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09章 走路遇鬼

第109章 走路遇鬼


  就因为云世远揪了她一只鸡的鸡翅膀,就恨了云世远快一辈子。

  她的鸡也没有死,就是就掉了能飞的~鸡~毛,云世远对他们做的她是一点儿也不称情。

  好像云环被~奸,云峥被打半死不关她什么事似的,好像不是为她儿女出气,是给她制造仇人似的。

  雷秀英回老家还到刘二家去串门儿,给刘二的妈送点心,因为这个杨秋棠最瞧不起雷秀英,当着云凤的面骂雷秀英是想找刘二风流。

  云世济家有拉的小车,很快就把云峥送到沟子北医院。

  羊角风就是怕刺激,云峥一听五百块心疼的要死,一年的工资能不心疼吗?他的病已经花了不少钱,娶媳妇花钱,家里也没有多少钱。

  还想买药还疼钱,脑子发热,还怕被刺激大了就犯了病。

  雷秀英只顾骗云凤的钱,找的理由让她倒了霉,云峥这次犯病最重,舌头差点儿咬掉,缝了几针。

  精神恍惚,主治医生不让出院,不好好的用药,会三天两头的犯病。

  雷秀英对儿子好,最担心的也就是云峥的病,疼钱也没有办法,为自己的孩子她是最舍得。

  云峥住了五天院,沟子北不是他指定能报销的医院,担心儿子会死,自己掏钱也得认可。

  雷秀英又把这笔账记到云凤身上。

  想想云峥的病是刘二打的,雷秀英就恨云世远没有照顾好她的孩子!

  因为花了住院的钱,雷秀英骂了云世远再骂杨秋棠,两口子没有一个心善的,她的孩子离了亲妈就没有一个人管!

  雷秀英因为疼钱和恨意,就感冒了起来,雷秀英可是对自己最心疼的。

  感冒了就天天去沟子北医院打针,这时候还没有输液的,孩子感冒有病的都是去打针。

  雷秀英折腾十来天才好。

  给云峥治病的计划才提上日程,雷秀英和云世济商量,让云环出头,不能让云峥再上火了,要是云凤不借给,云峥一定会气坏,单位离着这么远,犯了病赶着上医院就来不及。

  就得这样,云霞、云萍、云敏、云青跟云凤都没有话说,他们绝对是借不来的。

  云环怀孕火车是不能装了,云环倒是天天过来看看。

  可是雷秀英不能等,和云世济商量妥了就付诸行动。

  雷秀英往云环的家快步的走。

  云凤卖完了包子回来正遇到雷秀英,雷秀英看到云凤挎着一个小筐,脑子就是一激灵:她不是用车子驮着大筐吗?怎么变成了这样的小筐?这一小筐包子就挣两块钱?可是云凤跟云环说的。

  那一大桶得挣多少钱,真得挣二百!

  云凤这是装相哭穷呢!她的大筐呢?

  雷秀英瞪眼想着云凤到底挣多少钱。

  都走在云凤跟前,云凤也没有跟她打招呼。

  雷秀英的气一下子就冒出来:“云凤,你眼瞎?看不着二伯母吗?”

  “是,我眼瞎,觉得遇上了鬼呢!”雷秀英风风火火的往前冲,脸蛋子漆黑,头巾都围反了,身上的衣服也没有顾得换,黑裤子倒是不像黑,明光锃亮!

  “真是个牲口八道的东西!”雷秀英怒骂。

  “我跟你有血缘关系吗?”云凤的话很讽刺,你算个什么东西?跟你有的什么礼貌?

  “我是你二伯母。”雷秀英强调她的身份。

  “我二伯的女人多了,我应该对她们去孝顺吗?”云凤的话刺激到雷秀英的软肋,她就是装糊涂,云世济的事她还是有猜疑,就是自己长的不怎么样,还怕云世济不要她。

  她总打总闹的,云世济还不得跟她离婚。

  雷秀英对云世济的外~遇有耳闻有猜疑,有生气,还不舍得云世济,离了云世济她活不了。

  对云世济有爱有恨也有失望,她信那句话:外面彩旗飘飘,家里旗帜不倒。

  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长得又丑,雷秀英有自知之明,就是怕失去男人,有什么章程和丈夫对抗?对抗的结果是离婚,哪个男人的外~遇被老婆管没了?

  雷秀英觉得自己是能忍的,忍一忍天下太平,办不到的事情她是能屈能伸的。

  她也只有忍……

  整治云凤她是恨杨秋棠抢了她丈夫的心,恨云世远揪了她的鸡,她是个有仇不报睡不着觉的人,所以设计让云世远逼女儿下关东。

  惦记云凤的钱一个是对云世远和杨秋棠报复,再者她是真的喜欢rmb。

  她觉得自己没错!……

  云凤敢藐视她,让她的牙关紧锉!

  “你敢侮~辱~你二伯?别怪我收拾你。”雷秀英想到了还得让云环借云凤的钱,看在钱的面子暂时不和云凤彻底翻。

  “看你肥肥胖胖的,可是一点儿锻炼没有,你好像不是我的对手吧?”云凤讽刺她,雷秀英可是听出来的,说她肥胖像猪吧?

  雷秀英气得脸发青:“我一个大人不和你一个小丫头子理论,你就学坏吧,看看有人要没有。”雷秀英无奈,气得大步走,迈着小短腿儿歘歘歘的,摇晃着俩小粗胳膊儿恨恨的。

  云凤:“噗嗤!”一笑:“你是怕云世济不要你了吧,所以才不敢管他有多少女人!”

  云凤的话让雷秀英愤怒到家了,可是她还得忍着不发作,等着云凤的五百块钱才是真的。

  还有笑话她的走相吧?自己走路身子歪,她是知道的,笑话她的目光她没有少接着。

  雷秀英最恨人笑话她,回头狠狠剜了云凤一眼,走得更快了。

  云凤进空间就吃了包子,喝了点空间井水,这里的水不但甜,还没有杂质,实在是好喝。

  云凤取出空间的车子,就去了二马路,看看她看中的那个房子卖了没有。

  还没卖,再过两个月,她就能攒够买这个房子的钱。

  房东家没人住,房子就空着,才到二月,还没有到出售房子的热季。

  三四月才是最好的时机,也许还能遇到比这个好的。

  云凤才走,云环就来了,叫不开云凤的门,正好李琦锐过来,两个人叫了有二十分钟,李琦锐走了,云环也只有走。

  云凤从二马路回来就去了房东那里,租房到了三个月,云凤就得交钱买下这个这个房。

  有合同在,谁是反悔的一方,就得赔五十块钱,房东虽然不好交代,云凤也要买这个房,以后的房子都会涨价,哪里的都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