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30章 处罚

第130章 处罚


  十几条绳子送到民警手里,云青云敏被绑了。

  云凤一看没有人绑顾长英,云凤岂能放弃报复的机会:“民警同志,这个才是始作俑者。”云凤手指顾长英。

  顾长英一下子急了:“不是我的事,全是云世济的指使。”

  “她推诿也没用,嫌疑犯也是不能放了的。”

  朱利娅的嘴已经被打得说不出话,对祁荆山怒视,嘴里咕里咕噜,也能听得出来,说是云凤~勾~引她儿子。

  污蔑不起作用,疯子也被拘留了,看热闹的长出一口气,还是很痛快的,没有热闹看了,他们也没有惋惜,让坏人得报应还是心理惬意。

  民警都走了,只剩下祁荆山,祁荆山走到云凤面前,深深的鞠下一躬:“云凤!对不起!对不起!你的精神损失和大门的损失会赔给你,你好好的歇息吧。”

  他面对观众说道:“在场的居民,大家可以出俱现场案情的证明,从头至尾详细的说明。”

  有这样的人撑腰,大家都痛快答应,那个抱不平的老太太说道:“我看的最全!我是要做证人的。”

  祁荆山让居民回家写证词,大家迅散开。

  “云凤,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教育好妻子儿子,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东风的嘱托,也对不起你,我没法儿得到你的原谅。”祁荆山是从心底的忏悔,就是他惯坏了朱利娅和祁东海,没有把教育他们的事情当正事儿干。

  云凤一看祁荆山这样放下架子,连连的跟她道歉,看来他是真心的。

  他及时解决了自己的危难,自己不是好歹不分的人,怎么能怪到他身上?

  看到祁荆山难过的样子,云凤心里也是不忍,祁荆山算个好人,只是没有好命,遇到了朱利娅这样癫狂的女人,他的心也是痛苦的吧?

  毕竟祁东海有精神错乱,这样的儿子让一个做父亲的怎么能不头疼。

  云凤最是心软的人,也不是咄咄~逼~人的性子,不由的就是轻叹:朱利娅就是祁荆山的孽缘。

  “祁伯伯……”云凤都看祁荆山可怜,一个疯儿子,一个糟老婆,真是要他的老命。

  跟她一个小老百姓赔不是,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儿吧?

  祁荆山明显的一怔,看着云凤,这个称呼让他心安了一些,他也不明白云凤这样称呼他他为什么心安?、

  他不由得就:“哦。”了一声。

  “祁伯伯,祁东风我们在火车上遇到,我重感冒是他送我进的医院,他给了展奶奶一百一十块钱,是我的住院费。

  我和展奶奶展红英我们三个在祁东风参军前去你家就是为的还这个钱。

  祁东风不想让你们家朱伯母知道,是朱伯母叫祁东海的功夫,展奶奶把这个钱给了祁东风。

  我没有花过你们家的钱,这个我务必说明。

  其他的就不在乎了,我就是不想让人污蔑我。

  今天的事,几十人在现场,我也不用说什么。

  没有别的了,祁伯伯请回吧,这就很感激你,祁东风救我一命,你又救我一命,这个恩情我不会忘,祁伯伯,你多保重,再见了。”

  “门锁坏了吧,我找人来给你修。”祁荆山说完就走,那个背影是多么的落寞。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云凤还是没有真正的了解祁家。

  前世在祁家的三年,她想的只有逃走,跟祁荆山没有几句话,最不相信的就是他,她认为朱利娅就是仗祁荆山的势力压迫她。

  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朱利娅就是平民家的女人,也敢给儿子骗媳妇,压迫媳妇她会认为是婆婆的权利。

  她想明白了她应该求救的人就是祁荆山。

  有幸她重来,一切都明白过来,只要不会上当,为上天的恩惠付出点儿代价也不觉得冤,能惩治这些前世坑她的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就像今天的风险,再来几次她也不惧。

  也让自己的心狠了几分,自己没有亏欠谁的,没有占任何人的便宜,自己已经不欠谁的。

  云世远他也别想再奴役她,二十块钱她还是不舍得了,自己也该享受一点儿自己的劳动成果了,白白的都填了别人的坑,得寸进尺的人就会更得寸进尺。

  云凤继续卖自己的包子,没有这样肃静的了。

  李琦锐登门找云凤,来了十几趟没有找到人影儿,云凤卖包子不固定地点,除了几大矿,她还要串街道卖早点。

  云凤拼命的挣钱,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

  云世远、云青、云敏、顾长英被拘留一个月,就被放了,云凤的大门是云敏和云青踹坏的,被勒令掏了一百块钱赔云凤的损失。

  主谋落到了云世济身上,云世济被判一年徒刑,丢了正式工。

  朱利娅也没有逃掉,被判一年徒刑,工作也丢了,赔偿云凤的精神损失费三百元,云世济掏了五百。

  这个时候虽然还没有这样的赏罚条例,是居民证明云凤被几个人打,他们得掏医疗费,是居民愤恨的硕果,云凤觉得很惬意。

  云凤蒸了很多包子,感谢给她做证的居民,一家送了一筐。

  给了那个好打抱不平的老太太还买了两包点心,人心所向才是胜利,云凤期望再有这样的事有人上手帮她,她孤独没有助力,指望展红英远水不解近渴,邻居才是她最大的助力。

  这些邻居都乐坏了,那俩没有帮云凤的妇女后悔死了,她们恨云凤没有白给她们包子吃,恨不得云凤被疯子~奸~!云凤有冤没处诉,让她们心里痛快极了。

  现在她们只有后悔……

  云凤就是让他们后悔,她们俩是最先出来看热闹的她们看的最全,包子就是她们后悔的原料,云凤心里也平衡。

  没有新鲜的事出现,居民的话题还是这件事,这件事就是稀罕事,局长出面抓坏人,百姓是乐此不疲的宣传。

  整个鹤市没有人不知道了,云凤也因此出名,不认识这个姑娘,赞赏的还是这个姑娘的反抗精神。

  城市姑娘普遍比乡村姑娘婚姻自主得多,可是也有父母强迫女儿的,被强迫嫁人的只有后悔。

  没有嫁的小姑娘都不想听父母的唠叨和野心支配她们。

  婚姻自主的程度提高了一层。

  云凤的名几乎风传东三省,掀起了农村姑娘奋起反抗父母包办的热潮。

  这些个云凤自然不知道,她还是卖着自己的包子。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