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132章 决裂

第132章 决裂


  “我看你才是牲口,你跟云世济一样牲口!你说云凤牲口谁信?在我面前你也敢瞎说八道!”杨秋棠是个暴脾气,可她从来没有先伸手打过云世远,都是云世远手痒先动手,杨秋棠才跟他急眼还手,杨秋棠打不过云世远,也跟他拼!

  “啪!”的一声,杨秋棠的巴掌扇在云世远脸上,随后就是一爪子。

  云世远吓愣了。

  云世远没有想到杨秋棠敢先下手,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摸到了黏糊糊。

  杨秋棠的速度真是快,云世远的脸留下四道深沟,血淋淋的吓人。

  云世远摸了一把血糊糊的脸,一下子就蹦起来,对着杨秋棠就是一拳,正好打在杨秋棠的柔软的~乳~上,杨秋棠闷哼一声。

  杨秋棠愤怒扑上去:“你敢跟云凤断绝关系,想把我们娘几个饿死,我和你拼了!”

  杨秋棠不会拳打,只会下把挠。

  云世远打了杨秋棠四五拳,杨秋棠还是拼命的和云世远拼。

  人都是欺负老实的,云世远一看杨秋棠不要命了,打坏了杨秋棠没有人做饭看孩子,他不会做饭,更不会抱孩子。

  他算计把杨秋棠打坏还是他吃亏,他可不想挨饿。

  云世远只有放弃和杨秋棠较真儿,杨秋棠可是不依不饶了。

  云世远吼起来:“你疯了?!你打坏我,我还怎么出门?”

  “你出门儿干什么去,去找那个养~汉~老婆!我就是挠烂你的贼脸,让你有劲头养汉不上班!你就死吧!”杨秋棠跟云世远彻底的翻脸了。

  “你胡说什么?”云世远色厉内荏的叫一声。

  杨秋棠的脾气暴,这件事她已经忍了一个月,云世远去了东北,杨秋棠的亲姨就来了云世远家。

  告诉了杨秋棠一个震撼死她的消息,老太太和杨秋棠哭诉,她的二儿子因为媳妇儿跟云世远有一腿,气得得了黄病。

  儿子堵住了他们,她也堵住一回。儿子气得快死了,嫌磕碜不敢声张,也不敢告诉表姐,怕把表姐再气死,他可怜表姐一大堆孩子。

  杨秋棠如遭了雷击,气得心跳落下了病根,这一个月她犯了好几回。

  要不云世远说云凤不好,说给云凤找的对象有多好,杨秋棠就是因为亲姨说的事不相信云世远了。

  要不她最听云世远的话,没想到云世远病病歪歪的能出去搞~破~鞋。

  不干活儿,不劳动,一个男人连水都不挑,成天的说浑身没劲儿,原来是干外物六的干的!

  云凤走了,云世远就让二丫头挑水,不舍得使唤儿子。

  二丫头比云世远还懒,让她挑水,水缸总是见底,一会儿脚崴了,一会儿头疼,没有好时候,到了生产队干活藏奸耍滑,没有一个跟她搭伙儿干包活,挣不来云凤那么多工分,谁都躲着她。

  吃饭往死吃,有零嘴儿抢着吃。

  天天没水用,杨秋棠只好自己挑水。

  知道这件事,杨秋棠恨死了云世远,一急眼,就不在乎自己犯不犯病。

  “你这个死性不改的东西,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还是干上瘾了,你坑了我表弟,你不想让我姨活了!我就跟你拼了!”

  杨秋棠发~泄~一顿,浑身像抽走了魂,立马就卧床不起。

  云世远只有找医生给杨秋棠看病,心虚得也就老实起来,没有敢跟孩子们横,自己悄悄去挑水。

  东邻村的公社卫生院的老大夫还是云世远姥家的远房的舅舅,去请倒是很痛快,自然是有面子。

  云世远知道再也瞒不住杨秋棠,只有老实交代,原来他们已经~勾~扯了十来年。

  杨秋棠的表弟媳妇儿是云山的干妈,就是云世远张罗认的。

  云山生来就是蔫脾气,云世远就说云山随了他先天不足,不好养活,认个干妈就好养活了。

  杨秋棠什么都听云世远的,杨秋棠本来和姨就走的近,从小就好住姨家,云世远的提议让她动心,就一个宝贝儿子,绝不能出事。

  但,认干妈这样的事杨秋棠不大信能保佑儿子健康,表兄弟媳妇不正经她也耳闻,就意意思思的。

  杨秋棠姨家的邻居是个大瞎子会算命,为了让杨秋棠信服表弟媳是旺子的命,杨秋棠是克子的命,领着杨秋棠给几个孩子抽帖算命,说五岁的云凤天生的眼毒,不益六亲,命硬而且寿短。

  杨秋棠被瞎子蛊惑一顿,就认定表兄弟媳妇给儿子做干妈,认定云凤没有好命,早早的死了,她到老也得不了济。

  说云凤命硬她很信,云凤就是一个克母的孤星。

  云凤的秘密她不能公之于众。

  克六亲的丫头就得打发得远远的,所以杨秋棠就不忌讳云世济曾经调戏过她,一心让云凤下关东。

  从小就狠狠地使唤云凤,张口就骂,举手就打,倒是没有把云凤打得不能动,打坏了得花钱治病,打得不会动了,没人给她干活儿。

  她不敢整死云凤。

  杨秋棠突然明白表弟媳妇领她算命的意图了,就是为了认云山这个干儿子,两家可以走的密切。

  杨秋棠的暴脾气以前就是对着云凤撒,这回跟云世远撒一回,气得快死了。

  云世远亲戚的大夫治不了杨秋棠的病,只有进了县医院。

  这个时候进医院不交钱可是不行了,云世远没有辙,只有去唐市自由市场卖粮食,先卖了再说,跟云凤要钱再买。

  云凤七天后就收到云世远的信要钱,张嘴就是三百。

  云凤不信没有拿走她的全部财产杨秋棠会气得快死了,云世远说她有三千块钱,不给家里拿一分,杨秋棠伤心过度,气得住院了。

  这谎撒的一点儿都不圆,云凤感到云世远好笑,说她有三千块钱,也是云世济说的,云世远还信云世济的话?

  纯粹就是编个理由要钱,前世云凤下露天,每月除了买粮票给雷秀英,其余的自己一分钱也不花,都给了家里寄去。

  云世济控制着她,自然不会编瞎话儿。

  云世远和云世济的脾气不一样,云世远只是剥削云凤,云世济剥削外人还剥削云环。

  云凤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没有理会云世远的贪婪。

  转眼一个月过去,天气已经很热。

  云世远再次来信要钱,杨秋棠又住院了。

  总拿住院了忽悠她,她无动于衷,家里不是没有钱,就是想刮干她的骨髓。

  没有钱云山上社中还住宿?买饭多贵,一个月三十多块钱。

  望子成龙,云山就是车道沟的一条泥鳅,花多少钱也是不能成龙。

  云世远既然回去了,云凤也不要天天躲在空间,该上街就溜达,给自己买点零嘴,她也不能天天吃包子喝疙瘩汤,包子好吃也会腻。

  云凤就到食品买了二斤点心,半斤薄荷糖块,一斤小人儿酥,五斤瓜子。

  云凤喜欢嗑瓜子,前世她没有钱不舍得买,这一世她重要的就是不再亏待自己,有钱想买什么就买。

  别人,都往后挪一挪!百度一下“重生七零好年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