她认为打听人也没有多大准头,喜欢谁就说谁好,恨的人就会说的乌七八糟,谁没有人恨,谁没有人喜欢?打听顶个屁~用!

  自己长眼还看不到男方文质彬彬,一表人才吗?

  云环偷着又去了云凤那里,坚定了意志,一定要打听到男方的底细,云环在男方的住处住绕了半天,遇到的人除了摇头的就是说不知道的。

  云环自然的就想到了这个人没有人缘,打听不到,云环就饿着肚子再打听一下午,终于遇到了熟人,打听到了这个人的底细。

  离婚根本不是为了伺候父亲,是因为男女关系,有个女儿,媳妇带走了,根本不是老姨说的没有孩子,。

  脾气暴躁,横不讲理,没有说男方好的。

  云环跟雷秀英一说,雷秀英就急了,她还等着给儿女落户口,这几个的婚姻可不想像云环一样糟糕,得不上一点儿利,还成了累赘。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