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19章 陷害

第119章 陷害


  朱利娅看出了章秋华和展红英对她的冷淡,她认为她们还没有被她收买,等打动了她的心,自己定会称心如意。

  他的儿子再能,是个两袖清风的,没有物质基础让她们满足,人家也是顾的自己的儿女,展红英兄妹能得多大的实惠?

  只要自己的礼物一亮相,看看她们震撼不,一个穷农村的老太婆,一个穷丫头,见过什么世面?不对她倾倒才怪。

  朱利娅已经来了三次,她也不敢冒冒失失的出口让疯儿子娶展红英,她最怕的就是得罪比她丈夫权利大的,她还想让丈夫步步高升,她的利益就越来越大。

  朱利娅还是谨慎开口,把两兜子的东西全摆出来,成事最好,成不了得了她的东西也是欠她情,自己会利用她们捞回来。

  总之自己可不是吃亏的人!

  朱利娅笑得很真诚:“展婶子,我给您买了块毛料子,您就做一身衣裳,给红英和宏图一人买了一身衣服,试试合适不,不合适我再去换。”借此机会朱利娅可以多来两趟,关系密切了就好张口,自己的礼物不轻,能打不动她们的心吗?

  别人家有人送礼都可以换来喜笑颜开,章秋华的脸子可是就沉了下来:“我说祁东海他妈。”章秋华这样的称呼就是不客气,不管朱利娅什么目的,章秋华都不会收下这些东西。

  “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有这么大的交情吗?这块布料,这两身衣裳得你几个月的工资?你怎么这样有钱?你敢送,我们可不敢收,别让人以为我借儿子的势贪赃受贿!这样的坏名声我可不想要!不想给我儿子抹黑!你把你的东西全部收回,还等着我去给你送回去?”章秋华的话说的不好听,就是让她不愿意听,歇了她的心思。

  “婶子你说哪里话?送出的东西还有拿回去的道理,婶子你就安心的收下,买东西的钱都是正大光明来的。”朱利娅说完就急急的走。

  不信她不要,给谁送礼不这么说呢?

  “你的钱就是来路正道,到了这里就是贿赂,你不拿走我给你扔当街去,让大家看看你干的事!”章秋华后气拔得十足,严肃的脸一片阴沉。

  朱利娅急急的往外走:装什么相?吃鱼嫌腥,养汉撇清!

  朱利娅暗暗的骂:不识抬举的东西,装的真像,好似她们家洋活着,不吃喝拉撒

  展红英抓起了东西就往外追朱利娅,展红英把朱利娅的礼物扔到了门外:“朱利娅!东西扔出来了,你不捡回去,就让别人捡吧,别怪我嚷嚷你送礼,磕碜到你男人身上!”

  展红英说完就进了楼门。

  朱利娅有些傻眼,自己送礼还没有被人赶出来的待遇,这家人是茅房缸子里的石头又臭硬!

  挫败的朱利娅一脸的扭曲,她才舍不得扔下二百块钱的东西,有走路的看热闹。

  咂舌的,撇嘴的,朱利娅恨恨的瞪几眼,可是有人认识她的。

  朱利娅送礼的事很快到了祁荆山的耳朵里,被祁荆山臭骂一顿:“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把儿子招摆疯了,你又想让我撤职查办?你给我老实点儿!”

  “儿子看上了展家农村的丫头,我和展家打近步,可不是想让你升官。”朱利娅搬出儿子威胁祁荆山,儿子精神不好,祁荆山愁的很。

  “展家丫头多大?”祁荆山问道。

  “二十左右!”朱利娅不敢说展红英的真岁数,恐怕祁荆山知道是在试探她,小眼珠儿转个不停,脸色一个劲儿的变幻。

  祁荆山的手突然动了,狠狠扇了朱利娅一个大巴掌:“瞪眼儿说瞎话!”

  “你打我?”朱利娅给祁荆山生了俩儿子,以为自己功劳大,祁荆山可是从来没有打过她。

  “我想打死你?人家的小姑娘才十六,你儿子是什么货,你这是糟践人家小姑娘,你想把人家姑娘弄到手借势得利!你再敢骚扰人家,我马上和你离婚!”祁荆山愤怒,脸色黑成了锅底。

  “你就会拿离婚吓唬人,我不给你到处活动,你能有今天!”朱利娅气得对祁荆山喊起来:“我带着我儿子走!没有你我们就不活了?”

  “你赶紧走,没人拦着你,走之前我们办了离婚手续!”祁荆山也是看了这个有病的儿子,从小他就少言寡语,感觉上他就是有病,自己的感觉没有错,结果真是那样的结局。

  因为这个儿子自己一直忍朱利娅,希望她有亲妈照顾或许能开朗一些,没想到他专门盯着小姑娘,是个好色之徒。

  朱利娅办过的事矢口否认,始终对她没辙。

  又拿病儿子来威胁她,半路劫小姑娘云凤,朱利娅反污小姑娘勾引她儿子,都是她把儿子宠成了这样,他这样好色,她还帮她谋划美丽的小姑娘,让他的骨子里印满了美女就都应该是他的。

  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朱利娅的嘴硬:“要走也是你走,这里是儿子和我的家。”朱利娅看着祁荆山的脸色说,希望祁荆山软下来。

  祁荆山没有看她的脸色,扭头出了房间,径直走了。

  朱利娅的脸色灰败,难道他真的想离婚,他是看上了谁?难道是看上了云凤那个野丫头?

  老牛想吃嫩草了,就见那么一回就动了心?

  那个死丫头真是个狐狸精,勾走了她儿子的魂儿,又勾了她男人的魂儿。

  他们不是都想要她吗?那就成全他们,先让儿子玷污她,是他儿子的女人,看他有什么脸要?

  朱利娅在展家碰了一鼻子灰,展家的丫头她是谋划不到手了,他敢离婚就毁了他的前程,自己得不到利,不能便宜别人。

  就用展家毁他的前程,朱利娅打好了算盘,次日就托了媒人到展家给祁东海提亲,这个媒人当然是进得去展家门儿的。

  和展红英的二伯母一说,展红英的二伯母还真的不了解祁家的人,问了媒人男方多大岁数,朱利娅让媒人瞒岁,说祁东海才二十一岁。

  展红英的二伯母认为还行,就跟爱人说了这件事,展红英的婚事还是得她二伯和展红英商量,二伯母还是隔了一层就让二伯出头,她不想落埋怨。

  朱利娅就是给祁荆山颜色看,只要展家恼了,一定会给祁荆山穿小鞋儿。

  让祁荆山看看离了她他就玩儿不转,只要和她离婚,她就让他身败名裂。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