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94章 躲起来

第94章 躲起来


  还有六七天就过年,杨秋棠要一百块钱,云世远找不到云凤就找不到钱。

  雷秀英是不会给这笔钱,云世济哭穷哭的让云世远头晕。

  云世远也没有钱给云峥贺喜,云凤给了云峥二十块钱的事云世济可是不会对云世远说。

  云峥年前结婚,云世远掏不出钱来,让云世远尴尬。

  到了腊月二十八,实在是等不到云凤回来,云世远也没法儿再住下去了。

  云世济一口咬定云凤勾三搭四,云世远就认为云凤跟男人跑了。

  云世远气死也没辙,只有张罗回家,快车票二十六块,云世济舍不得给云世远拿。

  没有车票云世远怎么走,不是十里八里,架步量,几千里地,除非是神仙才能忽悠过去,云世远说什么也要走。

  云峥开支悄悄给了云世远三十块钱,云峥一个月歇诊断才开四十多块钱。

  云峥就糊弄父母说没有开支呢,偷偷的把云世远送走,又给云世远买了几个面包带着车上吃。

  云世远没有舍得坐快车,买车票花了二十一块。

  三天吃了几个面包,省下了九块钱,从唐市坐汽车又花了四毛钱。

  云世远家里不是没钱,他养了几个小孩子吃的饭少,省下的粮食可以卖。

  云世远的脑子很灵活,买一头猪给二分自留地,云世远一下子就五头,一亩自留地栽白薯产量很高,能长上万斤白薯,晒三千斤白薯干,能卖两千斤。

  仅五头猪,就一千元的收入,养一年的猪,一千斤白薯干都吃不了。

  这时期的猪没有干喂粮食的,皮子和青菜是猪的主食,猪还吃水草,一头猪一天三两两粮就可以温饱。

  养一年可以出栏,卖五头猪收入也得一千多,光猪和自留地云世远就出了两千元,不可为不富裕。

  云世远是特会抓机会捞钱的,云世远要是手里没钱,一下子抓五头猪一百多块,他怎么掏的出来?

  云世远总是算计用粮食换钱,粮食缺,粮食是最能赚钱的。

  雷秀英两头跑抓口粮也就是为了卖钱。

  给云凤放一棵树当路费,就证明了云世远的心机也不是简单的。

  就是说家里穷的把树都给她放了,挣钱不全部交家,就是没有良心。

  这些云凤心知肚明,云世远会算计云凤也不是不知道。

  云世远被云世济忽悠,那是云世济弄虚作假的本事高超,一听云凤有钱没有给他云世远就冲动。

  家里七八口人,还有一亩自留地,栽白薯也出不少钱,杨秋棠要钱就是让云世远抠云凤的钱,其实这两年家里不是过不去。

  杨秋棠就是想给儿子盖好房子。

  云世远和云世济一家折腾,云凤是不会得到消息的。

  展红英和展宏图来云凤这里好几次,都没有找到云凤的人。

  第一次展红英没有着急,以为云凤去了乡下,遇到云世济和云世远来的时候,知道云凤失踪了,展红英才真的着急了。

  展红英和展宏图把云凤失踪的事告诉章秋华,章秋华也吓了一跳。

  赶紧的求儿子帮着找,找?不容易!

  没有线索……

  李琦锐接连来了好几次,还遇到了云世远,李琦锐联合几个同事四处找。

  实在是找不到,李琦锐就给祁东风悄悄去了一封信,祁东风也被唬一跳,知道云凤的父亲在东北,云凤就一定没有回老家。

  祁东风托了他父亲祁荆山帮着找云凤,大年前呢,闹得人仰马翻。

  云凤却一点儿不知道。

  大过年的她知道家家都有鱼有肉,包子肯定是卖不动。

  她就安安稳稳的在神厨房卧室看起了书。

  钱对她有用,文化对她也有用,云凤把文化和钱一样重视。

  过了正月十五,云凤才出来。

  大正月展红英和展宏图也没有闲着,到处找云凤。

  云凤不忌讳谁怎么想,只是她再见了人得找个说词

  云凤买了两包点心,还有糖块儿二斤,到展红英家串门儿看章秋华。

  云凤敲响展红英家的门,展红英开门出来就震惊住:“云姐姐,你怎么失踪二十多天?你去哪儿了?吓死我们了,怎么也找不到你。”

  “我没去哪儿,就是去了乡下买面,买菜。”云凤只有这样的理由。

  “我们去了多少回,怎么一回也碰不到你?”展红英奇怪的问。

  “我买三天两天的就背回来一次,赶巧我们都没有遇到。”云凤打马虎眼。

  “云姐姐,你父亲都来了,天天找你,没有找到,已经回老家了。”展红英看见了云世远,还说了话问了好。

  “大过年的谁家都吃好饭,包子不好卖,我就趁着过年乡村人家都杀猪磨面,吃不了的他们就卖钱留着置办年货。

  这样的好机会我不能错过,三天两头的回来一次,也是起早走大晚的回来,连我父亲都没有见到,真是可惜,不这样忙不行,家里一大帮要我养,我只有辛苦了。”云凤瞪眼说,觉得怪怪的,想抗争还得先学会说假话,云凤顿觉汗颜。

  没办法,自己不会打不会闹,也就只有说点儿假话蒙人了啊!

  不是故意的,是没办法儿啊!

  展红英信云凤的,没有多想,展宏图心仔细,总是觉得云凤说的太离谱,买面去能那样起早贪黑?找了多次都没有找到。

  他也想不明白,脑子乱乱的,一塌糊涂。

  云凤对他淡淡的,他想不明白云凤在想什么?

  心乱的再不能往下想,展宏图只有压下心里的猜疑,也是觉得自己没有权利对云凤质疑!

  进了屋,章秋华才算舒了一口气:“云凤,你真让人吓死了,我们都觉得没有希望找到你了,你回来真是念福顺。”老太太眼里闪过水光。

  云凤顿觉得有些心虚。

  没办法,为了躲避是非,为了惩治算计他的人,她没有权利怎么样谁,只有投入了算计。

  不算计不行,她对亲生父亲的冷漠接受不了,如果云世远来一次她给很多钱,云世远就会来的勤。

  在云世济的挑唆下,云世远认为她有多少钱似的,怎么给也是填不满的坑,七八口人奢侈起来可会累死她的,前世她挣的工资不多,还把兄弟妹妹惯得瞧不起她了。

  她明白她给多少,杨秋棠就会花多少,那个家是个无底的洞,她就是不要命也是填不满。

  给他们点儿让他们度过难关就行了,自己不会废了他们的养育之恩,可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命了。

  而且父亲也很会算计钱,跟云世济没有白是一个妈的,对钱狠抓是有天然的本性。

  经一世,她才长了一智。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