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13章 求你

第113章 求你


  “云凤,姐求求你,你帮忙问一下儿李琦锐不就成了。”云环似哀求的口吻不依不饶的。

  “大姐!你算了!我去说李琦锐就要云霞?现在是自由恋爱的时代,云霞可以追李琦锐,两人处的好了自然就成了,李琦锐那人的婚姻岂是让人左右的,他父母都不见得当得了他的家!

  有我这样个小姑娘给人当媒人的吗?你们这不是磕碜我吗?让人知道了怎么看我?”。云凤很讨厌这家人死皮赖脸,没脸的人她见过,好像还没有这家人没脸。

  云环看说不动云凤,怀疑云凤还是惦记李琦锐,有云凤在前边挡着,哪有云霞的份?

  云霞嫁给李琦锐,一家人的户口就有了希望,云凤不是自己家人,也不向着自己家,怎么就跟陌生人一样,一点儿亲情没有,挺好的一个小丫头,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云环想不明白云凤对她家没有一点儿亲近到底是为了什么?奔这里来的,怎么就成了仇人,就因为那二百块钱?真不值得吧?

  云环心里憋屈的走了。

  给雷秀英回了话儿,雷秀英又憋了一肚子气,胃气上逆,嗝逆连连。

  “妈!你就别生气了,云凤也不是你养活的,她爱不孝就不孝,你这样一个劲儿的生气,会气坏的。”云环劝雷秀英,满脸的心疼。

  “她妈他爸你爸都能调理动,这个丫头怎么这样不要脸,对长辈一点儿也没有尊敬,我就不信她这个劲儿,非得要降服她,让她骑在咱们脖子上,我没有受过这样的气!”雷秀英满脸的委屈:“弄她来了,让她算计了我能忍这个气吗?”

  “妈!不是你的闺女!不听你的你也没招儿。”云环继续劝。

  “我就一定让她听我的!”雷秀英牙关紧锉,不达目的她要死的架子。

  “妈,你这是何苦,我看你是降服不住她。”云环觉得自己妈脾气挺温和的,怎么这样拗了?

  “降服不住我也不会放弃,你四叔想得云凤全部的钱,我绝对是不允许的!”雷秀英满脸的恨意,她的一只鸡自从云世远给拔了鸡毛,就再也没有下蛋,那时候的鸡蛋就是金蛋,他永远也还不清的债!

  不但要她的钱,还得用她换利益,还得让她不能得好,怎么就没有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家有个疯子傻子的,让这个死丫头掉进深渊!

  雷秀英气了一通,就“噗嗤!”笑了:“她再泼,也得给我七百块!”

  “妈,你怎么跟小孩子似的,什么都信,你真的有神医?你以为她真的想给你钱?”云环是想让娘家人好,可是她觉得她妈有些幻想,云凤也说了逗着玩儿,她妈真信云凤能掏七百块钱,是不是在看耍猴儿的?

  “黑纸白字写的清清楚楚,她想赖也赖不掉。”雷秀英得意道。

  “就纸上写的神医就被云凤绕了,她不给你钱,你有办法?上法庭打官司你也不会赢,谁给你证明有神医,你见过神医?”云环认为自己的父母最后得让云凤遛死。

  “她不给?我抄她的家就有理由了,她不止这点儿钱,我估计她得有几千。”雷秀英就掰着手算,云凤多少包子卖多少钱,一天能挣多少钱,已经卖了三个月,雷秀英也就算出来多少钱,满脸的贪欲相。

  云环有些无奈,人家的钱都能给你?抢钱会不会犯法,要是再进了监狱?可怎么办?

  “妈,怎么能抢啊!”

  “我们是她近亲,谁能看着我们抢,谁会信?她告状也没处去告,谁证明我抢了,没有证据她告谁,房东硬昧了咱们一百五,咱们有招儿吗?不就是没有证据嘛!”雷秀英就认准房东昧她的钱没有证据,她怎么不能?云凤不让她的朋友给作证,雷秀英也学会了没有证据就谁也没招儿。

  不是云凤来,她不会有损失,一切账都记云凤那个死丫头的身上。

  云环一看说服不了她妈,吃了中午饭就回家:“云环,你不要那么不争气,多纠缠她几回,她就老实了,就那么一个小毛丫头,你就整治不住,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就唬不住她?”

  云环叹息着往前走,她的妈怎么这样顽固,四叔就是个脾气不好的,脾气要是好怎么会打刘二,也不会给云峥出气。

  在家的时候都是四叔四婶帮她们姐弟,也照顾她们,三叔和大伯两家都没人理她们。

  她妈怎么老揪着一只鸡不放,十来年前的事,还是放不下。

  云环小声的嘀咕,雷秀英就打喷嚏,云环死丫头又嫌她贪心了吧?一定是她念叨的自己打喷嚏。

  自己就是长期提起那只鸡,好让自己的儿女恨云世远,自己算计云凤孩子们就不会反对。

  雷秀英在发牢骚,气得又一阵嗝逆。

  嗝逆完了就开始骂云凤:“该死的贱货就是心眼子坏,成天的算计!小贱货等着下地狱吧,她要是把自己气死,做鬼也不会饶了她!”

  云峥装完火车进来:“妈,谁惹你生气了。”

  “有谁能惹我,还出了那个小贱货!”雷秀英气道。

  “妈!你怎么总这样说话,到云凤耳朵多不好。”云峥蹙眉劝道。

  “我骂死她我也不解恨,我算了她一个月得挣一千多,她得有四五千块钱了,瞪眼看你死,就不掏一分钱,心有多坏,她要是在露天上班,替你装着火车,你怎么会累犯病呢,让她来就是让她替你上班的,她倒好,自己找了住处跑了,我不恨她恨谁?”雷秀英就看云峥是不开窍的,总帮着那个贱人说话,真傻啊!

  “云峥!”一个沙哑嗓的女子进来。

  云峥年前娶的媳妇儿陆彩云。

  这个媳妇一脖子老鼠疮,还围着一个大围脖,围着也没有用,晚上睡觉也不能围着围脖。

  云峥结婚入洞房就发现了媳妇满脖子的鼠疮,娶进门儿了,云峥自己也有羊角风,邻居刘婶知道,可是瞒着外甥女得了三百块钱。

  陆彩云把云峥拉走了,云峥总往他妈的屋里跑,陆彩云就不乐意,陆彩云张罗分家。

  云峥一个月装火车一百多块,单位还开五十块,将近二百块。

  陆彩云可不是会吃亏的,雷秀英可算遇到了敌手。

  一家子只有云世济不到一百块钱的工资,老二、老三吃闲饭,云霞云萍是白吃饱。

  陆彩云即刻就想分家,雷秀英没有答应。

  这两天的劲头儿越来越大,陆彩云正在怄气,一顿饭也不管做。

  两个小子穷遛达,云霞一身懒肉,雷秀英咋呼一句,云霞动一动,云萍在读书,回家是两手不粘阳春水。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