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83章 道歉和惩罚

第83章 道歉和惩罚


  来的人云凤可是认识的,朱利娅的男人。

  云凤震惊的差点儿喊出那个人的姓名。

  看热闹的大众当然有认识这个人的。

  “祁副局长!”几个声音一齐招呼。

  祁荆山朝大家点头……

  朱利娅拉过祁东海,连使眼色带招呼:“东海!给这个妹妹道歉。”说的有气无力,声音和缓,却是满眼底的阴霾。

  云凤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祁东海作恶的全过程让祁荆山看到了,祁荆山一定是认为丢了他的脸,想出的补救措施。

  一个他儿子调~戏~民女的坏名声他是受不了的,他走到附近也不能没人认识。

  他不想担纵子行凶的名声。

  这就是祁东风的父亲,前世云凤跟他接触都少,不知这人的心思是怎么样的?

  祁东风是个好的,肯定不随朱利娅,那就是傍了他的父亲。

  祁东海的道歉声传来:“云凤妹妹!对不起!我不着急了,等我们睡觉的时候我再亲你!你不要生气。”祁东海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云凤。

  云凤激凌凌一阵冷颤……

  祁荆山的眉头皱起,伸手给了祁东海一掌,祁东海尖叫一声:“你敢打我?我让我爸崩了你!”回头一看是祁荆山,吓得眼神儿一缩,张嘴瞪眼震撼得不行。

  被祁荆山命令给云凤道歉,朱利娅虽然不甘,也不敢违抗丈夫的命令,她也知道丈夫正好赶上,她不服软也不行。

  只有好言劝儿子,说的就是骗儿子的话,对一个疯儿子,她没有别的招儿,硬来会逼儿子犯病。

  只有哄:那个丫头跑不掉,很快就是你的了,想怎么睡就由着你,不用着急,想怎么亲也是你说了算。

  疯子倒是诚实的,把朱利娅的话搬出来道歉。

  祁荆山知道朱利娅平时是怎么教疯儿子,没有少训斥她,他也是无奈,朱利娅整着一个疯儿子也不易,朱利娅屡教不改,他只有装聋作哑。

  没想到这对母子到了这份上。

  祁荆山满脸通红,他真的是丢了大人……

  这个女人是自己娶错了,有儿有女的还不能离婚,成天的给他添乱,让他的头疼!

  朱利娅心疼儿子被揍,狠狠地瞪祁荆山一眼:“儿子身体不好,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他?”

  “慈母养败儿!滚回家去!”祁荆山撵走了朱利娅母子。

  只有自己道歉……

  走近前对云凤和蔼的说道:“姑娘!对不起,我替她们给你道歉,真是对不起了,都是我的错,没有教好儿子,吓着了你,我给你道歉。”祁荆山连说了两个道歉,重复着他的诚意。

  云凤没有接他的话,也没有看他,道不道歉的有什么关系,他道歉自己还不能走,站在这里就觉得羞耻,她恨不得快离开,不希望那么多人都记住她的模样

  众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位副局长,堂堂的局长给一个小丫头道歉,真是能放下身段儿。

  他从兜里掏出几张十块钱的rmb,对云凤说道:“给你医药费,去医院看看吧!”他的声音带着诚恳。

  云凤看一眼祁荆山,没有说话,没有表情,推起车子就走。

  “姑娘!姑娘!你等等!……”祁荆山神色惊讶,小姑娘走的那么快……

  嘶……祁荆山长吸了一口气。

  云凤骑车走了。

  看热闹的人自始至终都屏住呼吸,不敢大喘气,看热闹出口打抱不平,也得看是什么人家的热闹。

  这样的热闹可没有人敢出声起哄。

  人群散了,祁荆山还望着云凤走的方向,很久,他脚步沉重的往家走。

  心里的叹息不止,一路的思绪沉沉。

  这个小姑娘容貌出众,东海竟然知道她的姓名,他大感惊讶。

  他这个儿子真是个不争气的,因为一个看不上他的女孩儿就犯疯。

  就是他没有疯病,也是没有资格娶这个小姑娘,人家还是个孩子。

  二十六岁的他怎么配。

  一看小姑娘就是个聪明沉稳的,人家一句不言的走了,足见不是趋炎附势的。

  好像很厌恶他们家人,跟他都没有付出一句话。

  祁荆山沉思,能不厌恶吗?他的疯儿子当众把小姑娘羞辱了,要是厉害的小姑娘一定会起诉他教子无方。

  丢人的是他,不是小姑娘。

  这个朱利娅真是欠揍得狠。

  多好的一个小姑娘……很不错!

  祁荆山到了家,把祁东海臭揍一顿,打的祁东海瘫炕上起不来,朱利娅没有见过祁荆山这样愤怒过,她上前拉着,被祁荆山一脚踹出去。

  朱利娅哭了半天,被祁荆山训斥的狠:“你再敢带他招摇撞市,我马上和你离婚!”祁荆山下了狠话,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朱利娅也是害怕,赶紧说软的:“儿子不是有病嘛!成天圈着他,他的心情能好吗?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谁让那个丫头往东海身上撞,也不尽赖儿子。”

  “呵!你还狡辩,以为我说了像放~屁!你给我老实点儿!我看得是清清楚楚,人家姑娘匆匆的骑车,是你疯儿子拽人家的车子摔了人家姑娘,不让人家姑娘走,抓了人家的腕子,拉到自己怀里,抱住了人家,咬人家一口,我说的对不对!少跟我说假话,我要是不亲眼见,还得信你的了!”祁荆山威严的呵斥朱利娅,朱利娅低下了头。

  “以后不准骚扰人家姑娘,让我知道了打断他的腿!”祁荆山怒声道。

  “我们不认识她,谁能骚扰她?”朱利娅不会说真话,一步一个谎。

  “不认识能叫出姑娘的名字?”祁荆山严厉的对朱利娅满眼的都是怒气。

  朱利娅像做贼的人被抓包,但还是不承认自己理亏:“谁认识她一个乡村野丫头,是她来咱们家勾引我儿子的!”

  他的儿子还用勾,朱利娅的话让祁荆山不信,真想给朱利娅一个大嘴巴,祁荆山还是忍下了:“满嘴的瞎话!”

  祁荆山看小姑娘的举止,怎么就成了攀高附势的?

  直到审问朱利娅知道了真相,祁荆山更愤怒了,她还惦记展副市长的侄女,她儿子疯,她是更疯。

  祁荆山气得真想让这对母子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云凤回家买了消炎药吃了,嘴被疯子咬了一个口子,不禁想起前世被虐待的事,对云世济两口子更恨起来。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